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河︰寫《康熙大帝》的藝術選擇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二月河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7-11-25 03:11

我們現今的學術界依舊認為順治帝是死了的。得的什麼病?很可能是天花。“死了”“天花”“當了和尚”?到底哪個是真實的史實?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不畏史書遮望眼

——我寫《康熙大帝》的藝術選擇

■二月河

我們現今的學術界依舊認為順治帝是死了的。得的什麼病?很可能是天花。幾十年前閱讀《清史稿》,稿子里怎樣說,我便信以為真。其實退回幾十年,民間相傳共議的順治最後的結果,是他棄世出家到五台山當了和尚。

“死了”“天花”“當了和尚”?到底哪個是真實的史實?說他病死,是依據《清史稿》的記載,言之鑿鑿,不但有本紀等和很多的列傳可證,而且有董小婉的生卒年錄考證,有記載病的史案,甚至醫案、遺詔種種。

說他出家,也有諸多的史實筆錄為據。有現存的一些清人筆記為據,有當時許多重要臣子的記錄為證。重要的還有順治的墓尚在,那麼一座大墓矗立在那里,能說是假的嗎?當然也可以分解,說順治出家後病死,又被人將遺體運回墓中填尸為證,是病死了的,回避順治出家這一政治事件。也有人主張不妨掘墳考證,究查其真正的死因。也有許多五台山和尚演示順治出家的事,他的詩還有他的遺跡、皇宮里的御用物品等等,還有在河北、河南一些寺院中發現順治的遺筆、御用器皿等,亦可佐證他是出家了的。算一算順治駕崩、康熙繼位的日子並不是十分遙遠,連崇禎去世時的情景都被了如指掌,何況順治的事?

但就這麼一件簡單的事,今日亦變得撲朔迷離,無從著手虛實。公開的學術和民間的傳聞攪到了一塊,成了一團理不清的歷史迷霧。

我是怎樣看的?讀過我作品《康熙大帝》的人都知道︰我是“出家說”。一個位于九五之尊之人,貴為天子,富有四海,這一套大富大貴,他舍得嗎?就我們眼前所見,你讓一個副縣長放棄職務當和尚去,恐怕很少人願意作出這樣的犧牲吧?

這個看法似乎世俗了一些,過分把現今與歷史進行比較。現今我們平民都普及使用汽車了,順治時皇上和王公連個小電燈泡也不曾見過。清初的北京城內還有老虎出沒傷人。清代高官們也就是個低薪,生活過得清苦不堪。我們今天的年輕人談戀愛,合則聚,不合則離,心里不寒眼也不眨,和清代時期人們的戀愛觀相比如雲泥之別,更不能與清代時剛從草原叢林中走進中原的少數民族青年相提並論,我們今人不能的,不能用來證明歷史上的清人也不能。

滿族人初入關,史實究竟怎樣,實在是難煞了今人。因為清代的前期和清代的後期,清人在華夏文化的心理上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太後下嫁,也就是孝莊皇太後與多爾袞之間的感情問題當時怎樣解決的。順、康時期,滿人認為嫂子嫁給小叔子是常理常事,不算什麼大事。這就是滿族人初入關時的習俗。到乾隆年後,滿族人接受漢人文化,就不肯接受這個史實。乾隆在修訂歷史時,已經認為皇太後下嫁多爾袞是件不可思議的丟人事。只要一觸到史料,便立刻大肆隱晦藏匿、刪除,不留痕跡。更何況順治當了皇帝還要出家,丟人丟到家了!豈有不予刪削之理?

現在的學者則多斷言順治帝死于天花。天花這種病現在已經絕跡,可是上了點年紀的人都有記憶,這是一種讓人極度痛苦的病,不斷的高燒,渾身的疼痛,心腦的失常,使人不能自持自力,折磨人至死不休……順治是這樣的嗎?看一看順治留下的遺詔吧,他在詔書中給自己列舉了十七條罪狀,條條有理有據思維清晰,來龍去脈非常明白。一個行將就木、被病魔折磨得七葷八素,欲生不能、求死不得的人,頭腦清晰得一條一條列舉自己生前罪狀,可能做得到嗎?我在讀這篇詔書時就已有結論︰“順治若真是病死,斷不能有此詔書。”反過來講,如果詔書是真實有的事,順治死于天花便是和天下人扯淡!

我去過兩次五台山,在此期間我還閱讀了一些《清裨類鈔》之類的清人筆記。康熙一生六次南巡,有五次是繞到五台山的。我們打開地圖看看江南在哪里,北京又在何處,從北京到江南有到山西五台山這等“經過”嗎?這五次上五台山,有四次康熙都是獨自上山(只帶寵臣高琦一人相陪)。最後一次,也就是第五次上山吧,據說順治已經圓寂,康熙心境悲慟淒涼,冒雨下山還作了詩。含糊其詞中又惻悱不已,淒冷寒涼不能自已,這從側面似乎也證實了一段歷史實情。

看一看《清史稿》吧,八月十五,這個令人難以忘懷的日子,順治心愛的妃子董鄂氏剛剛去世了。這個中秋,皇帝是在無比淒涼中度過的,到年底順治便撒手了——病死了,或者是出家了。

如果乾隆為掩飾順治這段私人生活而修訂了歷史資料,那順治墓中或者就可能是他在五台山圓寂後被移葬于此的疑冢。對于一個國家和龐大的政府而言,這是件太小的事情了。我們今天要回味到順治歸宿的真情,需要更多更翔實的歷史資料,需要更縝密的學術研究和分析。

歷史是太容易偽裝,也太容易虛構的。就如拿破侖,現在有人說發現他的頭發絲中有砒霜,因此他是吃了外送來的有毒食物被害的,順治皇帝也是這樣。殊不知當年政界本就是如是作為,拿破侖為防有人謀害,有意在自己平日進食中逐步加量施用砒霜,在發絲中累積有這玩意兒也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順治也當如是觀。我們還發現李蓮英墓中身首不全,是誰割掉了他的頭顱?為什麼這樣做?誰能說得清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