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寂寞的海島上,觸摸守島兵的詩與遠方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吳敏 田棟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8-07 02:21

海島不大,卻充盈著士兵的夢想;這里雖然環境艱苦,但戰士心中充滿陽光。今天,讓我們來認識幾位武警福建省總隊的守島兵,一起感悟他們眼中的詩與遠方。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守島兵的詩與遠方

■吳敏 田棟

筋骨

劉柏強

“60%淘汰率?”仲夏時節,福建某訓練基地,氣溫高得人頭暈眼花,但渾身汗濕的特戰精英們听到這個數據,還是倒吸一口冷氣。

劉柏強甩掉臉上的汗珠子,暗自思忖︰“這次集訓,還要挑戰多少不可能?”

劉柏強像彈簧,壓力越大,跳得越高。這個湖南伢,吃飯“不怕辣、辣不怕、怕不辣”,訓練“吃得苦、耐得煩、霸得蠻”,越是看似不可能,他越喜歡挑戰。可是,穿上軍裝之後,紛至沓來的挑戰就像平潭島夏季的海潮,一浪接著一浪,一浪高過一浪。

初到新兵連,劉柏強體質弱。第一次跑三公里,劉柏強怎麼也喘不勻氣,就像掉在海里溺了水,張著嘴拼命呼吸,胸口又憋又痛。兩圈半下來,雙腿似乎纏滿水草,拖得邁不開步子,走走停停再走走。班長在背後又拍又推,勉勉強強把劉柏強推到終點。當晚,劉柏強躺下半晌沒打鼾,喉嚨里活像嗆了辣椒水。那滋味,不好受。輾轉反側半宿,劉柏強琢磨明白︰“蘿卜還有三分辣,挑戰三公里算個啥?”

說難也不難。劉柏強悄悄攢著勁兒練,成績噌噌地向上提升,不單三公里跑在前面,其他訓練也樣樣靠前。下連考核結束,劉柏強看著成績單,咧開嘴笑,心想︰“憑這分數,肯定能進特戰排……”班長拍拍他肩膀說,恭喜分到平潭島。

平潭島海風大,民居形如碉堡,名為“石頭厝”。守島的日子就像色彩斑駁的石頭厝,被呼啦啦的海風吹得筋骨堅硬。

“平潭島,平潭島,只長石頭不長草。”排長說,不敢挑戰寂寞,不是合格守島兵。可是,劉柏強最怕寂寞,拳頭打在棉花上,渾身有勁兒使不出。那些流逝在崗亭哨位上的日子,像極海岸邊的細沙,陰陽昏曉之間,潮水無聲漲落,沙灘上沒有留下一個青春的腳印。

寂寞的日子久了,劉柏強尋思如何整點兒響聲,讓青春煥發血性的光芒。一天,中隊干部播放了一段訓練視頻,友鄰中隊一名士官挑戰單杠二練習“卷身上”,一口氣完成105個。視頻結尾,屏幕上 里啪啦打出幾個大字︰“器械王子,不服來戰!”劉柏強盯著霸氣十足的挑戰宣言,心里一萬個不服。他找來教材和訓練視頻,虛心請教老班長,反復揣摩動作要領,憋著勁兒要挑戰極限訓練。

這天,大隊長來中隊檢查訓練情況,劉柏強主動請戰。攝像機架起來,見證者圍上來。劉柏強一躍而起,雙手正握單杠,直臂懸垂,爆發式用力引體,收腹舉腿後倒,挺胸直臂正撐,整套動作如行雲流水。

頭30個,靠技巧;又30個,拼體力;再30個,靠耐力。

“90,91,92……班長,你的手在流血!”計數者一聲驚呼,圍觀者細看,劉柏強雙手磨破一層皮,鮮血匯聚在指縫間,沿著胳膊流下來。

劉柏強眉頭緊鎖,並不言語。卷腹,翻身,上杠。

“103、104、105!班長,挑戰成功!下來吧!”

劉柏強咬緊牙關,喉嚨里擠出一聲低吼。卷腹,抬頭,挺胸。

“124、125、126……”計數聲、掌聲、加油聲越來越響,劉柏強動作越來越遲緩。

“啊——”劉柏強拼盡全力,兩腿向上空蹬數下,手中一滑,跌落杠下。

“126!126!”歡呼聲蓋過營房,劉柏強被汗水模糊了雙眼,但他分明看到,掌心那抹鮮紅,化作漫天彩霞,絢爛得驚天動地。

初夏時節,一紙通知,劉柏強離開海島,走進訓練基地。“特戰精英高手如林,我只是勤務中隊的應急班長。”劉柏強像長江里的魚兒初入大海︰“既興奮,又迷茫。”

1000米綜合訓練第一天,劉柏強吭哧吭哧跑到終點,端起槍來瞄準靶標,準星猶如浮在海浪上,起起伏伏對不準目標。槍聲響起,兵敗陣前,輸得毫無懸念。

“每天一個小目標。”劉柏強脾氣倔強,卻不盲目︰“這些小目標就像海灘上五彩斑斕的貝殼,串在一起,就是士兵突擊的足跡。”

挑戰日益激烈,劉柏強愈戰愈勇。集訓一個月後,120名骨干僅余46人。面對昔日競爭對手的祝賀,劉柏強咧嘴笑了說︰“真正的挑戰,源自戰場,拼盡全力挑戰今天的不可能,才能從容應對明天的戰場。”

印象

強者是磨礪出來的

■福州市支隊教導員 李小勇

沒有天生的強者,強者是磨礪出來的。劉柏強在一次次挑戰和磨礪中證明了自己,讓軍旅生涯充滿意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