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耕︰讓馬克思哲學“活”在當代

來源︰中華讀書報作者︰張亮責任編輯︰劉航
2017-08-04 09:43

楊耕︰讓馬克思哲學“活”在當代

——讀《為馬克思辯護︰對馬克思哲學的一種新解讀(第四版)》

■張亮(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

《為馬克思辯護︰對馬克思哲學的一種新解讀(第四版)》,楊耕/著,江蘇人民出版社2017年3月第一版,85.00元

馬克思是生活在維多利亞時代的思想家,如果據此推論馬克思的哲學已經不具有當代性,無疑是錯誤的;同時,如果認為馬克思的哲學自動具有超越時空限定的普遍有效性,同樣是錯誤的。在當代中國,馬克思的哲學是否具有當代性,關鍵就在于,我們的研究者們能否讓它從“倫敦”走進“北京”,扎根中國大地,傾听時代聲音,同我們這個偉大的時代共同發展。

歷史表明,偉大的哲學能夠超越誕生自己的時代,煥發出“燭照萬代”的光芒。歷史同時表明,和“奔流到海不復回”的大江大川一樣,偉大的哲學也會因高山的阻滯而在低谷徘徊。偉大的哲學能否以及如何克服群山的羈絆再次成就自己的偉大,關鍵在于它是否能夠適應變化了的時代,證明自己依舊是時代的真理和良心。每逢這種歷史性時刻,總不乏勇敢的思想者挺身而出,努力承擔為偉大哲學代言、申辯的使命。“為往聖繼絕學”不僅需要“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更需要善作善成的智慧和能力。相比較而言,後者更加難得,也更加重要。

20世紀90年代以後,馬克思主義在中國遭遇空前困境,馬克思主義被某些人自覺不自覺地邊緣化、矮化甚至丑化。確有學者逆潮流而上,勇敢地站出來,努力為馬克思申辯,但能夠吸引讀者關注的成果卻很少,能夠持續引發讀者熱烈反響、在當代中國學術史上留下深刻印記的成果更是鳳毛麟角。楊耕教授所著《為馬克思辯護︰對馬克思哲學的一種新解讀》則是這鳳毛麟角中之尤為出類拔萃者。

楊耕教授是國內最具代表性和影響力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之一。早在20世紀80年代中期,楊耕教授就開始從事馬克思主義哲學特別是馬克思哲學的研究,是30年來一系列重大學術討論、爭論的重要參與者甚至是發起者。我初涉學海,正是通過研讀楊耕教授的《“危機”中的重建︰歷史唯物主義的現代闡釋》《實踐唯物主義研究》等著述,以及像他一樣堅持從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其他老師的著述,逐步走進馬克思思想世界的,最終像他們一樣選擇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作為自己的職業、專業和事業。我是《為馬克思辯護》各個版次的忠實讀者,甚至是第四版除編輯之外的“第一讀者”。

15年後再讀第四版,我不得不關注並思考這本書所取得的巨大成功。《為馬克思辯護》的成功是商業上的︰4版,9印次,近3萬冊的銷量,這對于一本純粹的哲學著作來說是驚人的。《為馬克思辯護》的成功更是思想上的︰它對馬克思哲學基本特征、基本觀點、基本方法的闡發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對學術共同體成員的學術表達產生了直接影響,凝結為我們時代關于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新的“常識”。

《為馬克思辯護》為什麼能夠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一言以蔽之,就在于楊耕教授具有善作善成的智慧和能力,真正讓馬克思的哲學“活”在當代中國,使之成為讀者看得懂、用得上的理論資源。

