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語的新書寫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峭岩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7-11-05 06:08

古往今來,鐵馬秋風、戰地黃花、樓船夜雪、邊關冷月,鍛造了一代代威武軍人,也歷練了一代代詩人。王博潛心詩歌創作,他的新作《不朽的刀鋒》(長春出版社),從軍旅長河的細流探尋,精妙地提取其精華部分,亦詩亦詞,點燃心中之火,彰顯出當代軍人的時代風采。

請關注《解放軍報》的報道——

兵語的新書寫

峭岩

身在軍旅,當以從之;愛在軍旅,當以歌之。古往今來,金戈鐵馬的宏闊悲壯,征戰衛國的慷慨激昂,鍛造成就了一代代威武軍人,同時,也歷練塑造了一代代詩人。這是軍旅生涯獨特的屬性使然。在這支詩人隊伍里,有不少青年軍人秉筆前行,承載古典詩詞的血脈,探尋拓展新詩的道路,他們咀嚼身邊苦辣剛烈的生活,釀造著古典與新詩詞的瓊漿。王博當屬其中之一。他年輕,卻有詩志;他苦學,更有成果,是令我欣喜和感動的。

這些年,王博潛心詩歌創作,他的新作《不朽的刀鋒》(長春出版社),從軍旅長河的細流探尋,從軍旅現實的體貌概括,精妙地提取最精華的部分,亦詩亦詞,點燃心中之火,軍心兵語,句句飛出士兵的胸口,彰顯出當代軍人的時代風采。王博是火箭軍部隊的一名普通干部,他熱愛這支“神箭”之旅,深知這支部隊肩負的神聖使命,更用心捕捉一個個士兵心系重器升天的心動。軍心——鋼打鐵鑄的壁壘,兵語——樸實無華的詩志,凝聚成詩人的創作導向,堅挺而逶迤。

在這里,我看到了一位新時代軍人的文采飛揚,看到了一副蓋海覆地的寬廣胸懷。他徘徊于歷史與現實之間,卻不失智慧與詩性思考。身為火箭軍的一員,他是這樣抒懷的︰“萬丈輝雷出浩野,波濤勁血盡馳奔。劍騰烈焰飛天遠,雪卷寒風繞谷深。直躍晴天雲露骨,倒戈晚夜月生痕。待觀萬里雄關道,只見朝陽不見塵。”他面對部隊改革︰“大道橫馳籠圈破,登峰踏月染新光。戰時百死拼疆場,劍卷晴空報自強。”他牢記重托︰“強軍號角開征程,雷令刀章鑄鐵魂。嘔心言辭銘刻骨,倚挾長劍斬昆侖。”他履行使命︰“腳踏千層皆沃土,眼觀萬里盡芳天。鋼魂鐵魄插川岳,飛卷兵蹄立界關。”他銘記歷史︰“舊留恥恨時為患,逝去飛潮浪卷今。踏破千階非空步,再攀巔頂厚史林。”

人民軍隊走過了90年的風雨征途,今後還將繼續前行,詩人回望與展望,都寄語筆端,希冀又厚望。作為青年軍人,怎麼看待革命歷史中的“八七會議”、南昌、井岡山、古田、遵義、延安,在這里都有一個圓滿的回答。“殺戮非絕革命火,長存浩氣卷天江。工丟焊鑽穿刀甲,農棄鐮鋤掛弩鋼。文墨灑雷擊夢醒,武刀割夜固國強。夯基必落千斤血,拓業猶需萬尺槍。”(《八七會議》)“劍刀斧鉞魂歸黨,斷碎殘焚骨正乾。陽火燃心磨鐵刃,清風卷魄掃污煙。夢牽昔雪沖峰壘,足踏明潮破浪關。萬丈旗雲飛貫日,海涯滄月遍紅天。”(《古田精神》)“披甲橫戈兩萬五,逼逢血刃劍光寒。草澤踏卷蒼鷹落,雪嶺奔飛夕陽殘。破斬千鈞憑樹骨,馳行萬里倚冰川。胸前浪火成灰燼,蹄下雲雷碾作煙。”(《長征》)以上,我之所以引錄這些詩,要說明的不僅僅是詩人創作思想的佐證,還想說明的是,王博的古體詩寫得精道新鮮,是閃爍著古典詩詞光芒、血脈精神的新詩詞,這集中體現在一個青年軍人的身上是不多見的。他的用詞洗練,造句巧奪,用韻合律,一首律詩整齊對仗、合轍押韻且意象紛呈,詩意飛揚,是很絕妙的。

新自由體詩的寫作亦然。王博在這本詩集里呈現的依然新穎奪目,雖有些冗長,但不失哲理和豪邁,很注重詩意的拓展。可貴的是,他從不大而無當、海闊天空地揮灑不羈,而是主旨鮮明、直達詩意。他投身軍旅、軍心、兵語的沃野里,抒軍之威、兵之壯、心之堅。收在這里的《我們是兵》《年輕》《堅守》《我是一棵草》《戰爭與和平》等詩,率真而響亮地道出了新一代軍人“只有鬢角的下垂,沒有光芒的散落”“孕育雷霆萬鈞,鍛造天雷地火”的正義胸懷和決心。這些撿拾在陣地、營帳、士兵胸口的絮語誓言,無不蘊含著泥土汗血的味道。

西漢儒家詩學的經典《毛詩•大序》說︰“詩者,志之所在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又言詩有六義︰“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是以一國之事,系一人之本,謂之風。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風,謂之雅。頌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嚴羽在《滄浪詩話》中也說︰“詩者,吟詠性情也。”又說︰“詩之法有五︰體制、格力、氣象、興趣、音節。”“詩之品有九︰高、古、深、遠、長、雄渾、飄逸、悲憂、淒婉。”先人在這里明示的是詩人之道,詩律之法,任時光流逝,但仍是今天的玉律金科,有傳承之光芒。這與當下有的詩家過于沉溺于私密化、個人悲愁、小情小調的抒發而不能自拔是不能同日而語的。家國情懷、英勇犧牲,永遠因軍旅詩人的獨有主題而永恆。

誠然,王博是受益其中而秉持不怠的。王博選擇了光榮職業——軍人,又選擇了神聖崗位——火箭軍。說心里話,他是幸運的。火箭軍是我軍的一個重要軍種,被寄予著無限的希望。這個插了翅膀的“金戈鐵馬”,騰達天地宇宙的“戰爭與和平之神”,有生以來的壯美之詩,沖天之歌,是寫不盡、唱不完的。士兵的懷抱在等待著他,昂首沖天的發射塔在等待著他!當我從彌漫著昂揚氣息的詩頁上抬起頭,眺望窗外碧水藍天,一縷秋光乍泄案頭,心頭一陣興奮,萬縷詩情縈繞心際。相信王博的詩歌創作之勢會像秋天的碩果一樣洶涌筆端,垂掛在秋天的原野。

王博著︰《不朽的刀鋒》,長春出版社,2017年8月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