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困長春》第1章︰英雄所見略同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11-28 17:19

《圍困長春》這部集文學性、史學性于一體的紀實作品,自面世以來深受專家學者和各界讀者好評。第七屆魯迅文學獎提名作品、第七屆“徐遲報告文學獎”、第三屆“中國作家報告文學獎”,一連串的榮譽足以說明這部紀實大書飽含的歷史重量和思想能量。捧卷細讀,一幅浩瀚的歷史畫卷躍然眼前。

本書雖以《圍困長春》為題,卻絕不將視角拘泥于長春一城,亦不僅僅關注東北一隅之勝負,而是以長春圍困戰為切入,折射國共雙方政治、戰略、精神、政策的對決。針對若干關于長春圍困戰這一歷史事件似是而非的評論,作者李發鎖先生以高度的歷史責任感,在2000多萬字的檔案文獻中撥開迷霧,秉筆直書,置身于時代大背景下,為讀者全景式還原圍困始末,扣穿歷史,使清者自清。

近日,中國軍網經李發鎖先生及人民日報出版社授權,將轉載《圍困長春》的部分內容,以饗讀者。

(點擊文字收听《圍困長春》)

第1章 英雄所見略同

20世紀上半葉,日本軍閥一直慣用不宣而戰,突然襲擊,並屢屢得手。除了讓世人記憶猶新的偷襲珍珠港、夜襲沈陽北大營,最讓俄國人切齒于心的莫過于1904年2月8日的夜襲俄駐中國旅順艦隊,致使俄軍遭受重創而失去制海權。在5月的交戰中,日軍又擊沉俄戰艦19艘,俘虜5艘,沙皇被迫講和。1905年,俄日在美國樸茨茅斯達成協議。

那時,正是光緒皇帝當政的25個年頭,清王朝已是風雨飄搖,只能底氣不足地宣稱“中立”。戰爭是在中國領土上實施的,自然拿中國的土地做交易,戰勝了的日本人從俄國人手中接過了旅順、大連的“租借權”,以及長春至旅順鐵路——南滿鐵路及其支線和附屬煤礦。同時,俄國在割讓庫頁島的前提下,勉強保住了在北滿的利益。

此前,最扎中國人眼的是“中東鐵路附屬地”,那是俄國人在長春二道溝(市內河流之二)的國中之“國”。此時,打勝了的日本人似乎凡事要強俄一頭,又在頭道溝上建了“南滿鐵路附屬地”。兩家佔地面積均為5平方公里左右。兩塊附屬地似中國東北姑娘頭上的兩塊疤癩。貪得無厭的日本人巧妙利用了條款上每公里可留15名“護路兵”的名義,在長春至大連鐵路線上安排若干士兵長期駐留,以後又將其命名為“關東軍”,並憑借強大起來的關東軍,最終將俄國人擠出整個東北。

現在輪到俄國人復仇了。

宿仇越深,報復越狠;擊敵越重,出手越穩。為給日軍突然的致命一擊,俄軍于10個月前秘密實施了萬里大調兵,調兵均以“演習”為名向邊境開進。邊防人員照常休假,高級軍官視察邊境都換上士兵服裝。

在主攻東北的方向上,蘇軍統帥部煞費苦心,將遠東唯一的一個坦克集團軍放在東北西部。這一部署果然厲害,日軍做夢也未想到,開戰僅幾天,東北西部沒有防御工事的荒涼山嶺與草原上,突然涌出了上千輛坦克、裝甲車、自動火炮和數十萬蘇軍向“首都”長春突襲。加之牡丹江、延邊方向的輔助突擊,兩把鐵鉗將東北從中間割裂。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日本關東軍司令官山田乙三大將在蘇軍攻擊前一日突然離開長春,赴大連觀看歌舞伎表演去了。

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發布投降詔書;17日,山田乙三下令放棄抵抗;18日,偽滿洲國皇帝溥儀在通化大栗溝宣布“退位”;19日,蘇軍受降使團的飛機與500多名空降兵降落長春;21日,蘇軍坦克開進長春街頭。繳械後的日軍自山田乙三大將以下共52萬關東軍,在蘇軍撤離東北後被押往蘇聯西伯利亞。

日軍刺刀下的滿洲國隨著日軍的繳械瞬間便轟然坍塌了,從城市到鄉村,東北的政治權力立馬出現了若干空洞與間隙,這層層疊疊的權力真空由誰來填補與佔領?誰會捷足先登呢?

