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小說中,你可以窺見當代軍人的內心世界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王禮光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7-01 20:42

第五十四章抗震救災•暢通指揮(節選)

散會後,關舜和冷一欣簡單扒拉幾口飯,就乘坐通信車出發了,全程大約35公里,要是按照一般道路駕駛,也就是幾十分鐘的事,可他們行駛不到5公里,就遇到山體滑坡,道路上大小石塊高低不平、犬牙交錯,關舜和冷一欣下車看了一下地形後,汽車是無論如何也過不去了,關舜就對冷一欣和司機說︰“你們把車開回去吧,我徒步把對講機送過去!”

“都到這里了,你還想讓我回去!”說著,冷一欣從車上取下對講機背在身上,大步向前走去。關舜見狀,連忙也背上行囊趕了上去,邊回頭對司機說︰“現在這里通訊中斷,回去向營里報告一下這里的情況。”

走過一道滑坡又是一道滑坡,滿山的巨石如同水中波浪,仍呈滾動狀,高低錯落、鋒利如刃,讓人無處下腳。一些石頭十分活絡,需要先探清虛實才能踩下去。

關舜抬頭看看山上,心里頓時毛骨悚然,仿佛隨時可能坍塌的千噸巨石,他這才體會到了什麼是“命懸一線”,什麼是“千鈞一發”。

再看看冷一欣,只顧自己走著,顯然沒有了先前的興奮。

兩人艱難行進2個多小時,關舜看了看地圖,還不足3公里。

行進至一處滑坡,一段濕滑的土坡上,被以前通過的人們踩出一溜腳窩,狹窄得只能容一只腳側向站立,兩腳交替前行。腳窩上方既無繩索可抓,也無石塊可攀。土坡下方筆直地通向懸崖,一旦滑落下去,連緩沖的地方都沒有。

關舜拿出背包帶來,要綁住冷一欣的腰。她倍感意外︰“干什麼,在這里還想耍流氓!”

關舜卻沒有半點的猶豫,大聲對冷一欣說︰“你真是不知深淺,就這路,一不小心就要你的命,到前面連綁的機會都沒有了。”

冷一欣這次不知怎麼了,竟順從了關舜,乖乖地將兩人綁在了一起,或許在冷一欣的內心里,有個男人此時願意與她一起共生死,她女人本能的心正一步步被喚醒。

“小心上面!”關舜抬頭一看,一股石流已順溝向兩人襲來,他趕緊抱住冷一欣,大跨一步躲過去,隨之便見到幾塊巨石訇然而下,一陣冷汗頓時順著他脊背而流。

那一刻,冷一欣分明感到了溫暖,竟依偎在關舜懷里,絲毫不想掙脫。倒是反應過來的關舜說︰“我們得趕緊過去,不然會很危險的。”

過了滑坡地段,兩人來到一個村莊,地震使80%的房屋被毀,幾十人死亡,還有多名等待救援的群眾。冷一欣掏出手機本想看看時間,卻意外發現這里還有信號,就趕緊提醒關舜把這里的情況向上級進行了匯報。

營里對兩人的舉動進行了口頭嘉獎,可前面仍有20多公里的路程,要經歷多少艱辛,兩人都不知道。不過,有冷一欣的陪伴,關舜再苦都不覺得累;經歷了生死默契,冷一欣心中也生騰出一種情愫,對關舜有了生死相依。

這時,冷一欣發現一名年輕女子失魂落魄地跪在一片廢墟前。

正準備上前詢問情況,姑娘突然起身向廢墟上的一塊大石頭撞去。“不好,姑娘要尋短見!”冷一欣驚覺情況不妙,馬上以百米沖刺的速度一把將她拽回來。看到解放軍,姑娘就像看到親人般痛哭失聲,並苦苦哀求冷一欣說︰“父親在我5歲那年就去世了,我自小和母親相依為命,求求你救救我的母親吧。”

姑娘家的房子被垮掉的山體整個掩埋了,跟著過來的關舜看了看後,把冷一欣拉到一邊小聲說︰“她的母親已經沒有生還的希望,我們還有任務在身,不能耽誤了。”又指了指山上說,“加之余震不斷,山上的碎石還在嘩嘩啦啦地往下掉,營救工作十分危險。”

這事要是擱在以前,冷一欣肯定會大叫起來,可她也不得不面對現實,既不能耽誤任務,也不能傷了姑娘的心,就走到姑娘身邊說︰“這里的情況,我們已經向上級匯報了,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來搜救,我們現在還要執行任務,我現在把手機號碼留給你,咱好隨時聯系。”

望著身著迷彩服的冷一欣,姑娘猜測她也比自己大不了幾歲,卻還要救人,就說︰“我能叫你姐姐嗎?”姑娘存下號碼的名字備注的是“女兵姐姐。”

“當然了,咱們以後就是好姐妹。”冷一欣肯定的語氣中帶著堅強,還不忘囑咐姑娘說︰“你也隨群眾一起轉移吧,我們一定把你母親找出來。”姑娘點了點頭。

關舜和冷一欣又重新上路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