首先,楊耕教授真懂真信馬克思主義,是馬克思哲學研究的真正專家。馬克思眼界廣闊、知識豐富,其理論體系博大精深,涉及許多領域、眾多學科,不下大氣力、不下苦功夫根本無法掌握其真諦、精髓。有的學者盡管在主觀上立場很堅定、態度很堅決,但實際上並沒有花很多功夫去認真研讀經典,僅憑一腔熱情、一知半解就侃侃而談、指點江山甚至“左批右攻”。楊耕教授是改革開放後我國自己培養的第一批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從本科到博士接受過非常系統規範的學術訓練。不過,當楊耕教授選擇“重讀馬克思”時,我們看到,他的工作就是不斷地求索,不停地“補課”︰從馬克思哲學到馬克思主義哲學史、西方哲學史,再到現代西方哲學、西方馬克思主義、當代社會發展理論,同時,進行政治經濟學、倫理學、社會主義思想史的“補課”。正是在這種理論與歷史相統一的研究的基礎上,在《為馬克思辯護》第四版令人信服地證明︰馬克思“終結了形而上學,並和孔德一起開啟了現代西方哲學的進程”,馬克思的哲學是現代哲學。

透過《為馬克思辯護》第四版的字里行間,我們不僅可以看到其中深厚的馬克思哲學的理論功底,而且可以看到寬廣的西方馬克思主義以及西方馬克思學的理論背景,楊耕教授又和袁貴仁教授一起主持編譯、出版了8卷本的《當代學者視野中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和俞吾金、吳曉明教授一起主持編譯、出版了10卷本的《當代哲學經典》,其中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卷”涵蓋了從盧卡奇、柯爾施、葛蘭西到詹姆遜、鮑德里亞、拉克勞、墨菲、齊澤克、伊格爾頓的代表性論著,從而為國內學界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開闢了一個新的理論空間。

正是通過這些“補課”,通過對後現代主義、後殖民主義、後馬克思主義的深入研究,《為馬克思辯護》第四版在斷然拒絕所謂“後現代主義的馬克思主義”的同時,充分肯定了後現代主義對馬克思哲學當代意蘊的開拓,並以半個世紀以來資本主義發展史為宏大背景,對後馬克思主義的興起、本質與意義進行了再思考,明確指出︰後馬克思主義最值得人們贊賞的是它對當代資本主義新變化的追蹤與批判性反思,它的致命缺陷則在于未能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不斷從“發展”偏向“修正”,最終由新世紀的來臨被送進了思想史的博物館……由于這些認識是在廣泛而深入研讀基礎上的深思所得,所以極具說服力。

其次,楊耕教授扎根中國大地,是時代聲音的自覺聆听者。有人認為,馬克思是生活在維多利亞時代的思想家。就歷史事實來說,這是成立的。但是,如果據此推論馬克思的哲學已經不具有當代性,無疑是錯誤的;同時,如果認為馬克思的哲學自動具有超越時空限定的普遍有效性,同樣是錯誤的。在當代中國,馬克思的哲學是否具有當代性,關鍵就在于,我們的研究者們能否讓它從“倫敦”走進“北京”,扎根中國大地,傾听時代聲音,同我們這個偉大的時代共同發展。馬克思說過,“問題是時代的格言,是表現時代自己內心狀態的最實際的呼聲”。這種呼聲不是簡單的吶喊,而是有自身特征的旋律,只有通過長時間的傾听才能完整把握。在這個方面,楊耕教授無疑是同時代學者中最成功的。30年來,他始終懷著對民族和國家命運的深沉情感,自覺聆听、記錄時代聲音,四個版本《為馬克思辯護》就是他的成功答卷。

根據我的體會,《為馬克思辯護》有兩種閱讀、使用方式︰一種是把四個版本貫穿起來讀,這樣我們就可以完整把握到30年來中國學者對馬克思哲學所提之問題及其歷史變遷;一種是前後兩版對照著讀,這樣,我們就可以通過其篇目的增刪發現特定階段的理論最強音。例如,第四版增加了“唯物主義的歷史形態與歷史唯物主義的理論空間”“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實踐唯物主義︰基于概念史的考察與審視”“世界歷史、東方社會與社會主義”“意識與意識形態批判”“社會批判及其核心︰資本批判”等新章,這些問題正是2010年以來國內馬克思主義哲學界關注最多的問題。由于學術供給切合時代的理論需求,所以,楊耕教授為馬克思哲學的申辯自然不愁沒有听眾。

