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小說中,你可以窺見當代軍人的內心世界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王禮光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7-01 20:42

人物及故事梗概

2003年6月底,適逢中國軍隊宣布裁軍20萬,王春陽、關舜、杜長偉這3名新畢業的排長到紅旗旅報到,他們在旅政治部值班室相遇,由此揭開了3人的成長軌跡和不同命運。

高中直接考上軍校的農村青年王春陽,正直善良、為人仗義、聰明能干、敢于擔當。面對一潭死水的坦克一連(紅旗連),他變著花樣提高訓練成績,剖析一個字講完一堂課,新排長集訓中對關舜不拋棄贏得了戰友情,條令知識競賽中勇奪冠軍開創了坦克營的歷史,坦克實彈打靶中別出心裁地用火炮轟機槍靶,拉練中嚴格執行規定開展實戰化訓練,一級旅考核中替營長米向前解圍……這些為王春陽贏得了官兵的認可,走進了旅長江耀武的視線,卻也經歷了老兵魏磊的刁難、指導員魏志吉的變相敲詐、一系列奇葩規定的無奈,該提升時也沒能提升。

短暫的思想波動後,王春陽全身心投入到新訓工作中,他堅持原則、嚴格認真、方法科學、以人為本,所帶的新兵八連一次性全部授銜。帶著這些榮耀,在一個下雪的夜晚,王春陽取出半年的積蓄,到旅長江耀武家里“匯報”,一番神侃後,竟忘了掏“紅包”,深感提升無望的他,很是沮喪,半夜向女友傾訴,卻出人意料地越級提升為連長。更是燃起了王春陽干事創業的激情,他用汗水、智慧和清廉將連隊擰成了一股繩,帶領連隊圓滿完成了海訓、抗震救災、光纜施工等重大任務。

新上任的旅長海明軍將他調進旅機關,使王春陽有了更廣闊的舞台,在機關很快嶄露頭角,在基層也有很好的口碑。父親病故,他沒有回去,用集團軍比武第一名告慰父親亡靈。被任命為代理科長後,他嚴訓嚴管,敢于較真踫硬,卻因此得罪了胡勇智副旅長,在海明軍旅長到國外學習之際,臨時代理旅長職責的胡副旅長處處針對他,又因在演習中攔了干部處副處長的車,被發配到坦克營任副營長。人生的溝坎處,妻子張燕燕的懷孕讓王春陽忘記了所有的不快,又重新振作起來,積極幫助營部戰士彭英,接替營長何新民組織演習,原本被集團軍內定為轉業對象,黨的十八後,卻被任命為坦克營長。

上任後,已經成長成熟的王春陽,用通俗易懂的故事號召大家改四風,巧妙應對來營里“揩油”的機關干部,為來隊的戰士家屬送菜上門,親自為山上駐訓的官兵送水,在部隊轉型建設中敢闖新路,帶著關舜的遺願走上閱兵場。然而,面對裁軍30萬的現實,王春陽本著為改革強軍做最後的奉獻,主動提出了轉業,但他又不甘心,借用3歲女兒宣宣的名字,表達了向一切不合理制度宣布、宣誓、宣戰的內心世界。卻又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已升任陸軍副司令員的江耀武一紙命令將他調到了陸軍部。

在感情上,王春陽也是磕磕絆絆,送兵時和韓雪梅在火車站相識,因為5毛錢明白了信任無價,多年後兩人又在山路上巧遇,韓雪梅假借上門討債到外訓點參觀,共同的愛好讓兩人兩情相悅,很快墜入愛河。韓雪梅去部隊看望帶新兵的王春陽,後又隨他去了安徽老家,這一切都遭到了家人的反對。韓雪梅父親原是一名邊防軍人,母親辭去工作帶著2歲的她千里迢迢投奔父親,卻一路坎坷,暈倒在路上,好不容易一家團聚了,父親卻又很快轉業了,母親不想讓韓雪梅走自己的老路,極力阻止兩人交往。倔強的韓雪梅還是在抗震救災後,拿著戶口本一心要和王春陽登記結婚,王春陽滿懷信心回家告知父母,卻得知父親已癱瘓3個多月,奶奶已痴呆,母親身體愈發不好,一家人全靠發小張燕燕照顧。王春陽為了感恩,也不想把韓雪梅帶進這樣的家庭,最終選擇和張燕燕結婚。即便如此,韓雪梅還是願意以身相許,在被王春陽傷感地拒絕後,兩人成了路人。

