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打贏未來戰爭的“先手棋”

來源︰“國防參考”微信公眾號作者︰顏曉峰責任編輯︰劉航
2017-05-11 10:07

軍事戰略是籌劃和指導軍事力量建設和運用的總方略,是謀取戰略優勢和戰爭勝利的總方針。一個國家、一支軍隊在不同歷史時期的戰略目標不同,由此決定了軍事戰略指導重心的變化。戰略是對未來大勢的科學謀劃,重心前移是軍事戰略指導的本質要求。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著眼國家發展戰略和安全戰略新要求,與時俱進創新軍事戰略指導,明確了新的歷史條件下“打什麼樣的仗、怎樣打仗”問題,確立了深遠經略、統攬軍事力量建設和運用的總綱,指明了實現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的根本指向。

軍事戰略指導必須與時代發展同步伐、同國家安全需求相適應戰略指導是一種謀劃全局、抓住根本、著眼長遠、權衡利弊、精心博弈的思維和實踐活動,具有宏觀性、系統性、預見性、競爭性。

戰略指導要正確把握和處理全局和局部、主要與次要、當前與未來、目標與手段、願望與可能、利益與代價等方面的關系,善于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未雨綢繆、運籌帷幄,能夠抓住主要矛盾、駕馭變化局勢、解決復雜矛盾,做到深謀遠慮,具有寬闊的視野和深邃的洞察力。

“明者遠見于未萌,知者避危于無形”。前瞻性是戰略指導的首要要求。軍事戰略指導重心前移,就是軍事戰略的時間維度向未來戰爭前移,空間維度向未來戰場前移,主體維度向未來軍隊前移,復雜維度向未來戰局前移。

戰爭性質和特點決定軍事戰略指導重心前移。戰爭不僅是戰爭進行期間的實力較量,而且是戰爭準備期間的能力較量。

毛澤東十分重視戰爭制勝的自覺能動性,強調同樣的戰爭舞台,不同的戰略指導,就可以演出不同的戰爭活劇。孫子講“先知”,要求戰略指導具有很強的預知性和導向性。軍事戰略指導方針作為戰爭準備的總體籌劃,必須下好打贏戰爭的“先手棋”。

軍事戰略指導落後于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發展,昧于變化、昧于趨勢、昧于危機,就會在戰爭中喪失戰略和戰爭主動權,再強大的軍隊最後也要落伍,甚至不堪一擊。

當前,世界新軍事革命迅猛發展,戰爭形態加速向信息化戰爭演變,軍事領域發展變化以信息化為核心,以軍事戰略、軍事技術、作戰思想、作戰力量、組織體制和軍事管理創新為基本內容,以重塑軍事體系為主要目標。世界各主要國家紛紛調整安全戰略、軍事戰略,調整軍隊組織形態。軍事戰略指導重心前移是軍事競爭、戰略較量、戰爭預演的必然要求。

著眼打贏未來戰爭制定軍事戰略方針是確保我軍始終立于不敗之地的戰略前提。“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抗日戰爭時期,“亡國論”“速勝論”甚囂塵上。

毛澤東全面分析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提出“持久戰”的大戰略,作出戰略防御、戰略相持、戰略反攻三個階段的科學預判,指導了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

新中國成立後,中央軍委確立積極防御軍事戰略方針,並根據國家安全形勢發展變化對積極防御軍事戰略方針的內容進行了多次調整。

在新形勢下,時代發展和國際戰略格局深刻演變要求軍事戰略與時俱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要求軍事戰略為我國由大向強發展提供有力支撐,國家安全戰略新發展要求軍事戰略必須及時跟上,探索形成與時代發展同步伐、同國家安全需求相適應的軍事戰略指導。

關鍵是調整好軍事斗爭準備基點戰爭和準備戰爭是軍隊的基本實踐。戰爭時期,軍事戰略方針的核心問題是“打什麼樣的仗、怎樣打仗”;和平時期,軍事戰略方針的核心問題是“打什麼樣的仗、怎樣準備打仗”,也就是對戰爭目的、戰爭樣式、戰爭時機、戰爭指導、戰爭進程等作出預判和預演。

我軍多年沒打仗了,軍事戰略方針與時俱進至關重要。軍事戰略指導重心前移,就是要使軍事斗爭準備基點與未來戰爭相契合,與打贏戰爭相適應,與遏制戰爭相配合。

立足戰爭形態轉變,前移戰爭準備,贏得戰略優勢。“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一支軍隊,能夠打贏昨天的戰爭,但如果無視戰爭形態的革命性變化,就可能輸掉明天的戰爭。

二戰前夕,法國耗費50億法郎打造馬其諾防線,而後人對二戰初期法軍的潰敗評論道︰“真正應該負責的是比馬其諾防線還要僵化的法國軍人的頭腦。”當今世界,戰爭形態加速向信息化戰爭演變。

習主席根據戰爭形態演變和國家安全形勢,指導我軍將軍事斗爭準備基點放在打贏信息化局部戰爭上。戰爭形態變了、作戰方式變了,我們的戰爭思維和作戰理念就必須更新變革,創新基本作戰思想,實施信息主導、精打要害、聯合制勝的體系作戰,形成現代化的戰斗力生成模式,發展非對稱作戰方式方法。

