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焰︰我為什麼要寫《脫胎換骨︰縱橫古今談軍改》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徐焰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7-06-10 06:16

一個國家,一支軍隊,想保持生機就在于不斷地改革,陷入停滯僵化就會衰敗。目前,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中央軍委領導下,我們軍隊經歷的改革力度之大、範圍之廣、涉及之深,都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前所未有的,堪稱一次“脫胎換骨”。撫今追昔,徐焰將軍作為一個從事幾十年軍事歷史研究教學的人不禁感慨萬千,針對軍事改革的話題創作了一本圖書,題目就叫《脫胎換骨︰縱橫古今談軍改》。請看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文章——

為軍事變革提供生動借鑒

——我為何要寫《脫胎換骨》

■徐 焰

俗語道︰“流水不腐,戶樞不蠹。”一個國家,一支軍隊,想保持生機就在于不斷地改革,陷入停滯僵化就會衰敗。我本人軍旅生活已四十多年,經歷了1975年的大精簡整編後,又親眼目睹過部隊幾次改革整編。目前,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中央軍委領導下,我們軍隊經歷的改革力度之大、範圍之廣、涉及之深,都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前所未有的,堪稱一次“脫胎換骨”。撫今追昔,本人作為一個從事幾十年軍事歷史研究教學的人不禁感慨萬千,針對軍事改革的話題創作了一本圖書,題目就叫《脫胎換骨︰縱橫古今談軍改》(長江文藝出版社)。

從古今中外歷史中選取並突破

我年輕時在大學歷史系讀書時,參加過考古挖掘實習,看到昔日恢宏的皇宮殿堂只剩下埋入地下的殘垣斷壁,再追思那些強大的帝國為什麼走向覆亡,會發現好像有一只無形的歷史命運之手在操控興衰周期。“君不見,君莫舞,玉環飛燕皆塵土。”過去強漢盛唐的鐵騎勁旅,為什麼經歷過一個輪回就會變得不堪一擊?

若考察中國古代史籍和史家評述,也不難看出,一個強盛王朝在初年還能保持尚武精神並注重變革,如漢武帝、唐太宗都能改變步兵為主的軍隊結構而重點建設騎兵,並親自策馬揚鞭指揮。他們的後輩卻只駐足深宮,不能親自統軍又導致兵權旁落。上層當權者日益腐朽並沉溺享樂,又影響社會風氣不願習武,軍隊制度再變革就會出現“逆向”性,即越改越壞。

漢朝初年和唐朝初年實行從平民中征兵,並定期退伍,士卒比較純樸並服從國家政權管理,西漢前期民間還以當“長征健兒”即從軍為光榮。不過尚武之風喪失後,當兵被視為苦役受到鄙視,征兵制被迫改為募兵制,由將領花錢雇社會閑散者或不逞之徒從軍。古代募兵制必然出現士兵成分惡劣,軍營里“集天下不義之人日授以殺人放火之事”,這種“兵為將有”又易于出現軍閥割據混戰,民間困苦還會引發農民、游民揭竿而起造反,最終導致王朝滅亡和社會經濟毀滅性大破壞。隨著封建王朝日益腐朽,兵的地位也越來越低,宋朝對士卒要在臉上刺字防止逃跑,看過《水滸傳》的人往往記得那時民間竟把士兵罵為“賊配軍”!

到了明清兩朝,當權者只求穩固統治,對政治體制和軍制都不思改革。如清朝初年的“八旗”制,讓滿族青壯男子全部為兵,保障了兵源和士氣。這一“祖宗成法”在社會環境改變後卻堅持不改,晚清的“八旗子弟”就變成一群只知吃喝玩樂而根本不能上陣的廢物。

在古代的中東和西方世界,各軍事強國同樣是“各領風騷數百年”,盛極後會因軍力由強轉弱而衰敗。如距今6000年前的“兩河流域”(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流域)的蘇美爾王國,位于現代人熟悉的巴格達附近,是第一個有文字記載的成形國家,建立不久便亡國滅種,如今的伊拉克居民只是阿拉伯人。4500年前修築金字塔的古埃及王國,其文化和民族本身也都隨著軍事失敗而消失,現在的埃及人也是公元7世紀後移居至此的阿拉伯人。

成吉思汗及其子孫曾以武功創造了古代世界疆域最大的軍事帝國,不過只經歷一二百年就走向頹敗並四分五裂。游牧民族的王朝比農耕民族建立的王朝衰落更快,是因為它們缺乏文化底蘊,更難抵御歌舞升平和醇酒美色的誘惑。從苦寒之地進入燈紅酒綠場所的武士,若再沒有思想道德操守做底線,不很快腐敗才怪呢!

人類進入近現代社會之後,因社會生產力和文化不斷進步,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的興衰周期律有了些變化,不過重視軍事變革仍是強國之本。16世紀後靠收編海盜變成海軍的英國,就以戰艦和工業革命的優勢稱雄全球近三個世紀。18世紀末人口不過300萬,武裝力量只有民兵的美利堅,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逐漸成為世界軍事頭強,其要訣也在于重視變革。如20世紀美國面對軍隊機械化、發展核武器和實行信息化這三次歷史機遇,都佔據了世界先機。

溫故知新,鑒古警今。筆者總結多年間研究古今中外國家和軍隊興衰的體會,深感應將其概括成書,為現在的人在變革中提供借鑒參考,這也是推動《脫胎換骨》一書創作的動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