在蘇軍進攻隊伍中,有一個中國人值得歷史予以特殊記載——

周保中,雲南大理人,1902年出生。本是天花棄嬰復拾的幸存兒,一個意志堅定的生命強者。參加過北伐戰爭並擔任過團長、副師長,是1927年加入中共的老黨員。九一八事變後,先後擔任中共滿洲省委軍委書記、東北抗聯第五軍軍長、抗聯第二路軍總指揮。1942年被迫率抗聯余部1000多人退往蘇聯,任抗聯教導旅即蘇聯遠東方面軍步兵第88旅旅長。

蘇聯出兵前的7月,教導旅抽調280人組成“傘降先遣部隊”和先導隊,分派到蘇軍各方面軍擔任偵察、向導、襲敵後方等特殊使命。這應當是最艱險的任務。蘇軍發起攻擊前,前線連以上軍官都得到了抗聯教導旅提供的日軍防御工事大致標圖。

戰斗展開僅僅十幾天,令人惋惜的是,這部分抗聯老戰士大多犧牲。

9月8日15時,周保中率領100余名抗聯戰士乘坐蘇軍4架運輸機降落長春。走下飛機雙腳踏在地上的時候,這個一米八三的漢子,突然跪在地上,把頭貼向地面,淚流滿面,帶著哭腔喊道︰“祖國啊!你的游子回來了!”這一年,周保中43歲。

槍口下的軍事管制,蘇軍需要自己信任的人幫助維持秩序。周保中就成為蘇軍第一任長春衛戍司令部的副司令,化名為黃紹元中校。自8月29日至9月3日,周保中領導的抗聯300多人分別乘坐蘇聯運輸機和汽車抵達57個大中城市,協助蘇軍實行軍事管制。57個大中城市的衛戍副司令全是抗聯的人在擔任。

接著,周保中又找到華西列夫斯基元帥,不待元帥把感謝抗聯的話講完,便急著說︰“我要擴軍,你得給我武器。”華西列夫斯基倒也痛快︰“戰利品算我們共同的,你們需要什麼就可以拿。”

周保中捷足先登了。而熊式輝、蔣經國等國民黨接收大員直到一個多月後的10月12日,才姍姍到達長春。9月下旬,周保中同中共地下黨員傅根深、趙東黎接上了頭,並主持成立了中共長春市委,接管了長春市警察局,迅速展開武裝隊伍的組建。抗聯各城市的負責人一齊行動,短時間內便發展隊伍4萬余人。

後來,被毛澤東稱贊為“我們的民族英雄”的周保中在東北解放戰爭中擔任東北民主聯軍副司令、吉林省人民政府主席,1955年授予中將軍銜。長期的戰爭歲月,尤其十幾年艱苦的抗戰生涯損壞了他的身體,于1964年不幸病逝,享年僅62歲。

在歷史前進的坎坷旅途上,總會有人身先士卒,搶先為隊伍奮起探險,不管他們最終起的作用大小,先行者的足跡將會永遠載入史冊。

8月9日,蘇軍幾個師從中國東北邊境轉道向朝鮮急速推進,美國人立即出現了擔憂。當初,波茨坦會議並沒明確美蘇兩軍在佔領朝鮮時的分界線,那麼蘇聯紅軍戰士的戰靴就可以踏在任意的地方,而距離朝鮮最近的美軍還遠在幾百公里以外的沖繩,無論如何也搶不過蘇軍。

