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何以成為“主義”

來源︰中華讀書報作者︰雷頤責任編輯︰劉航
2017-06-27 15:54

《民族主義》,[美]斯蒂芬•格羅斯比著,陳蕾蕾譯,譯林出版社2017年7月第一版,32.00元

二戰後形成的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兩大陣營的對峙,成為20世紀後半葉的基本國際秩序,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也成為兩大主導意識形態。在二戰後這種背景、格局下,民族主義只是兩大陣營、兩大主導意識形態之間的“中間地帶”,甚至更多地成為兩大陣營斗爭的籌碼。隨著90年代初的蘇聯解體,民族主義則突然高漲,成為對當今世界深有影響、具有巨大沖擊力的意識形態。

吊詭的是,當今世界的大背景是使世界發生深刻變化的全球化,而與全球化背道而馳、甚至堅決反全球化的民族主義卻又大行其道,委實難以理解。難以理解恰恰說明了解、理解的必要,不了解不理解民族主義,就無法深刻了解理解當今世界。作為“牛津通識讀本”之一的《民族主義》(譯林出版社2017年版),便是了解、理解民族主義的最佳著作。

作者斯蒂芬•格羅斯比(StevenCrosby)是美國南卡羅來納州克萊姆森大學宗教學教授,研究領域包括古代近東、宗教與民族間關系、希伯來文《聖經》、以及社會和政治哲學,是《民族和民族主義》等相關權威刊物的編委。由于作者是這方面的研究權威,所以此書才能深入淺出,由表及里,歷史敘述與理論闡釋渾然一體。此“通識讀本”還對各種觀點、學派作了提綱挈領、要而不繁的介紹,照顧到了“通識性”,又以自己的理論分析框架對一系列史實、事件作了概念化抽象提煉和理論化處理,對百余年來的有關研究作了切中肯綮的分析評論,深具學術價值。

雖然“民族主義”(Nationalism),是一個現代才概括出的概念,但卻是人類最古老、久遠的思想、情緒和意識形態,因此才最有力量。正如作者指出,歷史上人類按照不同的標準形成各種各樣的群體,把“我們”與“他們”區別開來,其中一個標準就是“民族”。這種標準並非簡單、中性地區分“異”與“己”,而是“唯我獨尊”的標準。大約公元前2500年,兩河流域的蘇美爾人就有區分與外族人不同的標準。公元前16世紀,埃及人也有一套這種標準。古代以色列人明確以領土和語言作為區分標準,希臘人認為非希臘人是野蠻人。中國傳統“天下”觀的核心是“華夏中心論”,即天下是以中國為中心的,其他都是邊緣,而且由“邊緣”漸成“野蠻”。夷夏對舉始于西周,有四夷、八蠻、七閩、九貉、五戎、六狄之說,嚴夷夏之辨卻是春秋時期。約至春秋時期,“夏”和與其相對的“狄”“夷”“蠻”“戎”“胡”等(後簡稱“狄夷”或“夷”)概念的使用開始突破地域範圍,被賦予文化的意義,甚至被賦予一定程度的種族意義,主要用于區別于尊卑上下、文明野蠻、道德與非道德。“華夏”代表正宗、中心、高貴、文明、倫理道德;“夷”則代表偏庶、邊緣、卑下、野蠻、沒有倫理道德,尚未脫離獸性。孔、孟都提出要嚴夷夏之防。先秦到兩漢是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的奠基時代,“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認為其文明、文化上的低劣,以此妖魔化的“他者”為鏡像,塑造、形成了自己的種族或文化優越、優秀、高尚、高等的形象。以此為基礎建構的華夷二元對立世界觀,對後世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直到近代,“嚴夷夏之大防”“只能用夏變夷,不能用夷變夏”,仍然具有強大的力量。

因此,本書的主旨是探究人類如何把自己分隔成為民族的、各不相同的社會這種趨向。之所以要探究這個問題,是因為人類在區分異與己的同時,又不能不與“他者”交往,在全球化時代,這種交往的廣泛性、深入性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作者開宗明義地寫道︰“如果需要考慮人類區分自己的趨向,也必須關注讓人類聯合在一起的那些活動。做不到這一點,只能導致對人類事務中民族重要性的錯誤理解,而對這一重要性的探究恰恰是本書的中心。我們關心的首要問題是︰‘民族的存在告訴我們人類怎樣的特性?’但是,什麼是民族?什麼又是民族主義?”如何通過對民族、民族主義的深刻認識而達到人類更好的合作,是這本書的“問題意識”,這本書其實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

探討、研究民族主義,當然要從什麼是“民族”開始。簡單說,民族是由出身情況決定的、居住在一個領地內的社群。領地,當然是這個社群存在的必要條件。但僅有領地,還不足以形成民族,因為這個社群是歷史上不斷變遷、在一個領地內生活並具有一定文化特征的社群,才形成民族,或者才能稱之為民族。相對統一的文化,為民族提供了穩定性,使其長時間持續存在。民族文化的形成,需要長期的積澱,因此作者提出了“時間深度”這個概念。所有民族都有關于自己民族形成的神話、傳說、歷史,久而久之,形成了這個民族的、獨特的集體意識。歷史學家德爾默•布朗(BrownDelmer)有句名言︰“民族的形成使神話傳說更像史實,使真實事件更像神話傳說。”同時,在日常生活中,服飾、建築、歌曲、語言、宗教信仰等等,與神話、傳說、歷史等一樣,都承載著民族這個社會關系賴以形成的功用。從觀念上說,民族是一種反映集體自我意識的社會關系。自己的領地與獨特的觀念,是民族的兩個基本元素。也就是說,民族是一種既有時間深度,又有領地界限的社會關系,這種關系建立在現實和想象中持續存在的集體自我意識之上。作者對民族做出這種定義︰“民族是一個具有親屬關系的社群,具體地說,是其成員之間由于出生境況相同而形成的密切關系、佔據廣闊領地、有時間深度的社群。”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