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御窯史的最後百年

來源︰中華讀書報責任編輯︰劉航
2017-06-14 16:32

清代御窯到嘉慶以後,伴隨清朝內憂外患,日薄西山。隨著大清皇朝覆亡,御窯退出歷史舞台。這是清朝御窯史的最後百年,也是中國御窯史的最後百年。

清代御窯到嘉慶以後,伴隨清朝內憂外患,歷史大勢,日薄西山。其前六朝天(命)、天(聰)、順(治)、康(熙)、雍(正)、乾(隆),180年,御窯隨著清朝興盛而興盛;後六朝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宣(統),116年,御窯也隨著清朝衰亡而衰亡,如“九斤嫂過年——一年不如一年”。隨著大清皇朝覆亡,御窯退出歷史舞台。這是清朝御窯史的最後百年,也是中國御窯史的最後百年。

最後百年

乾隆後期,國家承平日久,改革動力漸失,痼疾逐一顯現,明顯呈現頹勢。景德鎮御窯也一樣,從乾隆帝死到大清朝亡,皇帝重視不足,國家財力不支,工匠墨守成規,戰火不斷燃燒,百年之間,江河日下。

——嘉、道、咸三朝66年,是御窯緩慢衰落期。嘉慶朝的內憂如白蓮教民變,道光朝的外患如鴉片戰爭,咸豐朝的內憂加外患——如太平天國攻佔南京和英法聯軍侵入北京,加速了清朝的衰落。其間,從嘉慶朝開始,國家不再派專職官員駐廠督陶,僅由九江關監督遙領,嚴重削弱了御窯的管理。嘉慶四年(1799),御窯經費從乾隆時期每年銀10000兩,減少為5000兩。道光二十七年(1847)以後,降為2000兩。在內外雙重擊壓下,咸豐五年(1855),御窯停燒。

——同、光、宣三朝50年,是御窯加速衰落而又回光返照期。這一時期,慈禧太後柄政,三個幼帝繼位年齡——同治帝6歲、光緒帝4歲、宣統帝3歲。清朝在慈禧太後把持朝綱的48年間,戰爭一仗敗一仗,割地一片又一片,賠款一筆又一筆,恥辱一遭又一遭。然而,盡管國難當頭,危機四起,外債高築,民怨沸騰,但慈禧太後仍然大辦兒子的婚禮和自己的慶壽盛典,揮金如土,窮奢極欲。

先是,太平天國時期,景德鎮遭兵火,窯廠毀于一旦,瓷業街市蕭條,工匠四處流散。太平天國平定,景德御窯恢復。同治三年(1864),九江關監督蔡錦青在御廠舊址上,復建堂舍72間,重點御窯柴火。同治五年(1866),籌銀13萬兩,重建景德鎮御窯廠。後每年御窯支出,恢復乾隆一萬兩舊制。同治年間,景德鎮御窯首要之務,是同治皇帝大婚所用瓷器。光緒年間,景德鎮御窯廠,窯火未停,燒造未斷。此期,除光緒帝大婚之外,恰逢慈禧太後甲申年五十大壽(光緒十年,1884年),甲午年六十大壽(光緒二十年,1894年),甲辰年七十大壽(光緒三十年,1904年)。御窯為慈禧太後祝壽,燒造大量瓷器,並為她燒造“大雅齋”和“體和殿”瓷器。從燒造費用來看,同治、光緒兩朝耗費于御窯的銀兩,與乾隆時期比,已然大大超過。

在這一時期,景德鎮御窯是什麼樣子?幸運的是當時燒造在兩件瓷器上的御窯場景圖留了下來。

一件是清道光粉彩御窯廠圖螭耳瓶,故宮博物院藏。高63厘米,口徑22厘米,足徑22.5厘米。瓶外壁通體以粉彩描繪清代景德鎮珠山御窯廠實景,細致描繪了當年景德鎮珠山御窯廠的繁華景象。以御窯廠內倚珠山而建的“御詩亭”為中心,東、西轅門上各掛一面黃色大旗,旗上以黑彩書寫“御窯廠”三字。兩側白牆青瓦,有回廊、拱門。正中的高大廳堂內,幾名監工在議商事情。廠內工匠,各司其職,聚精會神,專心勞作。畫面反映了原料開采、送料、成形、制坯、運坯、畫坯、施釉、畫彩、滿窯、燒窯、出窯、裝運等各道工序。所使用的彩料有紅、黃、綠、紫、藍、黑、金彩等,所繪人物有六十一個。瓶上所繪圖案真實反映了清代御窯的生產場景,是當時景德鎮御窯廠生產管理狀況的珍貴實錄。

另一件是清後期青花御窯廠圖瓷板,首都博物館藏。直徑72.5厘米。瓷板用青花繪飾以御窯廠為中心的景德鎮圖。瓷板面上端為石嶺地區,西側是奔流的昌江,中渡口、老鴉灘分設“奉旨卡”,查驗來往船只。中心繪景德鎮珠山御窯廠,分三進院落,東西跨院為制瓷作坊。御窯廠大門為“儀門”,門內有“奉上旨御窯廠”標旗,儀門前可見看相、茶局、命館、賽會、風水半仙等招牌。儀門東西兩側街口,分置牌樓,東西對峙,巋然屹立。御窯廠右側,大戲台影壁正中書寫“指日高升”,右側有程家巷、畢家街。畫面下端是御窯廠大門,上懸“御窯廠”匾額,門外高掛“憲奉御窯廠頭門”旗。大門、儀門間有關帝廟、火神廟,大門兩側有浮梁縣衙、監管窯務的“景德司”。瓷板不僅是清代景德鎮整體布局、衙署建築的形象資料,而且是清代景德鎮機構建制、文獻記載的圖文印證,既是重要文物,也是珍貴史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