當晚,五角大樓緊急召開會議。總統杜魯門要求,應當在朝鮮整個地區的作戰範圍“畫一條線”。陸軍參謀長馬歇爾要求隨行參謀叫迪安•臘斯克的年輕上校︰“要在30分鐘之內搞出來”一個雙方可以接受的佔領界線。

30分鐘是有限的,沉思片刻,迪安拿起一支紅色的鉛筆干脆利索地在朝鮮地圖上畫出了一條直線。這條線和49年前日俄分割這個國家的那條線完全一致︰北緯38度線。

讓美國人意外的是,斯大林痛快答應了這條界線。事後美國人後悔了︰要知道斯大林這麼痛快,不如把線往北移動一下,劃在39度線上,那樣中國的軍港旅順就在美國的勢力範圍里了。

9月9日,美軍從仁川港登陸,撤往南朝鮮的日軍第十七方面軍立即向美軍繳械。停在三八線上的蘇軍等來了最高司令官為麥克阿瑟的美國軍隊。美蘇兩國士兵在三八線上舉行了一個聯歡會。美軍跳的是踢踏舞,蘇軍跳的是馬刀舞。美國士兵對粗壯的哥薩克人能用腳瘋狂旋轉身體驚訝不已。從此,朝鮮分裂為南北兩部分。

白山黑水之間遼闊的中國東北大地,百年來一直處于多事之端。這塊土地原本是中國一個重要的少數民族女真及其後人滿洲即滿族的發源地,驍勇的努爾哈赤和皇太極率領彪悍的八旗子弟兵,就以滿洲為基地進軍中原,于17世紀統一了中國。為此,東北地區近代亦通稱為滿洲。

滿洲按方位習慣分為四滿,即東滿、南滿、北滿、西滿。

這塊土地太過豐饒了。人類居住的這個星球上,有三塊著名的黑土地︰一塊位于北美洲的密西西比河流域,一塊位于歐洲的第聶伯河流域,另一塊就是位于亞洲東北部中國東北地區的黑龍江、松花江和烏蘇里江流域。這塊黑土地以土壤肥沃資源豐富而名傳天下,曾令無數中國人拋家舍子、滿懷憧憬去“闖關東”。

從一定意義上說,戰爭打的是經濟實力。

日偽1944年調查統計表明︰東北鐵礦蘊藏量38億噸,煤的蘊藏量228億噸,有色金屬銅的蘊藏量為132萬噸,鉛與鋅113萬噸,鋁354萬噸。東北鋼鐵工業所需的大量煉焦用煤、礦石均可就近取材。鞍山、撫順、小豐滿依次被稱為中國的鋼都、煤都、電都。綿延不絕的長白山和大小興安嶺,森林總面積261萬公頃,木材儲量達30億立方米,佔全國1/3。

戰爭勝利是以人的生命為代價的。東北(含內蒙古東部地區)人口達3800萬,有取之不盡的兵源。當然士兵是要吃糧,軍馬是要喂草的,而東北這塊黑土地可耕面積3273萬公頃,出產農作物50種以上,年產糧食2000萬噸。尤其是大豆產量,為當時世界大豆產量的60%以上。

交通是社會運轉的血脈。遍布東北的鐵路大小50余條,總長1.4萬公里,公路10.8萬公里,幾乎佔全中國鐵路、公路總長的1/2。水路交通則面臨黃海與渤海,大連、營口、丹東、葫蘆島均為優良港口。

這塊豐饒至極的土地,戰略位置又太過重要了。它位居東亞之中心,東鄰朝鮮半島,西連蒙古草原,北視西伯利亞,南通冀魯大地,實為兵家必爭之地。

什麼東西太過優美便會遭人羨妒與垂涎,甚至必欲奪為己有而後快。于是,“紅顏”薄命的悲劇便多次在東北重復上演。

1927年7月,日本那個瘋狂奮發的田中義一首相專門針對東北炮制了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明確提出了“惟欲征服支那,必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的侵略國策。

