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爆炸性”新聞讓“四無”海島官兵興奮不已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于智杰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7-11-13 12:41

“大竹山打出淡水了!” 深秋時節,這條“爆炸性”新聞迅速在旅里傳開,不少退伍老兵都聞訊回島“探親”。請關注《解放軍報》的報道——

大竹山島是渤海深處一個荒涼小島,條件艱苦、生活單調,但守島官兵們並不寂寞——

“四無”小島飛出歡快的歌

■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  于智杰

“大竹山打出淡水了!”

深秋時節,這條“爆炸性”新聞迅速在旅里傳開,不少退伍老兵都聞訊回島“探親”。身為機關干事,周六一早我也登上了補給船,駛往這座無居民、無淡水、無耕地、無航班的“四無”海島。

“風唱歌、沙跳舞,馬尾松枝拉二胡;喝井水,吃咸菜,當天報紙隔月來。”大竹山島,地處渤海深處,面積僅1.462平方公里。

“這麼荒涼的島待兩三個月可以,再長了會不會得抑郁啊?”第一次登島的我滿心疑惑。

“荒島上面都是寶,生活樂趣要尋找,我們島上官兵個個都是‘快樂島主’!”同船的吳昆,原來是這個海島連的副指導員,才子一枚。交談中他“不經意”地向我透露,海島生活讓他才情橫飛,他創作的兩首海島之歌,傳唱度頗高。

“歡迎大家來到大竹山。”連長賈遠方手捧一碗新打出來的淡水熱情相迎,“嘗嘗剛打出來的‘礦泉水’,可甜了!”

不光是連長興奮,這幾天島上官兵人人都興高采烈。老班長任虹鋼已有16年島齡,用他的話說,這一碗淡水可是最好的迎客禮。島上原來只有一口咸水井。有一次連續22天沒有補給,戰備糧吃完了,淡水喝盡了,官兵就用井水混著雨水蒸饅頭。咸水饅頭就咸菜,整整堅持了兩周。

有網友曾說種菜是中國人的民族天賦,沒有什麼能阻擋中國人種菜的腳步。當我在這個沒有耕地、淡水稀缺的石頭島上,發現一座蔬菜大棚,又看見那一片青翠欲滴時,只想獻上膝蓋。

當然,為了種出這些菜,島上官兵那也是一把汗水一把淚,屢敗屢戰好多回。現在這里是全連官兵都喜歡逛一逛的地方,排長莊培盛說︰“看著自己種的菜生機勃勃,就仿佛看到了希望,來到這,心情立馬變好。”負責種植的王季班長更是逢人就顯擺︰“這里是海上快樂農場!”

有老兵回來“探親”,“島主”們自然要拿出美食招待,除了蔬菜,還有加餐——

“于干事,海邊垂釣走起!”“來場比賽!”“中午要用甜水做魚湯”……只見偵察班長吳鵬濤帶著一群人嘻嘻哈哈地朝海邊走去。

釣黑魚、挖野韭、摸海參……吃貨“島主”們充分挖掘荒島潛力,一個魚鉤、一把小刀、一個塑料袋,仿佛一場野戰生存訓練正在展開。

雖然戰士們都滿面笑容,但我知道,這座小島孤懸海上,溜達一圈也用不了1個小時,估計島上有幾塊石頭、幾棵樹,官兵都能數得一清二楚。

島上安裝了信號塔,但大風一來便是“聯不通、移不動、電不靈”。有一年,任虹鋼班長家屬過生日,電話接不通,只能發條短信。結果一條信息在波峰浪谷間飄了1個多小時才到嫂子那兒。“幸虧是老夫老妻了,要不然非得跪搓衣板。”

面對單調枯燥的海島生活,官兵說得最多的幾個字卻是“那都不是事兒”。

沒有訓練場,他們便開發沖坡訓練法——迎著海風,听著濤聲,戰士們嗷嗷叫著,馳騁在海島上。翻過兩座陡坡,迎面就是浩瀚的大海。再對著大海吼上幾嗓子,所有的不快和疲憊都煙消雲散。

島上到處都是石頭,戰士們就地取材,下起“海島象棋”——地做棋盤,石做子。長寬各7米的棋盤看著就大氣,棋子是戰士們從海邊精挑細選的石頭,大小均勻、平面光滑,每個10來斤重。兩人下棋,得4個搬運手配合,一盤棋下來,臂力就增長不少。“你看看,下個棋,吃瓜群眾比棋手還興奮。”副連長譚志強笑道。

還有不定期舉行的海島音樂會,海風和著吉他,歌聲獻給碧海藍天和親愛的戰友。“白雲飄啊綠水搖,世界多逍遙,自由的風啊,自在的鳥,多麼的美妙……”

“說不無聊,那是騙人的。但‘四無’小島困不住快樂的心。”上士張楠上島快十年了,已然習慣並喜歡上了小島生活,“文體器材應有盡有,還可以撿石頭刻字,與海上日出合影,還有人做根雕、學畫畫。在艱苦環境里生活,得學著給自己找點‘小寄托’。”

夕陽西下,雲霧漫山,馬達陣陣,那座小小的海島漸漸落在身後。“扎根海島做奉獻,無怨永恆度年華;官兵情啊戰友愛,歡聲笑語歌唱她……”伴著略帶腥味的海風,大竹山島官兵送別的歌聲遠遠傳來。這下我信了,吳副指導員的歌寫得真動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