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班長在魔鬼周上的的“小目標”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海華 孟博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7-11-27 10:44

這次第四季度魔鬼周集訓,武警8680部隊偵察科定下了男兵女兵幾乎同樣的標準︰所有課目全部參加,並且列入單項不合格當即淘汰的標準。這些對于女子特勤班的6名參訓隊員來說,的確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更何況這次30公里武裝越野是在第4天凌晨才進行的,規定完成時間只有4個小時,這一切,只能用殘酷的考驗來形容。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泥水中沖刺的女兵

■張海華  孟 博

2小時44分,距離終點8公里。

大霧,一條泥濘不堪的路,偶爾一兩聲寒鴉的鳴叫,靜得出奇。呂思寧一步一個踉蹌地走著,眼楮迷離著睜不開,一個腳步不穩“撲通”一下跪在了泥里。此時的她只看見兩眼之間無數的亮點在閃,“咚咚”飛快的心跳敲打著胸口,嘴里泛起淡淡的血腥味。

“我們不能停,時間不多了,這段路跑不起來,我們就快點走。”一旁的肖茗丹扶起了呂思寧,嘴里堅強的她其實也已經達到了身體的極限,發軟的兩腿在沒過腳踝深的泥里機械地一步一步往前邁。

這次第四季度魔鬼周集訓,武警8680部隊偵察科定下了男兵女兵幾乎同樣的標準︰所有課目全部參加,並且列入單項不合格當即淘汰的標準。這些對于女子特勤班的6名參訓隊員來說,的確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更何況這次30公里武裝越野是在第4天凌晨才進行的,規定完成時間只有4個小時,這一切,只能用殘酷的考驗來形容。

“班長,我看不見前面的路,估計是堅持不下來了。”呂思寧迷迷糊糊地跟肖茗丹說著,手腕上一點血絲慢慢地順著泥水往外滲,剛才撐地的時候被劃破了。

“看不見路就只能往前,走過這一段就好了。”肖茗丹幫著呂思寧處理傷口,“還記得我們在教導隊的時候嗎?我去逗教導員養的兔子,結果被蹬了一下。那兔子勁兒真大,把我手腕都蹬破了,就跟你現在受傷的地方一樣。”

“對,那時候你害怕得‘狂犬病’,去醫院打疫苗,結果醫生說沒事,擦個碘伏就回來了,花了30塊錢車費,哈哈哈……”

想起往事歡樂的點點滴滴,呂思寧的精神好了很多︰“班長,身邊有你真好,這個時候還能給我講笑話,你說的對,我們不後退,往前走。”

“但是,我要停下來了。”

“為什麼?”呂思寧心里一驚。

“哈哈,鞋掉了,撿下鞋……”

3小時12分,距離終點6公里。

下起了小雨,在隆冬時節感覺格外寒冷。雨水漸漸滲透女兵們的特戰服,引來一陣陣寒顫。呂思寧抬眼看著帽檐的雨水,笑了,問肖茗丹︰“班長,我是真不明白,你說你一個二期士官,不想著怎麼退伍嫁人,沖什麼30公里啊?”

肖茗丹也笑了,但很快變成一種思考的深沉︰“今年是我在部隊的最後一年了,我想讓特戰榜單上有我們女兵的名字。”

其實大家都知道,像魔鬼周這樣的極限訓練,女兵只要堅持下來就已經非常讓人敬佩了。但是肖茗丹心里一直藏有一個自己的“小目標”——“極限訓練勇士勛章”。這是一個所有戰士心目中的“聖杯”,也是讓很多素質非常優秀的男兵都可望不可及的榮譽,這個好強的女兵想向著夢想“搏一搏”。所以,面對30公里武裝越野,參訓的6名女兵被肖茗丹分為兩組,4個人在後面“盡力跑”,素質最好的她和呂思寧“向前沖”。

“要不是班長在身邊,我肯定已經上收容車了。”呂思寧沖著肖茗丹笑了笑。

肖茗丹也笑了,旋即神情沉重起來︰“昨天晚上那一幕我永遠忘不了,半夜起來集合,第一次經歷‘淘汰儀式’。”

“是啊,看著被淘汰的戰友含淚答到,真扎心啊。尤其是賈班長,他可是所有人心中的勇士,可惜在400米障礙中受了傷。看到他在救護車上向我們豎起大拇指那一刻,我感覺所有人都在強忍著不哭。”