果然,四年後燃起了“九一八”戰火。日本人正是以東北為基地支撐,突進華北、華中,一路將戰火燒向華南及黔桂大地,幾乎重演了皇太極問鼎中原的版本。

百多年來的東北屈辱發展史在驗證“紅顏”薄命道理的同時,也確鑿無疑地印證了一個說法︰“得東北者得天下”,或者說“欲得天下者,必先得東北”。

人們常說,英雄所見略同。在東北的問題上,毛澤東與蔣介石不僅見識相同,連說法也驚人地一致。

毛澤東說︰“東北是很重要的,從我們黨、從中國革命最近和將來的前途看,東北是特別重要的。如果我們把現有的一切根據地都丟了,只要我們有了東北,那麼中國革命就有了鞏固的基礎。”

蔣介石說︰“國民黨命運在東北。蓋東北之礦產、鐵路、物產均甲冠全國,如東北為共產黨所有,則華北亦不保。”

毛澤東對他的同事解釋說,“我們這樣一點根據地被敵人分割的相當分散,各個山頭、各個根據地都是不鞏固的,沒有工業,有滅亡的危險”。只要取了東北,根據地便與蘇聯、蒙古、朝鮮相接,出現一個“背靠沙發”的局面,從而脫離被國民黨四面包圍的險境。為此,毛澤東強調,“要準備20到30個旅,15萬到20萬人,脫離軍區,將來開到東北去”。

蔣介石則以“生命線”回應毛澤東的“存亡”之說︰“東北是一個比西歐大國還要大的地方,那里重工業佔全中國一半以上,是我們民族復興的生命線,得失影響國際視听和全國的人心。”講究顏面與國際視听,特別是美國人的看法是蔣介石的一個突出特征。

毛澤東與蔣介石在講這些話的時候,是否想起了皇太極與日本關東軍從東北挺進中原的歷史,是否回憶起金兀術從黃龍府出發,越過長城擄回了大宋王朝徽、欽二宗的悠悠往事,我們不得而知。但雙方都計劃著以東北強大的物資基礎為支撐,最終戰勝對手的意願卻是確鑿無疑的。而他們共同始料不及的是,東北一旦為一方佔有,便會迅速發生多米諾骨牌的效應,奪得東北的一方揮師入關,僅僅一年就將失去東北的一方徹底打倒了。

毛澤東說要往東北派兵的話是在1945年的5月,並不知道蘇聯即將對日開戰。那時強大的關東軍仍然盤踞在整個東北。毛澤東估計日本失敗將在1946年冬,即給李先念電報所說的“明冬”,為此講話帶了“將來”兩個字,實際上是在計劃進軍東北。

蔣介石在這一年的6月就從《雅爾塔協定》上得知蘇聯出兵、日本戰敗在即的消息,便著手了軍事調動。無奈400萬國軍大部集中在並無日軍的大西南,離東北最近北戰場的抗戰部隊只有傅作義與馬佔山的7萬雜牌軍,也只好急事現燒香,將幾萬人編成的集團軍立馬升格為第十二戰區。

同時,按著美軍顧問團的建議,于7月間自包頭東進,以便在蘇聯出兵後,迅速切斷東北與華北的聯系,使中共與蘇軍不能接觸,從而建立“防共隔絕走廊”。

在傅作義向中共晉綏解放區進攻的同時,或許為轉移並牽制延安共產黨首腦機關的視線。7月21日,胡宗南部在美制火箭炮掩護下,向陝甘寧邊區最前端的爺台山發起進攻,並佔據了這一制高點。8月8日,八路軍組織隊伍向爺台山反擊。雙方劇烈廝殺後,八路軍奪回了該地。後來史書有載,正是在爺台山隆隆炮聲中,國共雙方迎來了蘇聯對日開戰,出兵東北。

1945年6月10日,中國共產黨召開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進入選舉階段,毛澤東出面親自為東北籍代表拉選票,實際上是在為“將來”進軍東北做干部準備。用他一年前在中共中央六屆七中全會主席團會議上的話說︰“中國的國土蔣介石丟到哪里,我們就到哪里。還要準備幾千干部到滿洲去!”

