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書簡》收藏長征途中珍貴書信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責任編輯︰劉航
2017-06-27 10:19

為繼承紅軍傳統,弘揚長征精神,廣西人民出版社推出了《長征書簡——重溫我們先輩的長征》(簡稱“《長征書簡》”)一書,呈現並銘記波瀾壯闊的長征歷史,緬懷革命英雄與先烈,弘揚愛國主義、長征精神,向長征勝利80周年獻禮。《長征書簡》由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羅平漢先生負責編寫,收錄了毛澤東致朱紹良、朱德致陳濟棠、劉伯承致孫震等二十封書信、電文,每一封書信都包含書信正文、作者簡介、書信解讀、長征故事。在這些書信中,既有熱血男兒的沙場絕筆,也有嚴父慈母的諄諄囑托;既有兄弟姊妹之間的默默心語,也有戀人之間的愛與深情……書信是一種溫柔的藝術,在古代中國被稱為“尺素(帛)”或“簡牘”,其親切細膩有時超于日記、筆記,致使許多文人墨客都有收藏書信的習慣。《長征書簡》收藏了長征途中帶有革命先烈濃濃溫情的珍貴書信,匯集了紅軍將士驚天地、泣鬼神的家國情懷,重現了紅軍長征的英勇歷程,書簡雖短,但足以呈現鮮活的長征精神,被評為中央宣傳部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2016年主題出版重點出版物。

主編

羅平漢(1963— ),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主任。1998年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獲博士學位。入選“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主要從事中共黨史的教學與研究。著有《土地改革運動史》《農業合作化運動史》《農村人民公社史》《當代歷史問題札記》《當代歷史問題札記二集》《大鍋飯——公共食堂始末》《中國共產黨農村調查史》《大躍進的發動》《回看毛澤東》等,主持國家科研項目多個,發表論文百余篇。

內容簡介

《長征書簡》是一部以書信為主體,著眼于愛國主義教育、生動展示中國工農紅軍偉大長征歷史的通俗歷史讀物。全書以波瀾壯闊的長征為歷史背景,選取參與長征的紅軍指戰員、紅軍將士的珍貴書信,以及紅軍當時發布的公告、紅軍隊伍間的聯絡信等,並配合相關珍貴歷史材料,對選取的書信作了詳細解讀,從獨特的角度展示了長征的艱苦歷程和重大歷史作用。本書所收錄的書信內容豐富,有革命烈士對親人的囑托,有戰場硝煙炮火的記錄,也有紅軍戰士對革命前途的樂觀與展望,不一而足。我們希望通過認真截取、客觀描繪紅軍長征的歷史細節,生動再現那段刻骨銘心的革命歷史,展現紅軍戰士眾志成城、不怕犧牲、甘于奉獻的豪邁情懷,弘揚偉大長征精神,使人們在閱讀的感動中提升對長征的了解和認識,增強愛國主義情感,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傳承偉大長征精神,在新時期走好新的長征路。

編輯推薦

1. 本書被評為中央宣傳部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2016年主題出版重點出版物。

2. 本書以長征期間紅軍戰士、將軍等書簡的形式呈現長征,講述生動的歷史故事以及個人的感受和情感,有極強的現場感,真實感人富有親和力,視角獨特,突破了以往長征類讀物的局限,是對長征歷史解讀和展現方式的創新。

3. 本書以長征書信為主體,選用原文,並附有不少原件影印件,有較大的史料價值。

4. 本書書信後附有黨史專家細致、深入解讀以及相關背景資料,較為全面立體地介紹了呈現家書細節以及與長征歷史的關系。

5. 本書整體設計獨特,以家書的形式呈現,雙色印刷圖文並茂,可讀性強。

目 錄

致朱紹良

致陳濟棠

致孫震

我們臨死以前的話

致全體同志

致某夫婦

給兄嫂的信(一)

給兄嫂的信(二)

致妻子叔振

獄中留言

給岳父的信

給喻權域的信

勃沙特先生,久違了

告陝北工農勞苦群眾書

三軍會師前的歷史遺墨

給弟弟的信

紅軍戰士的一封家書

給父親的信

給母親的家書

紅軍戰士給父母的家書

附錄︰紅軍長征大事記

後記

原文試讀

《長征書簡——重溫我們先輩的長征記憶》

給岳父的信

(一九三五年九月二十日)

楊幼麟

豐泰老伯︰

不通音問又三年了,在這三年中,雖然從報紙中得到一些家鄉的消息,然而總不能滿足我全部了解的要求,雖然前數次的寫信詢問,但始終得不到支字片紙的答復,結果我的希望還是渺然!

秋初的時節,又掀起了我思念故鄉的情緒,因此又來作此次通訊的試探,以慰故鄉倚念者!