肖茗丹整了整自己的特戰服,又幫著呂思寧系緊子彈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著說︰“一次次魔鬼周集訓,一次次讓自己變得更堅強。時間雖然不多了,抓點緊,一定能完成任務。”

“沒毛病,班長說得都對,哈哈……”

3小時36分,距離終點3公里。

雨停了,能見度比剛才清晰了不少。“思寧,前面是一個大下坡,這是我們縮短時間的最後機會了,跑起來。”肖茗丹拉著呂思寧向下沖,但是她感覺怎麼拉都拉不動,身體素質比她還好的呂思寧總是和她差著半個身位,就是上不來。

沖到最下面時,呂思寧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右手握著腳踝。肖茗丹脫下了她的作訓鞋,右腳踝已經腫了起來。

“什麼時候受的傷?”

“大概是過泥路的時候扭到了吧。”

肖茗丹沉默了,眉頭輕輕皺了一下,極力掩飾著心里的矛盾,就好像兩個自己在激烈地爭吵︰還剩3公里,最終功虧一簣?如果繼續跑,呂思寧怎麼堅持?

“班長,我沒事。”呂思寧看出了肖茗丹的心思,雙手撐著地面,咬牙站起來。但是她只邁了一步,一下子又坐到了地上。

這一下呂思寧感到極度的疲憊,四肢都在發脹和輕微的顫抖。如果說一直在跑還不會有這種感覺,一旦停下來,27公里積累的體力透支,一下子就凸顯出來。

“先喝點水吧,我這兒還有小半瓶。”肖茗丹擰開瓶蓋遞給呂思寧,其實,她自己也已經嘴唇干裂、舌頭發木了。

“砰……”兩個人都愣住了,呂思寧的手一直在抖,沒有拿住,瓶子掉到地上,僅有的一點水瞬間就消失在泥水間。

“叫收容車吧。”肖茗丹淡淡地說了這句話,抽出了身上的對講機。在體力、意志都達到極限的時候,一個小小的挫折都有可能被無限放大。肖茗丹就是再樂觀、再堅強,可她終究也是人。

“班長,你自己先跑吧!我慢慢走。”

“我們一起並肩作戰,怎麼能把你扔在這兒呢。”

肖茗丹看著自己手中的對講機,一秒、兩秒,最終還是緩緩地放在嘴邊,準備按下對講鍵。

“……女兵加油!”沒等肖茗丹開口,對講機里就傳出了震耳欲聾的呼喊聲,她們兩個互相看著對方,誰也說不出話來。原來,跑在後面的4名女兵在十字路口遇上了武警8680部隊野營拉練隊伍,大家停下來一起為女兵們吶喊助威,而她們也第一時間按下了對講鍵,把這份鼓勁打氣傳遞給肖茗丹和呂思寧。

“女兵加油!”每一個字都與肖茗丹和呂思寧的心共鳴共振著,她們突然感覺,在自己最孤單無助的時候,其實有很多人陪伴著你,自己身上肩負的榮譽,也絕不是一個人的榮譽。

“女兵加油!”呂思寧極力捂著嘴,不讓自己哭出聲。肖茗丹仰望天空,淚水也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轉。

呂思寧強忍著站起來,活動活動腳踝,深吸一口氣︰“班長,3公里,沖吧……”

終點。

偵察科長申艷良低頭看了看手表,嘆了口氣︰“這次魔鬼周集訓,依舊是沒有什麼亮點。”

“哎……”申科長抬起頭望去,路的盡頭有兩個女兵,一邊手挽著手,一邊向終點線風風火火地沖了過來……

結果呢?兩個女兵以3小時52分的成績跑過了終點線,隨後的三天里又順利地完成了魔鬼周集訓的各個課目。呂思寧由于全年參加魔鬼周集訓並且成績全部達標,2017年3月榮獲武警總部頒發的“極限訓練勇士勛章”。肖茗丹因為身體原因缺席一次魔鬼周集訓而遺憾落選。

然而,這些榮譽似乎並沒有成為官兵們關注的焦點。在大家心中印象最深的一幕是,一身泥水的兩個女兵咬著牙,笑著,攜手向終點跑來。那一刻,她們那麼狼狽,但是她們看上去那麼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