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鷹之眼︰一個16年兵齡的老偵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翟思宇 曹可軒 等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4-10 04:15

偵察班長燕澤斌

獵鷹之眼

■楊 磊 靳贊贊

西北戈壁風卷冷雨,藍軍陣地遠遠地籠罩在灰蒙蒙的霧靄中。

“班長,這種天氣藍軍的陣地根本觀測不到,要不咱們撤吧?”渾身打顫的中士魏洋小聲說道。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地投向偵察班長燕澤斌。氣溫驟降至零下,他們已潛伏幾十個小時,干糧所剩無幾,指揮所卻遲遲沒有下達撤退命令。

“任務沒有完成決不撤退!”燕澤斌扭過頭來,一字劍眉下獵鷹般冷峻的目光格外堅毅。他的聲音壓得很低,卻堅決得不容置疑。

一陣風吹來,燕澤斌也不禁打了個寒噤,他裹緊身上濕冷的單衣,揉了揉干澀生疼的眼角,查看北斗終端,剛發出的信息仍沒有回復。這個16年兵齡的老偵察,面色愈發凝重,多年前一段往事浮現眼前。

這年8月西北某戈壁灘,地表溫度直逼50℃。偵察兵比武最後一個項目,15公里武裝越野正在進行。燕澤斌艱難地邁著步子,頭部的血管  直跳,腳底也像著了火一樣。距離終點不到幾十米,他突然雙眼暈眩,一頭摔倒在地。

“醒醒!”在戰友的呼喊聲中,躺在擔架上的燕澤斌漸漸恢復了意識。他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幾次嘗試卻提不起半點兒力氣。他定了定神,發現就倒在距終點不遠處。那是燕澤斌比武首秀,卻最終因體力不支、經驗不足折戟而終。

天擦黑,燕澤斌內心彌漫著一股焦灼的情緒,“越是艱難的時刻,越離勝利不遠!”

只听“嘟嘟——”幾聲,燕澤斌緩過神來,與指揮所失聯近20小時後,北斗終端的頁面終于再次閃爍︰任務不變,繼續潛伏!只是寥寥數字,燕澤斌懸著的心總算著了地。

翌日清晨,潛伏進入第四天,紅藍雙方戰斗進入膠著狀態。紅軍指揮帳內,偵察營長白鵬宇踱來踱去,額頭的皺紋擰作一團︰“告訴燕澤斌,一個小時內找不到藍軍預備隊,就不要回來了!”

燕澤斌深知營長是個急脾氣,他也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預備隊近在眼前,可測距儀電量耗盡,坐標難以獲取。

“班長,我跑得快,要不我拿回去充電再回來!”上等兵陳帥的建議讓燕澤斌有些心動,但戰場形勢瞬息萬變,很可能就此貽誤戰機。緊急關頭,他決定冒險用方向盤手動定位。

燕澤斌先用北斗手持機測出站立坐標,爾後用方向盤找到瞄準點、轉動並讀數。一陣寫寫畫畫後,藍軍預備隊的坐標及時傳回了指揮所。

開戰不到5分鐘,藍軍預備隊就冒起了藍煙,出局!燕澤斌顧不上歡喜,率領隊員迅速轉移陣地,繼續偵測藍軍目標。隨著一個個坐標信息傳回後方,戰局很快呈現一邊倒的態勢。

傍晚時分,硝煙散盡。撤退的命令傳來,燕澤斌和隊員們欣喜不已。

然而,回撤之路並不順利。 藍軍在關鍵路口設卡布哨,整個防御區域壁壘森嚴,想要全身而退,談何容易。

燕澤斌拿出地圖,思慮再三,沿著山勢確定了最近的突圍路線。他背起重達70斤的測距儀,率先走在最前面。疲勞和饑餓透支著每名隊員的身體極限。連續4小時,燕澤斌帶著隊員深一腳、淺一腳地翻過8座山頭,繞行10余公里,終于在古長城的西向沖出突圍。

5天4夜,偵察重要目標信息45個,戰友們紛紛為燕澤斌點贊,“獵鷹之眼”的雅號也從此不脛而走。

(圖片攝影︰馬振平)

心聲

任務重于生命

■燕澤斌

在我們偵察兵的字典里,任務重于生命,使命高于一切。不論多艱難,都堅決完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