近年來洪水的泛濫和瘟疫的流行1,以及生活程度的日高,我已經估計到,你們也無法免脫這些災難,特別是不能得到任何接濟而又無子、無父、無夫的人們底顛連流沛,更是我預想得到的事情;而以我〔飄〕〈漂〉泊無蹤,何尚又非家人最關切的事呢?所以一切的煩惱、痛苦、怨哀……莫不是你們的正常生活呵!只是我不能估量得到的你們是否還有意外的變故?!你們饑餓、凍冷與鐵蹄踐踏重重壓迫的生活到底如何呢!?

十一弟的不幸我知道一些,但其究竟如何?尚不可知。他生平的浮〔燥〕〈躁〉是最大的缺點,結果被其所苦,這真是想不到的不幸!素芝等同志受苦是否確實?特別是對雲應記念是我時刻最關心的,自然我母的孤苦更是我不忍的事情,可是這些都是非人所造的,我們只存最大的暫時忍耐而已!

我近幾年來壓在生活上還能糊口,但每日的勞頓,已非昔日之體強力健了。現在精神疲乏,肢體消瘦為我的寫照,但還未到江河日下之勢,現正在醫院調治,頗有功效。因為多病的關系,所以也沒有錢留下,同時仍系原差只夠生活,以至無法接濟家庭,這自然使依賴者失望,但事實如此奈何!?我想以後的情形或許好點,等待以後吧!九爺在江西,今年三月前會得,也是因為自己不慎也弄得不好,聞說近來仍在病中,尚無消息。

我在湘莊2到此地還不久,情形還不十分熟悉,不久出院後或在此地莊上,暫時不會他往,目前囊不儲金,無術言返!3

你老家中各位均好否?你老的精神還健康否?家母及素芝等情形如何?故請于接信後告我,同時我的情形亦請轉告是幸!

關山萬里,臨款依然,游子能不傷懷!余後敘

敬祝

健康!

婿 施芙4

九月二十日下午于病中(十一月十九日收)

來信寄︰福建汀洲福音醫院轉 書信摘自1983年版湘潭地委黨史辦編《湘潭地區革命烈士詩詞書信選》。

1. 這里是暗指國民黨反動派統治下的白色恐怖。

2. 可能是指湖南平江;下文說的地莊可能是指江西瑞金,因烈士在此兩地時間較長。

3. 含蓄地表示他現在革命的工作中,不能抽身回來看望家鄉父老和家人。

4. 即石夫,烈士的化名。

【書信•解讀】

楊幼麟回國後,到湘鄂贛蘇區工作。1929年9月2日,他在平江中共湘鄂贛邊特委的擴大會議上,針對當時準備武裝起義的各個問題,明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敵人的進攻,固然不能消滅革命,但能打擊革命,延緩革命高潮的到來。因此,在斗爭中,不僅要學會直接的或間接的進攻,而且要學會退卻;不僅要學會打擊敵人,而且要學會躲避敵人的打擊。那種盲動主義的孤注一擲的軍事冒險,脫離群眾的亂殺亂燒,企圖與氣焰很高的敵人作武裝對峙,不僅不能打擊敵人,而且必然招致自己的巨大損失。他主張先著手發展和鞏固革命根據地,把恢復蘇維埃組織同恢復、健全和發展黨的組織緊密結合起來,然後動員群眾,發展武裝斗爭,有力地打擊敵人。他的這些意見得到與會者的贊同,並根據新的形勢作出了新的決策。在這次會上,他與王首道、袁國平、劉建中、李宗白等五人當選為特委第二屆執委會常務委員,成為邊區重要領導人。為了堅持邊界斗爭,楊幼麟與王首道等于12月10日在萬載陳坑召開的特委執委會上,又就運用民主辦法改選各級蘇維埃組織,擴大邊境赤衛武裝,組織年關斗爭,建立中心工作區域,加強思想教育等問題采取了許多重大措施。他和特委堅持邊界斗爭的一些正確方針和策略,使邊界形勢有了很大的發展。1930年6月,當邊界特委在平江縣東鄉西區召開湘鄂贛邊境黨的第一次代表大會時,特別就形勢變化和經驗教訓作了總結,並作了相應的決議。在選舉邊境特委第三屆委員會上,他又當選為執委常委委員,分管宣傳工作。1930年7月,紅三軍團前委和湘鄂贛邊境特委遵照黨中央命令,進攻長沙。湘鄂贛特委還組織隨軍工作團,由楊幼麟和王首道負責。紅三軍團攻佔長沙後,楊幼麟擔任了新成立的湖南省蘇維埃政府副主席、代理主席。省蘇維埃政府在他的主持下,制定了施政綱領,頒布了《暫行勞動法》和《暫行土地法》。紅三軍團撤離長沙後,省蘇維埃政府隨軍先遷到平江長壽街,再遷至江西修水上杉,改名為湘鄂贛省蘇維埃政府。1931年7月,在瀏陽東門楚東山召開的湘鄂贛省第一次黨代表大會上,他當選為新成立的湘鄂贛省省委委員。在9月23日召開的湘鄂贛邊區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上,他又當選為湘鄂贛省蘇維埃政府執行委員兼任軍事部長。湘鄂贛邊區武裝斗爭在他的主持下,由于靈活運用游擊戰術,加強對白軍的政治攻勢,大力消滅地主武裝,破壞敵後交通和發動白區群眾斗爭等措施,使得紅軍越戰越強,隊伍也不斷壯大。

