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興軍的邏輯》節選︰科技興軍,永遠在路上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曾華鋒 石海明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8-02 13:23

科技興軍,永遠在路上

科學是一種在歷史上起推動作用的、革命的力量,科技是現代戰爭的核心戰斗力。習主席深刻洞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世界新軍事革命的大趨勢,圍繞下更大力氣推動科技興軍,堅持向科技創新要戰斗力做作出一系列重要論述,形成了系統完整的科技興軍戰略思想。這一戰略思想,深刻揭示了科技興軍帶根本性方向性全局性的重要問題,為我們全面實施科技興軍戰略,搶佔未來軍事斗爭戰略制高點,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一、科技創新進入開放演化階段,顛覆性技術的涌現點是隨機的

需求牽引和技術推動合力構成軍事科技創新的動力機制,這是人類軍事創新史上的通則。戰爭的刺激、軍方的需求、研發的積澱及“技術群”創新的不均衡等,共同作用達成軍事科技創新的一種狀態。冷兵器時代、熱兵器時代、機械化兵器時代及信息化兵器時代無不如此。然後,伴隨著前沿智能科技的發展,尤其是人工智能在未來的革命性突破,一旦科技的探索主體有了自主意識或一定的自主性,那麼,科技演化就有可能脫離個人的意志和意願,甚至也會掙脫社會倫理規範的規約,進入開放演化新階段。在這種開放演化中,所謂顛覆性技術的涌現點是隨機的,科技突破後向軍事應用領域的延展也是不確定的,因此,就有可能出現新的技術群或群技術。

二、科技是核心戰斗力,源于科技的內驅作用

戰斗力是一個體系的力量涌現,這個體系一般講由人、武器裝備及作戰方式構成,在人類軍事史的演化過程中,從人的角度經歷了體能較量、技能較量和智能較量三個階段,從武器裝備的角度經歷了材料對抗、能量對抗和信息對抗三個階段,從作戰方式的角度經歷了自然中心戰、機器中心戰到信息中心戰或網絡中心戰三個階段。

著眼未來,人類的軍事體系正在向智能化方向演化,如果用隱喻來說,和自然的演化同步,經歷了一個從“孤島”“鐘表”向“大腦”演化的過程。在未來的軍事體系中,科學技術不僅僅是鏈接戰斗力各要素的一種低依賴度規制性力量,也不僅僅是彌漫滲透于軍事體系中的一種“神經網絡”,更是新質戰斗力非規則涌現的觸點與源泉。

三、科技作為工具有戰斗力意蘊,但作為威懾符號也有戰斗力意蘊,在信息時代,後者的價值更加凸顯

科技是核心戰斗力,從戰爭史的回溯來看,一般指的是科技在打擊力、防護力、機動力和信息力四個方面的工具性價值。但是,隨著腦科學、生物技術及認知科學等的發展,人類在未來有可能揭開大腦運行黑箱,突破信息跨域傳遞,從而使得信息威脅、生物威脅、智能威懾等成為核威懾之外的新興威懾力量,這種威懾性戰斗力價值不同于以往的軍事技術打擊力、防護力、機動力和信息力,是一種新質戰斗力。從這個角度而言,科技除了作為工具之外,作為一種符號、一種存在、一種象征等,它也是可以體現戰斗力的價值。如計算機本身作為運算推理工具有戰斗力價值,作為一種科技前沿的探索方向,有關其進展的隱秘性本身也具有威懾性戰斗力價值。在這里,對戰斗力本身的理解顯得頗為重要,它不僅需要從工具的角度理解,更需要從符號的角度理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