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子〉與詩的交響》︰別出心裁,剛柔融匯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杜汝波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9-05-28 10:20

別出心裁的交響

——讀文家成新作《〈孫子〉與詩的交響》

■杜汝波

近日,老朋友文家成寄來他的新書《〈孫子〉與詩的交響》,看後感慨頗多。

我與家成相識于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至今聯系不斷。這不僅僅是因為我們有過工作上的密切關系,還因為我們有著共同的愛好︰喜歡《孫子兵法》。而且在研究《孫子兵法》方面,我們還有過幾次愉快的合作。1991年,海灣戰爭結束不久,我們合著《海灣戰爭心戰謀略》,那時他就嶄露出研究《孫子兵法》的才華。1994年秋,他從原成都軍區機關轉業到四川大學,從事軍事理論教學。尋得一隅寧靜,保持幾分淡泊,他澄懷觀道,進一步系統、深入研究《孫子兵法》,悉心講授《孫子兵法》。

那年,我們合著《中國軍事藝術•攻心篇》、1997年合著《不戰而屈人之兵》、2003年合著《全方位的心理戰》。在這些合作中,我深感他研究《孫子兵法》的視野在不斷擴大,悟性在不斷提高,見解在不斷出新。除此之外,他還有一些軍事論著和文學作品問世。2012年秋,他曾對我說,退休後要把他關于《孫子兵法》的講義整理出來,編成一本書,書名就叫《〈孫子〉與詩的交響》。他“鍥而不舍”終于“積健為雄”。現在,他果真如願以償了。

讀這部新著,越讀越覺得它厚重。掩卷之後,腦海里清晰地凸顯兩個大字︰新、妙。

說它新,是因為它具有承古開今之風格。自《孫子兵法》問世以來,研究它者多之又多,論著不計其數。不過,幾乎都是“我注《孫子》”。即照錄《孫子兵法》原文,再加以注釋、譯文或古今例證而已。這部《〈孫子〉與詩的交響》在繼承“我注《孫子》”的某些傳統做法基礎上,另闢“《孫子》注我”之蹊徑,正如本書副標題所言︰“一部用詩吟詠的《孫子兵法》,一部用《孫子兵法》注釋的詩。”即用中國古體詩敘述孫子的生平事跡;分別吟詠《孫子兵法》十三篇(計1460行),又用《孫子兵法》原文注釋其詩句。這種“兵法即詩,詩即兵法”的別出心裁,使兵法與詩大尺度地相互輝映,剛柔融匯,和諧交響,在《孫子兵法》研究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實可謂新也。

說它妙,是因為它富有濃濃的中國古體詩韻味。家成愛好文學,曾發表中、短篇小說和散文、詩歌、報告文學,出版詩集《泄密的秋風》,是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文學造詣是他軍事學術研究的突出優勢。本書中《兵聖孫武》堪稱長篇敘事詩,由“將門虎子”“奔吳展志”“將星脫穎”“破楚入郢”“隱世留芳”五部分、320多行古體詩組成。這些詩應感而生、質樸自然、思若風發、言如泉流,或洞察幽微、著筆細處,或概括眾類、落墨恢宏,且形象生動、凝練押韻,多層面刻畫了一個呼之欲出的“兵聖”孫武形象。同時展現出春秋末期、戰國初期的時代畫卷和一群鮮活的歷史名人。

書中對《孫子兵法》十三篇的吟詠更是匠心獨具。詩行最少的一篇是《詠〈九變〉》,52行,最多的一篇是《詠〈九地〉》,172行。托爾斯泰說︰“愈是詩的,愈是創造的。”斯言極是。而且,這種創造是各有其特點的。本書對《孫子兵法》十三篇的吟詠至少有四個顯著特點︰一是詩篇結構按照《孫子兵法》原篇內容結構鋪設,邏輯井然,通順暢達。二是大量兵法原文進入詩句,變形(將文言文變成詩句)而不傷神,煉辭而不傷意(不傷孫子兵法原意)。三是吟詠之中夾敘夾議。敘,循孫子兵法之原意;議,陳筆者研究之感悟。讀詩即讀孫子兵法,亦讀筆者之獨到灼見。四是風骨、文采俱佳。每篇孫子兵法之吟詠,“骨骼”硬朗,兵味十足,捶字嚴謹而不干澀,押韻協調而不黏滯。實可謂妙也。

對于初學《孫子兵法》的人來說,讀讀本書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因為它對《孫子兵法》十三篇有逐句逐篇的注釋、譯文和中國古代10位著名兵家的不同見解,擷英薈萃,且通俗易懂。再則,書中那篇《我讀〈孫子兵法〉》,從“知其背景”“讀懂文義”“歸納理論”“會通思想”“品味文采”五個方面,真情吐露了作者學習、研究《孫子兵法》的方法和感悟,參考價值頗多頗大。對于研究《孫子兵法》的行家來說,讀讀本書或許會收到開眼界、啟新悟、怡性情之妙效。

《荀子•勸學》篇中說︰“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淵,不知地之厚也。”這是勸告我們,站得高才能看得遠,喻指“學不可以已”,亦指實踐出真知。近幾年來,我與家成一旦談及《孫子兵法》,他總會發出這樣的感慨︰“對《孫子兵法》若不靜下心來作認真研讀,就難以知道它是多麼的博大精深,就難以知道它的研究空間是多麼的廣闊,就難以知道它與我們現實社會的聯系是多麼的密切。”我明白,家成堅持“學不可以已”的信條,在繼續學習、研究《孫子兵法》,而且在探索新的學習方法,提高新的研究質量。我相信,他在《孫子兵法》研究園地勤奮耕耘,一定會為我們捧出更新、更妙的研究成果。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