然而,楊幼麟這些正確的措施,卻受到六屆四中全會以後的中央“左”的指責,認為“湘鄂贛省委貫徹四中全會不力,轉變不徹底,犯了嚴重的調和主義、右傾機會主義錯誤”,並派出一個中央代表團來改組省委。代表團來到省委駐地修水縣上杉後,又在執委擴大會議上指責楊幼麟和李宗白是“右傾機會主義”,“妨礙了六屆四中全會所規定的‘一省數省首先勝利’的中心任務的完成”,指責紅軍“完全停留在游擊時代的游擊主義”,“平瀏地域觀念嚴重”等等。並認為他不宜繼續在省蘇維埃政府中負責,因而將他在湘鄂贛蘇區的黨政職務全部解除。楊幼麟在遭到“左”傾錯誤的打擊後並不灰心,而是相信今後的情況總會好轉。他在給親友的一封信中說︰“我們只有最大的暫時忍耐而已!”“我想以後的情況或許好點,等待以後吧!”他離開湘鄂贛蘇區後來到中央蘇區,但已身患嚴重的肺病。蘇區中央局留他在中央蘇區一邊工作,一邊治病。楊幼麟給岳父的信就是在福建汀州福音醫院療養時寫下的。

楊幼麟在蘇聯學習和回國後,曾多次給家里寫信,但由于反動派的封鎖與搜查,這些信家里大都沒有收到,他也沒有收到家里的音信。因此,在福建長汀時,他給岳父寫下了這封信。家書的主要內容是向岳父詢問家中的情況,其中提到幾個主要的家庭成員︰十一弟是楊幼麟的弟弟楊再麟同志,1930年12月5日被反動派槍殺于湘鄉縣城;九爺是楊幼麟的哥哥楊次麟,1930年紅軍攻打長沙時任紅三軍團某團副團長,後轉戰于湘贛蘇區,在第四次反“圍剿”戰役中犧牲于江西宜黃;素芝是楊幼麟的妻子沈素芝,1931年5月曾被偽湘潭縣府派兵以“共匪頭目家屬”的罪名逮捕入獄,遭受嚴刑拷打;雲應是楊幼麟的女兒楊湘雲。楊幼麟烈士寫下這封信的時候,他的哥哥楊次麟和弟弟楊再麟早已為革命犧牲,妻子沈素芝也遭受了殘酷的牢獄之災。而楊幼麟在信中還在打听他們的情況,可以看出他已經許久沒有家中的音訊了。因此,整封家書中充滿了對家人生活和安危的關切、掛念。雖然急于了解家中情況,但“囊不儲金,無術言返”,楊幼麟含蓄地表示他現在革命的工作中,不能抽身回來看望家鄉父老和家人,表達了自己無法接濟和看望親人的愧疚之情,也表達了自己無法盡好一個兒子、丈夫以及父親之責的難過之情。在信的末尾,楊幼麟寫道︰“關山萬里,臨款依然,游子能不傷懷!”這是楊幼麟復雜心情的寫照,正如漢代文學家班彪在《北征賦》里寫的那樣,“游子悲其故鄉,心愴--以傷懷”,充分表達了游子在外對故鄉的思念之情,對國家命運不濟的感傷。盡管如此,楊幼麟烈士仍對革命傾注了全部。由于長期在艱苦的環境里進行斗爭,積勞成疾,患上了嚴重的肺病。信中楊幼麟烈士也提到了自己的身體狀況,精神疲乏,肢體消瘦。但楊幼麟依然抱病從事革命工作,紅軍戰略轉移後,他堅守蘇區,無怨無悔,直至獻出自己的生命。

【鏈接】

楊幼麟同志是一位黨的好干部,對黨的事業忠誠,很有能力,工作負責,作風民主,並能忍辱負重,為湘鄂贛邊區根據地的建立和發展作出了很大貢獻,後又不因遭到錯誤的打擊而灰心。他堅信黨,堅信真理一定戰勝謬誤。他離開邊區到中央蘇區後,如實向中央反映了湘鄂贛邊區省委的情況。不久經中央核實後,改組了省委,撤銷了原省委書記的職務,證明了楊幼麟同志是正確的。

——摘自1985年王首道給中共湘鄉市委的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