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撂狠話"年底回家" 荊門艦輪機班班長如何抉擇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艷軍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7-06-14 16:20

漫步在荊門艦,海風灌滿身上的每個毛孔,這個感覺親切而踏實。我叫陳艷軍,是荊門艦輪機班班長,因為這艘新型戰艦,我曾有過兩次退伍打算。請看《解放軍報》的報道︰

兩次留轉妻子態度大轉彎

■某護衛艦大隊三級軍士長 陳艷軍

漫步在荊門艦,海風灌滿身上的每個毛孔,這個感覺親切而踏實。我叫陳艷軍,是荊門艦輪機班班長,因為這艘新型戰艦,我曾有過兩次退伍打算。

“年底回家!”2012年我是導護艇上的一名主機班長,在我選改四級軍士長的節骨眼上,妻子給我撂下這句狠話。雖然我心里萬般不舍,但是我理解她。結婚這麼多年,妻子和我聚少離多,父母體弱、女兒年幼,這些年把妻子累壞了。

但我心里還有一個夢想︰上大艦。夢未圓人就走,我這個兵當得實在不甘心。糾結中,我找到丈母娘做妻子的工作,感動的是丈母娘堅決站到了我這邊︰“把女兒嫁給你,看中的就是你身上那份擔當。在部隊好好干,照顧女兒和親家,我們責無旁貸。” 妻子無奈,漸漸松了口。年底,我順利留轉四級軍士長。

夢想說來就來。2014年5月,我接到接裝新型戰艦的通知,興奮之余壓力倍增︰我要從艇上的技術“大拿”變回艦上的“小學生”了。

那段時間,我如饑似渴地學理論、練操作,雖然辛苦,但我明顯已經愛上了這艘戰艦。經過努力,我成為第一個通過崗位資格認證的業務骨干。

荊門艦入列後不久,就迎來某項重大演習任務。由于是新艦,輪機尚處于磨合期。一天中午,艦艇在航渡中突然降速,艦長急得直冒火,當即打電話到集控室。

匯報完情況後,我一頭鑽進輪機艙,仔細核查了所有裝備參數,愣是沒發現故障原因,額頭上頓時冷汗直冒。我告誡自己必須冷靜,深吸一口氣後,左輪機上一個不起眼的傳感器進入了我的視野,更換完傳感器,故障隨即排除。演習中,荊門艦準時到達預定海區,並在近距離成功抗擊來襲靶彈,圓滿完成演訓任務。

“老婆,我完成了上大艦的夢想了!”艦艇靠港後,我立即把自己的喜悅與妻子分享。妻子也難掩激動之情︰“當初得虧沒讓你走,要不就是一輩子的遺憾。”

後來沒多久,我休假回家。第一眼見到女兒,本以為她會高興得手舞足蹈,但沒想到她對我愛理不理,像個外人似的,還跟我發牢騷︰“爸爸,小時候你連尿不濕都沒給我換過,上學了,老師都不知道我爸爸是誰。”更讓我內疚的是,剛歸隊不久,母親卻突然住進了醫院,妻子忙不過來,只能把工作辭了,一邊照顧母親,一邊呵護女兒……

重重壓力之下,我打算退伍。年底服役期滿,當我說出心中的想法時,沒想到妻子直接給否了︰“你放心留隊,家里有我,不要總打‘退堂鼓’!”

還真是怪了。上次逼著我退伍,現在又硬要我留隊,妻子的態度來了個大轉彎。後來仔細一想,我心中也就有了答案︰這麼多年過來了,妻子已經理解我對那片海的魂牽夢繞。並且隨著軍人待遇的提高,一旦轉了高級士官,妻子可以隨軍,父母也能接到身邊,女兒也能在駐地上學,一家人團聚指日可待……

有了妻子的支持,我留隊的決心更強了。因為體型偏胖,我拼命鍛煉,一個月內,體重狂甩12公斤;理論考核,我也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去年底,海軍預選高級士官名單公示,我順利留轉三級軍士長,一顆懸著的心終于落了地。

“咱媽身體好多了,你只管安心工作!”在甲板上收到妻子的短信,我的心情像遠方波瀾壯闊的大海一樣,開始澎湃。

(蔡盛秋、特約記者周啟青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