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有信任危機?我說絕不丟下任何一個兄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湯文元 等責任編輯︰任爽
2018-02-06 02:24

“看起來是思想問題,實際上是信任缺失。”當于文彬在骨干會上征求處理意見時,林炯宇主動向指導員申請,把凌禹翰轉到自己的班上,並打算從信任這個突破口找到轉變其思想的路徑。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遇到班長林炯宇之前,新疆軍區某旅新兵凌禹翰躁動的情緒一度達到頂峰。

踏入軍營不到一周,他對苦口勸他“既然來了部隊就該好好干”的第一任班長怒懟︰“我連我爸都不信,憑啥信你?”

在嚴肅的軍營中,他顯然是叛逆的。但在時代的背景下,這個男孩的經歷又和許多同齡人有些相似。

凌禹翰從小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忙著在外掙錢過年才能回家的父親總是給他一大堆承諾︰“你下次考試考個好成績,爸爸給你買台新電腦。”“听話,爸爸下個月就回來。”……

爸爸一次次承諾,一次次食言。凌禹翰一邊麻木,一邊怨恨。

後來,高考失利,說好一起闖蕩的鐵哥們四散東西;用好不容易攢的錢報名學手藝,結果被騙個精光……凌禹翰自以為明白一個“道理”︰越相信別人,摔得越疼。

幸運的是,凌禹翰當了兵,遇到了班長林炯宇——這位比他大5歲的廣東男孩,總是用帶著溫暖的笑容,迎接他的叛逆,他的無知,他的膽怯。

對于凌禹翰來說,這不過是軍旅生涯的第一站。以後,他會漸漸明白,在他所處的這支部隊,信任並非終點,信任的高階叫信賴,信賴的頂點叫信條。

在新疆軍區某旅,信任、信賴和信條,不僅是帶兵人經常性思想工作的追求,更是他們與戰士並肩戰斗時一起攀登的精神階梯。

相信你,才能跟著你往前沖

——新疆軍區某旅經常性思想工作新聞調查

■湯文元

新年伊始,新疆軍區某旅官兵進行冬季適應性訓練。負重長途行軍,走在最前面的都是班長等帶兵骨干。耿華志

有一種信任,叫兄弟情深

信任從來不會憑空產生,它需要一點一滴的真情累積

誰也沒想到,凌禹翰會像小綿羊一樣听話。

這個“刺頭新兵”的轉變,一時間成了新疆軍區某旅新兵四連熱議的話題。談起凌禹翰的思想轉變,班長林炯宇坦言,自己沒啥招式套路。

“沒啥招式套路”的林炯宇,使的卻是細水長流的“內功”。

從別的班轉到林炯宇班上時,凌禹翰始終心不在焉。那時候,距離“出走”風波已經整整一周,凌禹翰內心越來越復雜。他一邊憂慮新班長會不會找個機會給他難堪,一邊又有些期待著再爆發點“沖突”,好讓自己距離回家更近一步。

林炯宇顯然沒打算讓他“得逞”,他早就掐準了凌禹翰的脈搏。

一周前,凌禹翰突然“失蹤”。很快,他被連隊骨干從訓練場的角落中揪了出來。他告訴指導員于文彬,自己不想干了,因為班長總批評他,說他“做什麼事都故意擺爛,到部隊就是來混日子的”。凌禹翰覺得班長根本不尊重自己︰“他看我不順眼,處處針對我!”

“看起來是思想問題,實際上是信任缺失。”當于文彬在骨干會上征求處理意見時,林炯宇主動向指導員申請,把凌禹翰轉到自己的班上,並打算從信任這個突破口找到轉變其思想的路徑。

凌禹翰來了之後,林炯宇沒給他開過小會,也沒找他單獨談心,反而要求全班杜絕任何關于凌禹翰的閑話,班里的大事小事毫不避諱地跟他說,有什麼問題當面點出,做得出色的事有一件表揚一件,犯了錯誤就嚴肅批評,也並不害怕傷到他自尊導致再次“出走”。

“插班生”漸漸變成了“土著生”,之前的事好像被抹得一干二淨。凌禹翰發現班里沒人拿他當外人,他漸漸放下了戒備,開始在班長面前吐露心聲。

林炯宇知道,信任對于做好經常性思想工作來說,既是快捷鍵,也是真功夫,最容易上手,也最考驗真心,他把真心用在了培養兄弟情上。

臥倒戰術動作訓練,凌禹翰一遍遍做錯,林炯宇不停地示範,結果手掌和小臂被石子兒劃了條口子,鮮血直流;凌禹翰在隊列會操時“冒泡”,林炯宇提出嚴肅批評,然後利用周末一對一陪他把相同的動作訓練了一下午……