國防生關舜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官二代,父親關堯是總部一名將軍、兒子關禹,爺仨就成了堯舜禹。本來可以留京的,卻非要跑到這偏僻地方。剛開始,關舜以自我為中心,因為周末不能午睡而耿耿于懷,因為女兵冷一欣的一句話而睚眥必報,因為長跑中杜長偉沒幫他背裝具而懷恨在心,因為考核組的較真而大吵大鬧。同時,關舜又有正直、仗義、善良、上進的一面,他把王春陽當成無話不說的老大哥,海訓中主動要求試訓新裝備,抗震救災中克服艱難險阻徒步行軍30多公里送通信工具,勇于說出不是真實的打靶成績,直至主動去維和犧牲在了異國他鄉。

關舜和女兵冷一欣在一番互掐互助中,被冷一欣的堅強所吸引,幾次表白都踫了釘子,終于在抗震救災中兩人同生共死,關舜以其睿智、果敢、沉著,背冷一欣過河中,兩人有了“親密”的接觸,俘獲了美人心。

冷一欣是一個遺腹子,既有美麗的外表,過硬的專業,不服輸的勁頭,也有“小龍女式”難以接近的性格,發誓在部隊不談戀愛,卻因和關舜的戀情,違反了自己的誓言和部隊的規定,不得不提前退伍,臨行前趁著酒勁逼著關舜吃了自己轉士官的申請書,後隨關舜去了總部的家,身世之謎揭開後,作為烈士子女被安排到公安部。關舜犧牲後,冷一欣堅強地照顧著一家老小。

杜長偉是一個富二代,又有當兵經歷的他,深諳部隊潛規則,在報到當晚侵佔士兵利益,在一系列演訓中弄虛作假、偷奸耍滑,卻跨兵種提升為副連長。留守期間和酒吧女鬼混,去四川接新兵時誘騙新兵表姐鐘貞貞,不得已娶了鐘貞貞,卻又看不起她。去機關當了參謀,卻本性不改,抗震救災時濫用救災物資,亂報救災數據,後又亂指導連隊訓練,在旅領導面前煽風點火,到基層耀武揚威,被旅長海明軍一壓4年沒提升,多方周旋提升為營長後,還未報到,卻因酒後騎自行車摔在下水溝,生死未卜。在鐘貞貞細心的照顧下,竟奇跡般好了起來,本打算和鐘貞貞好好過日子,鐘貞貞卻因先前流產不能懷孕,被杜長偉母親趕出家門。鐘貞貞連夜回到杜長偉給她買的新房子里,穿上準備辦婚禮用的婚紗,將戒指吞進肚子里自殺。杜長偉轉業後,一直留在那座房子里……

王春陽身後有一群支持他的領導。老旅長江耀武為人正直、關愛部屬、親力親為,但也有力不從心的時候,在一級旅考核中不得不默認潛規則,在長途機動中不得不向不實訓練妥協,在旅長位置上一干就是8年多,之後獲得火箭式提拔。新任旅長海明軍剛正不阿、敢說敢講、緊跟部隊轉型發展,本想樹立王春陽為支持改革典型,差一點弄巧成拙讓其轉業。兩任旅長是王春陽最堅定的支持者。

王春陽身後還有一群可愛的兵。老士官魏磊為人老成,既隨大流有其自私的一面,也不甘落後有其積極上進的一面。尚思遠沒心沒肺,經常說一些無厘頭的話,干一些無厘頭的事,但不失其善良率真。如果說王春陽是江耀武的影子,楊松則是王春陽的影子,他也是陪伴王春陽最長的人。大學生新兵楊銘和彝族戰士白阿毛,是王春陽從新兵連一手帶出來的,楊銘在抗震救災一線提干,白阿毛後來比武奪冠提干,王春陽任營長時,他們也晉升為連長了。這群人組成的部隊,有歡笑、有淚水,也有感動、有成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