听老記者講述自己的故事

來源︰人民日報責任編輯︰劉航
2017-05-09 15:01

听老記者講述自己的故事

——《提問新聞》序

《提問新聞》︰劉杰著;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

花了幾晚,通讀《提問新聞》,就像听一段親切動人的故事。劉杰見多識廣,有獨特的魅力,往往一言既出,四座皆驚,亦莊亦諧的述說特別是點評,透出赤子之心,閃現智慧星光,讓人體悟到一種圓融、達觀和從容。與劉杰聊天,是一種享受,或為之擊節,或為之足蹈,或為之大笑。

聞道而大笑之,不笑,不足以聞道。

和劉杰是同齡人,也是多年共事的朋友,經歷相似,志趣相投。都在基層摸爬滾打過,爾後一輩子干記者。他說的事五味雜陳,我們都親歷過;他講的理實在真切,我們都體會過。所以,一書在手,先獲我心。有時,不免合書而嘆︰人同此心。

《提問新聞》是一本新聞采訪學專著,但風格更像是自傳體紀實文學。一方面,新聞采訪是主軸,四題結構囊括了新聞記者采寫編的各環節,但都是實戰案例;一方面,工作、生活、學習的經驗貫通其間,做人、做事、做學的感悟雜糅其中。這部分內容與新聞采編實踐互為參照、互為補充,展示了作者成長路徑和心路歷程。

這是一個有關職業理想的故事。記者是我們的飯碗,但又不僅僅是飯碗。在劉杰那里,記者職業與國家命運、老百姓幸福聯系在一起。無論是蹲點小崗村,也無論是行走在抗洪的大堤上,他的心里,他的筆下,總是和時代變遷、世道人心息息相關。一次與劉杰在安徽寫特稿,感到他面和心善而又是非分明,對某些華而不實的做法,某些吹吹拍拍的陋習,很不以為然。采訪是劉杰的最愛,背著一架相機,拿著從不離手的采訪本,是劉杰的“標準秀”。50多歲了,這個習慣依然不改,細節中透出他對新聞的摯愛。報道題材無論大小,篇幅無論長短,他都親到現場,寫稿從不含糊。從這本書里,我們可看到,許多采訪經歷已經年深日久,他都記得一清二楚。一個人,若非對事業的熱愛和執著,這是不可能的。

這是一個有關如何做人的故事。劉杰的坦誠、樸實和厚道得到了與他接觸過的領導和同事們的敬重。對工作,他絕不拈輕怕重。他的大部分職業生涯是在中西部貧寒之地度過。前些年記者站條件不好,下鄉要乘長途車,回站里還要自己找飯吃,長期過著單身漢生活,照顧不了妻兒老小,但對此他從未抱怨,甘之如飴。對同事們特別是對年輕人,他有一副古道熱腸。幫助年輕記者改稿甚至寫稿無數,卻從不要求署他的名。顯山露水的事,有名有利的活,他從不往前擠,只是默默地做。人前人後,從沒有是非之議;台上台下,始終是表里如一。所以,他工作過的記者站和分社,老老小小都敬重他、信任他。

這是一個有關如何做新聞的故事。新聞是一個實踐性極強的學科,這樣的課程幾乎很難在課堂上完成。從這個意義上說,《提問新聞》有著特殊的價值。本書講述的是一名資深記者采寫編的體會和經驗,而這些大多是從采訪實踐中得來。它強調記者應具備哪些素質,更告訴我們這些素質是怎樣養成的;它提示新聞需要特殊的嗅覺力,更告訴我們對國情、民情的深刻了解與新聞價值判斷的內在聯系。它講解采訪工作的基本原則,更告訴我們怎樣把這些原則融匯到采訪和寫作的全過程。新聞采訪這門課的講義可謂多矣,惜乎大都在“為什麼”或“是什麼”上用了太多筆墨,而在“怎麼辦”上往往語焉不詳,論述不精。劉杰講的是新聞采訪的真經,而真經又往往是未親歷者不能道出其中的奧妙。

有人戲言,人分三類。一類是做人有較大缺陷而又才具不足;一類是做人無大缺陷而才具大體可觀;一類是做人誠信正派,做事刻苦認真。劉杰顯然屬于做人做事都很到位的同事。沒有人生來就是完美的。做人、做事、做學都能夠比較成功,不過是他們懂得學習別人的長處,又願意彌補自己的缺點,更樂于用一生時間提升精神境界和業務專能。劉杰這部專著就是向我們講述這樣一個故事︰做人要正派,少走彎路便是捷徑;做事要認真,穩扎穩打就有機遇;做學要執著,積少成多必有收獲。如此,我們的人生故事就會很精彩,也一定會更精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