蘇聯出兵東北的消息8月9日上午傳到了延安,毛澤東立即通知在延安的中央委員和相關負責人到楊家嶺來,召開七屆一中全會第二次會議。會議定的基調是配合蘇軍作戰,“具體如何配合,還要等戰爭的展開”。

歷史的進程往往比人們預料的更為迅速。“一年等于二十年”的情景在重大轉折關頭會不以人們的意志而猛然出現,偉人也不例外。就在蘇聯出兵的第二天傍晚,日本投降的驚雷消息又通過廣播傳到了延安。戰爭就要結束了,原先準備“將來”的計劃打算,都要立即于眼下實施。在萬眾軍民狂歡的聲浪中,毛澤東一下子便將自己扔進了空前繁忙的旋渦之中。

毛澤東把辦公地點索性轉移到棗園里的乒乓球桌前。一邊處理文件和書寫命令、文告,一邊接見即將派赴各地的領導干部與將領們,忙碌得無暇吃飯喝水,饑渴時抓起乒乓球桌上的餡餅和剛成熟的瓜果,風卷殘雲般塞進嘴里。從8月10日24時至11日18時,未合一下眼,伏案奮筆疾書,連續以延安總部總司令朱德名義起草了七道命令。

其中第二、第三、第六道命令明確規定了與蘇軍的配合協同事宜,第二道命令直接下達進軍東北︰

為了配合蘇聯紅軍進入中國境內作戰,並準備接受日滿偽軍投降,我命令︰

一、原東北軍呂正操所部由山西、綏遠現地,向察哈爾、熱河進發。

二、原東北軍張學詩所部由河北、察哈爾現地,向熱河、遼寧進發。

三、原東北軍萬毅所部由山東、河北現地,向遼寧進發。

四、現駐河北、熱河、遼寧邊境之李運昌所部,即日向遼寧、吉林進發。

總司令 朱德

或許是多年爭斗對對手的深刻了解,蔣介石也是鋒芒相對,早有準備,同一天,連發三道命令︰

一、命令國民黨軍前線各部隊“對敵放棄要點,應即派部隊進駐”,“距離較遠之部隊,應察狀況可能向前推進”,“對于敵人遺留之武器彈藥材料財物,必須派兵嚴為看管”,而共產黨武裝“如有爭奪城鎮,妨害我之行動,應斷然剿辦為要”。

二、命令各淪陷區偽軍“應就現地點負責維持地方治安,保護人民。各偽軍尤應乘機贖罪,努力自新,非本蔣委員長命令,不得擅自移動駐地,並不得受未經本委員長許可之收編”。

三、命令第十八集團軍(八路軍)總司令朱德、副總司令彭德懷“應就原駐地駐防待命。其在各地區作戰地境內之部隊,並應按受各該戰區司令長官之管轄”,“為維護國家命令之尊嚴,恪守盟邦協議之規定,各部勿再擅自行動為要”。

8月13日,朱德、彭德懷回電蔣介石,電文充滿了毛澤東的文風︰

重慶蔣委員長勛鑒︰

在你給我們的命令上說︰“所有該集團軍所屬部隊,應就原地駐防待命。”此外,還有不許向敵人收繳槍械一類的話。……“駐防待命”,不進攻了,不打仗了。現在日本侵略者尚未實行投降,而且每時每刻都在殺中國人,都在同中國軍隊作戰……為什麼你叫我們不要打了呢?我們認為這個命令你是下錯了,而且錯得很厲害,使我們不得不向你表示︰堅決地拒絕這個命令。因為你給我們的這個命令,不但不公道,而且違背中華民族的民族利益,僅僅有利于日本侵略者及背叛祖國的漢奸們。

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朱德、副總司令彭德懷

延安言之有理,蔣介石推辭說,是遠東盟軍總司令部規定的,與己無關。12日,麥克阿瑟以遠東盟軍總司令的名義,命令日本政府和中國戰區的日軍只能向國民政府及其軍隊投降,不得向中國其他武裝力量繳械。至于什麼原因,並未公開說明,謎底只由美國政府與蔣介石掌握。15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在任命麥克阿瑟為駐日佔領軍司令官的第一號通令中說︰