立足戰略利益拓展,前移戰爭空間,贏得戰略全局。軍事戰略的核心是國家利益。國家利益空間拓展到哪里,戰略利益空間就要覆蓋到哪里,軍事戰略方針就要聚焦到哪里。

馬漢于19世紀和20世紀之交提出的“海權論”,標志著軍事戰略的競爭已經延伸到海洋;杜黑于20世紀20年代出版的《制空權》,將軍事戰略的視野引向天空。信息化戰爭的戰場空間不僅包括陸、海、空、天的有形空間,還涵蓋了電磁、網絡和認知心理的無形空間,表明新戰爭形態中戰略利益版圖的擴張和軍事戰略體系的多維。

新形勢下軍事戰略方針的軍事斗爭準備基點,突出海上軍事斗爭和軍事斗爭準備,反映了我國從陸權國家向陸權海權兼備國家邁進關鍵階段的戰略需求。

21世紀,海洋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中的地位更加突出,在國際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競爭中的戰略地位明顯上升,因此,海上方向是我國戰略利益拓展的重要方向,是確保國家長治久安和持續發展必爭必保的戰略空間。

立足戰略態勢演化,前移戰爭控制,贏得戰略主動。軍事戰略是戰爭預見與戰爭控制的統一,既要對戰爭爆發的各種條件、可能、狀態作出科學預見,又要高度發揮軍事主體的自覺能動性,追求軍事行動的主動權、自由權,先敵幾手、快敵幾步、高敵幾籌,有效控制戰爭條件、戰爭進程、戰爭結局,從而塑造有利于我的戰略態勢。

戰爭是一種求勝避敗、增利減害的軍事活動,軍事戰略指導要緊緊圍繞國家最高利益、核心利益來謀劃。

當前,如何根據與主要對手競爭較量形成的戰略格局,作出對我國安全和發展利益最大化、危害最小化的戰略抉擇;如何根據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安全需求,精準運用軍事力量,精心部署軍事行動,維護好我國和平發展的環境條件;如何切實增強國防實力和打贏能力,提高戰爭威懾能力,“不戰而屈人之兵”;如何根據戰略矛盾激化狀態和戰略底線突破程度,不怕戰爭、主動用兵、先發制人,用戰爭手段來解決矛盾沖突等,都是軍事戰略指導重心前移所要達到的戰略目標。在更高起點、更新標準上推進軍隊建設和軍事斗爭準備軍事戰略方針對于軍隊建設全局,具有引導和牽引作用。前移戰略指導重心,要求軍隊建設、改革和軍事斗爭準備等系統前移,整體運籌備戰與止戰、維權與維穩、威懾與實戰、戰爭行動與和平時期軍事力量運用,將軍事斗爭準備聚焦到打贏信息化局部戰爭的核心戰爭能力上,將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定位在設計和塑造軍隊未來上,在更高起點、更新標準上推進軍隊建設和軍事斗爭準備。

以國家核心安全需求為導向,努力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在新形勢下,我軍擔負著重大戰略任務,包括應對各種突發事件和軍事威脅,有效維護國家領土、領空、領海主權和安全;堅決捍衛祖國統一;維護新型領域安全和利益;維護海外利益安全;保持戰略威懾,組織核反擊行動;參加地區和國際安全合作,維護地區和世界和平;加強反滲透、反分裂、反恐怖斗爭,維護國家政治安全和社會穩定;擔負搶險救災、維護權益、安保警戒和支援國家經濟社會建設等。

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是捍衛國家核心安全需求的主體保證。從改革領導指揮體制,形成聯合作戰指揮體制,實現軍隊組織架構歷史性變革,到改革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推進我軍組織形態現代化,推動我軍由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轉變,部隊編成向充實、合成、多能、靈活方向發展,都是在努力構建能夠打贏信息化戰爭、有效履行使命任務的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

以解決重點難點問題為導向,全面提高軍隊威懾和實戰能力。問題是矛盾所在、關鍵所在、動力所在。深入貫徹新形勢下軍事戰略方針,必須著眼解決我軍“兩個差距很大”“兩個能力不夠”問題。

要堅持全軍各項建設和工作向實現建設信息化軍隊、打贏信息化戰爭的戰略目標聚焦,向實施信息化條件下聯合作戰的要求聚焦,向形成基于信息系統的體系作戰能力聚焦。

要按照實戰化要求嚴格訓練,堅持以作戰的方式訓練,以訓練的方式作戰,推進訓練與實戰一體化,切實把部隊實戰化水平搞上去。

以大力推動科技興軍為導向,培養造就大批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習主席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下更大氣力推動科技興軍,堅持向科技創新要戰斗力,為我軍建設提供強大科技支撐。

科技興軍,關鍵在人才。要加大人才培養引進力度,不斷壯大人才隊伍,把提高官兵科技素養作為一項基礎性工作來抓,在全軍大力傳播科學精神、普及科學知識,使學習科技、運用科技在全軍蔚然成風。

軍隊從來都是吸引人才、培養人才、涌現人才的高地,軍事人才在科技興軍中責任重大、大有作為。我軍人才要無愧于“社會的精英、國家的棟梁、人民的驕傲”殊榮,在強軍興軍新征程中擔起新責任、作出新貢獻,為實現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奮力拼搏、攻堅克難、攀登高峰。

(作者︰顏曉峰,國防大學馬克思主義研究所研究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