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達兵:即使屏幕光點從未亮過,也有我們存在的意義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柳力子 倪朱雷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7-11-10 02:46

在李旭思想“長毛”的時候,一輪到值班,他就心不在焉地對著雷達屏幕發呆,總在想︰我好不容易從深山里走出來,不是為了浪費大把大把的時間在這里看海。童森杰把他領到榮譽室,詳細地給他講哨所的歷史,一講起這些,班長的眉宇間就充滿了自豪,他說︰“即使雷達屏幕上的光點一次也沒有亮過,這里面也有我們存在的意義。”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海島接力

■柳力子 倪朱雷

李旭坐在哨所門前的台階上,感覺胃里正經歷今年第12號台風的侵襲。他將毛巾捂在鼻子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氣,隨即一股魚腥味鑽進胸腔。正當他胃里翻江倒海的時候,班長童森杰走了過來。

“旭娃子,暈海了吧?”

李旭抬起頭,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用微弱得幾乎听不到的聲音答了一聲︰“嗯。”

“別怕,班長給你帶了特效藥。”

李旭一把接過“特效藥”,恨不得讓它立刻見效。可是他這個剛從山區來的兵,哪里吃得慣海邊腌制的泥螺。那“藥”剛一下肚,就忍不住吐了一地。

“大伙都說,沒嘗過泥螺就不算是真正的哨所人!”童森杰言之鑿鑿,邊說還邊拍拍李旭的肩膀,“喏,現在你也是哨所人了。”

李旭感覺精神抖擻了一些,就用嚴肅的語氣問班長︰“班長,听說你參加過很多次比武,一次都沒成功,真有那麼難嗎?”

童森杰被李旭認真的目光定住了,停頓了一會兒說︰“不難,關鍵在堅持。再給我點時間,一定拿個名次回來!”

一年的時間轉瞬即逝,誰也數不清這一年來李旭翻爛了多少張海空圖,用掉了多少支鉛筆,有多少個夜晚是在反復找點、標圖、測算、推演中度過,又有多少次完成雷達天線架設與撤收,只有操作桿上的油漆被磨掉後,露出閃閃的金屬光亮。

有個特殊的日子在李旭與童森杰心里朝思暮想,想了整整一年。當比武通知下發的那一天終于來臨,童森杰立即沖出了文書室。他上下尋找,終于在那個久違的台階下找到了蔫頭耷腦的李旭。

李旭有一年時間沒回這個地方了,這次他是感到一年的努力化為泡影的失落感。童森杰坐到他身邊,用充滿樂觀的語氣對他說︰“旭娃子,打起精神來,比武的事說不定還有回旋的余地呢。”

“班長,就一個名額,你去參加吧,後年,後年我再去。”李旭听到自己發出的聲音有些顫抖。

“你就放心好了,所長一定會幫忙爭取的。”童森杰再次露出自信的笑容。

第二天剛吃過早飯,童森杰就叩響了所長的房門。

“所長,比武讓李旭去吧,那小子專業比我好。”“老童,比武兩年才一次,我怎麼能讓一個上等兵去冒險。”童森杰不依不饒,再次鄭重其事地說︰“你就當是我退伍前最後的請求,行嗎?”

“退伍?這跟嫂子來的時候說的不一樣吧?”所長幾乎是從位子上跳著站起來,“你得把這件事跟我說清楚了。”

“今年咱的轉改名額不是很少嗎,家里也同意了,讓我回去。”童森杰說,“況且,在哨所待了這麼多年,我也沒給單位貢獻什麼……”

突然,所長“啪”的一聲把手拍在桌子上,打斷了童森杰的話,“我們這個哨所就巴掌大,這里的艱苦外人不知道,我還不懂,你就是躺著也是在作貢獻!”

童森杰的眼眶泛起一圈紅暈,有些哽咽地說︰“李旭是個好苗子,為了以後哨所的發展,值得給他這次機會。”

“可你已經奮斗了16年……”

“所長,我心意已決,請原諒我任性一回吧。”

接下來的兩天,所長和童森杰輪番做思想工作,終于說服了李旭。在汽車駛離哨所的那一刻,李旭看到窗外目送自己的童森杰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多。

比武的場地設在一個海島上,放眼望去,各型雷達車令李旭眼花繚亂,而且參賽選手肩章上密集的“粗拐”也讓他大開眼界。怪不得班長那麼多年都沒有拿過金牌,原來他是跟這些“牛人”對抗啊……

所長見李旭豆大的汗珠正從臉頰上滑過,連忙靠上去拍拍他後背說︰“別緊張,當年你班長也是這麼過來的,他第一次參加就獲得了第6名的好成績呢!”

隨著“砰”的一聲,無人機被推上天空,比武開始了。李旭深吸了一口氣,展開天線,開機檢驗,輸入坐標……他的動作一步也不多,一步也不少。人們看到,這個上等兵雖然臉上顯得稚嫩,但是動作穩健,一招一式絕不是朝夕之間就能練出來的。突然,電腦屏幕上傳來報錯信號。李旭頭腦一蒙,知道這個信號意味著要把動作再捋一遍,但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在場的評委們緊鎖著眉頭,流露出遺憾,仿佛在說︰“你這麼年輕優秀,只是缺了點經驗,下次再來吧。”

緊急關頭,李旭的腦中回響起班長的聲音︰“關鍵在堅持!”李旭感覺力量涌上來後,就咬咬牙,默默對自己說︰“就是爬,也要爬到終點!”

他堅決地按下了關機按鈕,耳畔迅速傳來一陣嘆息聲。正當大家以為這輪比武已告結束的時候,李旭又將雷達重新開機。他鎮定自若地調整“輝度”旋鈕,打開“微分”開關,啟動相參、動目標電路……一整套動作行雲流水般流暢。

不一會兒,雷達熒光屏上出現一個微弱的亮點,他成功地捕捉到了目標。在場的評委看看秒表,不由得發出一陣感慨︰“如此嫻熟的技術真不簡單,可惜這個上等兵超時了。”

李旭從雷達車里出來的時候,衣服被汗水浸透,臉上掛滿了淚水。所長沖上來一把將他抱在懷里,一個勁兒地說︰“好樣的,好樣的……”

童森杰退伍了,二人在哨所門前抱頭痛哭。童森杰對李旭說︰“以後要是想我了,就去榮譽室看看,那里有我的身影。”李旭哭得更凶了,因為他比誰都清楚,哨所的榮譽室很小,里面為數不多的照片里沒有一張班長的面孔,但他知道,幾乎每一張照片所描繪的,都是班長奮斗過的身影。

那還是在李旭思想“長毛”的時候,一輪到值班,他就心不在焉地對著雷達屏幕發呆,總在想︰我好不容易從深山里走出來,不是為了浪費大把大把的時間在這里看海。童森杰把他領到榮譽室,詳細地給他講哨所的歷史,一講起這些,班長的眉宇間就充滿了自豪,他說︰“即使雷達屏幕上的光點一次也沒有亮過,這里面也有我們存在的意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