蔣介石唯一享有在中國受降的權力。“假如我們讓日本人立即放下他們的武器,並且向海邊開去,那麼整個中國就會被共產黨人拿過去。”

對延安總部朱、彭兩位司令怒氣沖沖的回電,蔣介石反倒謙恭起來,第二天,竟然發出了出乎毛澤東預料的電報︰

萬急,延安

毛澤東先生勛鑒︰

倭寇投降,世界永久和平局面,可期實現,舉凡國際國內各種重要問題,亟待解決,特請先生克日惠臨陪都,共同商討,事關國家大計,幸勿吝駕,臨電不勝迫切懸盼之至。

蔣中正 未寒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

接下來,8月20日、8月23日,又接連第二封、第三封電報邀請,言語一次比一次懇切熱烈,綿里藏針︰“深望足下體念國家之艱危,憫懷人民之疾苦”,“惠然一行,共定大計,則受益拜惠,豈僅個人而已哉”,“茲已準備飛機迎迓,特再馳電速駕”!

重慶《大公報》社評稱贊蔣介石此舉為“藹然誠坦,溢于言表”。

有史料記載,邀請毛澤東赴重慶談判這一計策,是由蔣介石國民政府文官長吳鼎昌所出。當初計策的標底是認定毛澤東不會有膽量來重慶。應當說,這一招的確高明,既把蔣介石打扮成一心謀求和平的領袖,又將不肯和平的內戰責任推到共產黨頭上,戰端未開,政治上先勝一局。

日本投降,美與蔣站在了一塊兒,這對中國共產黨絕對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同宗同脈的蘇聯共產黨的立場就顯得尤為重要。

日本宣布投降後,中共中央派遣中社部李士英帶著電台去綏蒙邊境,與蘇聯秘密聯絡,期望取得蘇方支持,搶先接管東北。蘇方冷淡,沒有態度。毛澤東听了李士英匯報後感嘆︰“他們不相信我們中國共產黨會取得勝利,最後解放全中國,這是不相信中國革命的力量啊!”

就在蔣介石對毛澤東發出第二封邀請電的同一天,蘇共中央8月20日致電中共中央,要求毛澤東去重慶同國民黨談判,並說中共不能打內戰,否則民族會遭到災難,國家有毀滅的危險。正逢一年中最熱的時候,毛澤東感到了一絲冷意。

8月26日,國民政府與蘇聯政府于14日簽訂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內容公布,規定蘇軍從日本人手里解放的東三省只能交給國民政府,並且蘇聯政府給予中國道義上與軍需品及其他物資之援助,“完全供給中央政府即國民政府”。

消息傳來,毛澤東及他的戰友們,尤其是在風風火火闖關東的干部戰士們陷入了深深的失望,如同被兜頭潑了一盆涼水。

著名的英國歷史學家和傳記作家菲力普•肖特後來在他的《毛澤東傳》中對這一情形進行了透徹、生動地描述︰杜魯門支持蔣介石武斷地決定,“日本將領只能向國民黨軍隊投降。毛又陷入了泥潭之中,連忙打電報向斯大林求助。其後,在當月15日,這位蘇聯領導人投過來一顆炸彈”。就在日本投降的前一天,《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簽訂了。“這位領導人再一次為了蘇聯的民族利益而出賣了中共。”“在毛毫不知曉的情況下,允諾不再支持中共反對國民黨政府。”“一切都已昭然若揭︰如果內戰爆發,中共將獨立作戰。”

日本投降後,中國大地上政治實力為“三國四方”。

顯然,強大的美國、蘇聯與比較強大的蔣介石國民政府坐在了一起,共同面對比較弱小的中國共產黨。盡管蔣介石用人格擔保毛澤東的安全,毛澤東會去重慶嗎?斯大林已經用法律約定東三省由國民政府接管,朱德總司令第二道命令中那四支隊伍是否繼續向東北進發?蘇軍會讓他們踏過山海關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