楊耕教授身在學院心系大眾,是為人民做學問的哲學工作者。在現代社會中,絕大多數哲學研究活動只存在于學院中,馬克思哲學研究也不例外。不過,關心、喜歡、需要馬克思哲學的絕不是學院中的少數學者,而是大眾。馬克思的哲學本身就不是少數人的哲學,而是人民大眾的哲學,“人民的最美好、最珍貴、最隱蔽的精髓都匯集”在這種哲學思想里。20世紀80年代以來,國內馬克思哲學的研究水平在不斷提高,但也出現了一些矯枉過正、“走火入魔”的傾向。一些學者過分熱衷于對版本、手稿、概念的考據,開口《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歷史考訂版,閉口馬克思的原始手稿,仿佛不依據馬克思的德文原文甚至是手稿就無法甚至不配詮釋馬克思哲學真精神似的。這樣的研究當然有其價值,但這種研究不應是研究馬克思哲學的主要方式,更不是唯一方式。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脫離了人民,哲學社會科學就不會有吸引力、感染力、影響力、生命力”。

楊耕教授同樣關注馬克思著作的“考訂版”,關注馬克思的“手稿”,但他明確指出,“馬克思的哲學不是‘學院派’,它志在改變世界”,因而他並沒有局限于對文本的考證,而是始終堅持學術性與思想性的統一,用高水平的思想研究來支撐高質量的理論建設,力圖使馬克思的哲學走近、走進人民大眾,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他真誠希望,他的哲學研究“能為中華民族理論思維水平的提高作出貢獻”。仔細研讀《為馬克思辯護》第四版就會發現,《為馬克思辯護》關注的都是一些學術界高度關注、群眾十分關心的大問題,但它始終基于學術研究、思想研究來分析、解決這些理論問題。例如,國內哲學界對究竟應當如何命名馬克思主義哲學一再發生爭論。這個問題初看學究氣十足,實則是關涉重大的理論問題和現實問題。作為當年實踐唯物主義研究和爭論的參與者之一,楊耕教授在《為馬克思辯護》第四版中通過系統的學術史梳理和鞭闢入里的概念分析,明確指出︰問題的關鍵在于正確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本質特征,把握了這個根本,我們就既無須因西方馬克思主義、東歐新馬克思主義倡導實踐哲學而忌諱實踐唯物主義這一概念,也無須因蘇聯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體系的缺陷而“廢”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之“名”。此論一出,學術界的爭議趨于平息,理論界的憂慮、群眾的困惑趨于消失。這再次印證了馬克思的話︰“理論只要說服人,就能掌握群眾;而理論只要徹底,就能說服人。”

最後,我不得不指出,楊耕教授是馬克思哲學的成功講述者。有的作者喜歡長篇闊論,論著冗長拖沓,讓人不知所雲;有的作者喜歡生造概念、頻發新論,“語不驚人死不休”;有的作者照搬照套西式語法,文字佶屈聱牙,讓人難以卒讀。這些連同行專家都感到讀的費勁甚至不知所雲的文字,普通讀者怎麼可能讀得懂、記得住、喜歡看呢?翻開《為馬克思辯護》第四版,我們就能強烈感受到一股清新的文風撲面而來,體會到楊耕教授所追求的理論形式——“鐵一般的邏輯,詩一般的語言”。

楊耕教授的文風有四個特點︰一是開門見山,直奔主題,繼而在精心設計、明晰有力的邏輯框架中進行嚴謹、充分的闡釋論證,有話則長,無話則短,絕不優柔寡斷、拖泥帶水;二是講新話,立新論,立論追求準確平衡、言簡意賅,努力以吸引人的方式把問題說清、說深、說透,但絕不劍走偏鋒、做驚人語;三是文字洗練,文氣順暢,具有難得的音韻之美;四是善于用典,文采非凡。馬克思哲學博大精深,學習、研究馬克思的哲學無疑是件難事,但在楊耕教授筆下,它不再令人望而生畏,而是可親可近、可信可愛。正因為有了這種親近感,非專業讀者才願意看、看得懂,願意听、听得進。

2018年我們將迎來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紀念。在即將展開的第三個世紀里,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將會怎樣?世界都把目光轉向了中國。我們將要做的工作有很多,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項就是讓馬克思的哲學“活”在當代中國。我想,這應是楊耕教授“為馬克思辯護”的初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