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兩懟連長的汽車兵,驚險一刻救了一車人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明 韓明奎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2-27 02:50

很多人可能看過打架相互打臉的,但絕對少見抽自個兒臉的。下士馬金林就干過這事,而且出手力道不小,嘴角都出血了。你可別以為他一時發瘋,其實,背後有個讓人淚奔的故事。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汽車兵馬金林

游刃有余

■張 明  韓明奎

圖片攝影︰褚偉江

很多人可能看過打架相互打臉的,但絕對少見抽自個兒臉的。下士馬金林就干過這事,而且出手力道不小,嘴角都出血了。

你可別以為他一時發瘋,其實,背後有個讓人淚奔的故事。

那是一次海拔4300多米的“天路”兵車行。這天清晨,已經連續駕駛一天一夜的馬金林明顯感到疲憊不堪,眼皮一直在打架。“當時感覺眼前的方向盤好似黃臉盆,變速桿似鍬把沉重,整個人恍恍惚惚,我下意識地去擰大腿,可絲毫感覺不到疼。”

遠遠看去,馬金林的車搖頭甩尾,雖然幅度不大,也讓人心驚肉跳。“再這樣下去,肯定會出事。”沒等帶車干部甘丹提醒,馬金林掄起右手掌打在了自己臉上。一記耳光下去,似乎還不夠清醒,他又舉起手準備再來。

“停停!你嘴角都出血了。”甘丹一把拉住他的手,讓他停車把嘴角的血處理下。“我流點血是小事,完成任務是大事。”馬金林抹了下嘴角,打起精神握緊方向盤,車也穩當了起來。

“馬金林開車絕對是火線穿越。雖然每次都有驚無險,但心理素質差的人最好別上他的車。”連長楊金山對兩年前發生的一件往事仍記憶猶新。

那次陸空對抗演習,楊連長坐進了馬金林的車進行指揮。“前方兩公里處,有一開闊區域。迅速佔領炮陣地。”話音剛落,馬金林就以90公里左右的時速向炮陣地開去,一路上車像脫韁的野馬狂奔。

在離炮陣地幾十米左右,馬金林松油門,踩離合、拉手制動,向右猛打方向盤,使出了漂移絕技,車頭迅速旋轉了90度,如花樣滑冰的選手在冰面上來了一個完美的轉彎。緊接著又猛踩油門,沖下路基,向前方的炮陣地沖去,而後一個急剎車停在陣地揚起滾滾“狼煙”。

車剛停穩,連長橫眉怒目,“你咋不把車開上天,還漂移,出了事怎麼辦?”誰想,馬金林一開口就把他懟回去了,“漂移可以節省時間,如果這是戰爭,早一秒到達陣地,勝算才會多一分。”

“這還不是最驚險的,那次要不是他反應快,恐怕我們就報銷了。”班長楊延山笑呵呵地講了另外一個步步驚心的故事。

前不久一次高原機動,連長提醒他︰“在山下行駛,你如履平地,在高原行駛可要如履薄冰。”

雖說馬金林駕駛技術過硬,卻也不敢托大。在翻越庫地達阪時,路陡、彎多、氧氣少,山路另一側就是百米深的懸崖。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當車進入第18個彎道時,一塊飛石突然從山頂快速滾落下來,眼看著就要擊中車身。只見馬金林雙手緊握方向盤,算準轉彎半徑果斷加速,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恰好在飛石落下的一瞬間安全通過彎道。“好險,車廂里還有炊事班十幾名戰友。”帶車干部陶冶驚出了一身冷汗,隨即用對講機提醒後續車輛小心駕駛。

這次行車後,馬金林體會到,“越是急難險重的任務,就越要有人車共舞的硬功夫。”

這幾天,天山南麓風雪交加,氣溫降至-16℃。為了安全起見,連長讓駕駛員在車庫內重點學習理論。馬金林又跟連長懟了起來。“這麼大的雪,正是練駕駛的好時候。上次高原回撤,面對大雪封山的惡劣行車環境,一些戰友駕駛時出現打滑、拋錨、趴窩的情況。這樣的技術我們能確保贏麼?”連長點頭贊同。車庫一開,馬金林就駕著他的戰車率先沖出庫房,朝著訓練場“飛”去。

藝高者膽大

■馬金林

“天路”行車雖險亦難,但勝在意志,贏在強能。本領精而無失,能力強而有為。一個汽車兵,膽大心細才能不辱使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