“他是真的想幫我,否則不會這麼有耐心。”信任總是雙向的,當凌禹翰對林炯宇越來越信任時,林炯宇思想工作越來越有成效。凌禹翰也對林炯宇和戰友們徹底敞開了心扉。

“我有一個內柔外剛的班長,生活中是個大暖男,訓練場卻一絲不苟……”在一次連隊組織的小演講中,凌禹翰把能想到的最好的詞都給了林炯宇。

有一種信賴,叫生死相依

信賴不是喊出來的,是以身作則干出來的

倒在終點線的一刻,訾寧寧的臉上露出了由衷的喜悅。盡管並未獲得名次,但他知道,此刻他和這群新戰友們,重新建立起了那種久違了的信賴。

這是前不久,旅里組織的一場軍體競賽中發生的場景。

由于部隊剛剛組建,訾寧寧所在的連隊有一半轉隸前是某師偵察兵,另一半和他一樣來自某特戰旅,戰士與帶兵骨干之間缺乏信任,彼此誰也不服誰。

這一次,連隊決定由代理排長訾寧寧帶排里的4名戰友參加五項全能課目,盡管隊員實力雄厚,但團結協作不足,賽前這支隊伍並不被大家看好。

果然,比賽進入最後一項越野五公里時,個別戰士不听訾寧寧指揮調度,結果體力分配不均,精疲力竭摔倒在地,無法繼續比賽。由于比賽既分個人勝負,也看團體積分,處在第一的訾寧寧發現情況後,立即告訴其他隊員︰“你們繼續往前沖,我回去幫他!”訾寧寧背著這位戰士硬是奔跑了近1公里,最終體力耗盡踉踉蹌蹌倒在終點。

原本的個人第一沒了,換回一個團體第四。賽後,拉著訾寧寧的手,這位戰士羞愧不已,稱不該自以為是拖集體後腿。訾寧寧卻認為這個第一丟得值︰“如果這一次我丟下你,以後排里誰還相信我,上了戰場誰還敢跟我沖?”

從那時起,排里的官兵對訾寧寧沒了猜忌和反感,多了信賴和擁護。這種對骨干的信賴逐漸發酵蔓延,來自不同部隊的官兵之間管理模式、思維層次和文化積澱迅速融合,讓這支連隊在年終考核時各項成績名列前茅。

談及這個轉變,該旅旅長尤秀紅說,戰士對帶兵人、對組織的絕對信賴,是經常性思想工作“知行合一”的生動體現,不僅需要帶兵骨干去做,還要做好,讓兵看到骨干的能力和真心。

事實上,以身作則干出信賴,是這個旅組建之初確立的抓骨干能力素質培養的一項重要內容,也是尤秀紅從實踐中得出的真知。

那年7月,時任某特戰旅旅長的尤秀紅帶領部隊開展傘降實跳。當軍列即將抵達目的地時,噩耗突然傳來︰在即將展開訓練的同一片場地,兄弟部隊某連連長吳建跳傘時發生意外壯烈犧牲。一時間,官兵心情沉痛、士氣低落。

為穩定軍心,該旅黨委在列車上召開緊急會議決定︰訓練按原計劃展開,首長機關帶營連主官先跳……

那次任務之後,尤秀紅和一些干部分享體會︰信賴不是喊出來的,是以身作則干出來的,帶兵人要想獲得信賴,自己除了要有過硬的本領,還要有隨時準備為戰士“擋子彈”的決心。

有一種信條,叫老班長的話

信條或許不是至理名言,卻是一輩子做人的道理

當听到自己被新兵營評為新訓優秀班長時,王晨疆高興得差點掉下眼淚。

此前,王晨疆作為凌禹翰的第一任班長,與凌禹翰不歡而散。這個剛剛畢業的學員干部覺得一切都完了——自己可能不適合在基層帶兵。

“不會做思想工作,別把新兵帶跑了。”連隊有人提議立即撤換,新兵營黨委卻予以否決。

“誰都有跌倒的時候,爬起來就是英雄,爬不起來就是孬種。”教導員田建忠給出的解釋是︰沒有帶兵經驗可以慢慢學,僅僅因為工作方法的問題就把他撤下去,以後誰還敢相信他,他還敢相信誰?

這句話田建忠說了近20年,用來勉勵自己,也用來鼓舞手下官兵。田建忠帶過不少兵,但他真正意識到這句話的分量,還是因為和老戰友的一次不期而遇。

2017年8月,田建忠一家到雲南旅游,飛機還沒落地,得知消息的程勇品早已等候在昆明機場外。13年前,田建忠在駐疆某師地爆連當指導員時,程勇品是連隊的一名普通戰士。如今到了“奔四”的年紀,听說指導員要來雲南,程勇品放下手里“日進斗金”的生意,從雲南瑞麗專程趕來,只為道一聲感謝。

程勇品說,這些年在外四處奔波,一遇到困難,就想起指導員在連隊經常說的那句話︰“誰都有跌倒的時候,爬起來就是英雄,爬不起來就是孬種。”

想不到自己當年的一句話,竟成了一個兵的人生信條。田建忠第一次感到引路人的重要意義︰官兵把帶兵人的話當做人生信條來信奉,這是做經常性思想工作的至高境界。

改變一個人命運的,有時可能就是一句話,這句話可能不是心靈雞湯、不是勵志哲學,更不是什麼名言警句,但它一定深入人心。

“你不光要說,還得引著做。”田建忠認為,這是讓“信條”深入人心的不二法門。

如今,在這個成立不到一年的新單位中,像王晨疆一樣工作經驗欠缺、能力素質有待提高的帶兵人不在少數。當他們遇到困惑時,田建忠總會建議他們,不妨回想一下老班長說過的話——也許在他們身上,就能找到力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