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寂寞的海島上,觸摸守島兵的詩與遠方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吳敏 田棟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8-07 02:21

高地

田威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高地,寧德市支隊執勤二中隊班長田威也不例外。

凌晨兩點,田威走上哨位。大風呼啦啦地吹,卷起海浪擊打礁石,腥咸的氣息撲面而來,沖擊著田威的身軀。小島5級以上的大風年均200余天,遇到台風過境,哨樓邊的電線桿都會被刮倒。

但田威屹立在風中,腰桿比電線桿還硬挺。月色如銀,波光粼粼,只有思緒如同跳躍的月光,快速回放青春片段。

初上海島,田威每天都要到二號哨站崗。二號哨位于海島最高處。從中隊到哨樓,要走過一段坑坑窪窪的坡道,再爬上178級台階。那些起起伏伏的坡道和曲曲折折的台階,延伸著田威的夢想。

19歲,田威高考落榜。“人往高處走,你去當兵吧。”父親是名木匠,揚起被機器割斷兩指的大手,指著鳳凰古城的青山秀水說︰“不論今後能飛多高走多遠,別忘了咱山里人腳踏實地的本分。”

新兵連,班長問︰“為啥來當兵?”田威想了想,認真地說︰“入黨、考軍校。”

“當個好兵,才有資格入黨、考軍校。”班長說完,拍拍田威的肩膀。

從新兵到好兵,道路說長也不長。不久,野營拉練,一位同年兵腳上磨起泡,疼得直咧嘴,拖在隊伍最後面。田威一把拿過槍,攙扶著同年兵朝前走。堅持到宿營地,田威抱起同年兵的臭腳丫,用火燒過縫衣針,挑破水泡。“疼不疼?”田威邊貼創可貼,邊朝腳丫子吹吹涼氣。

下連前,無記名投票評選先進。一個班十個兵,九人投票給田威。田威卻把自己手中那一票,投給了別人。事後,有人說他傻。田威笑笑,沒有作聲。時隔多年,田威經常想起那張選票,和填寫選票時滿滿的自信。

第二年,好兵田威光榮入黨。年底,轉改士官,當上班長。日子似乎如同詩人筆下的華章——“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田威不是詩人是軍人。中隊守衛目標是寧德核電站。2013年1月29日,習主席視察武警部隊,通過作戰勤務網絡系統,檢查中隊二號哨勤務。二號哨被命名為“光榮哨”。

春天,上級單位文藝小分隊下海島慰問演出,一個年輕女兵問︰“每天守衛‘光榮哨’,你是否感受到士兵的榮光?”

“士兵的榮光?”田威回答︰“守島兵的日子沒有歌曲中風花雪月的浪漫,只有日復一日鐵馬冰河的堅守。”面對女兵的好奇,田威講述屬于自己的榮光。

“前年,台風來襲,中隊奉命趕往古田縣搶險救災。風大、雨疾、路窪,疏散群眾、轉移物資、災後重建,天天一身汗兩腳泥……看到災區群眾安全,我感受到士兵的榮光。去年,某國際高端會晤,中隊負責外賓酒店勤務。驗證、放行、敬禮,一天,我發現可疑男子窺視哨位,遺留一個黑色口袋,立即上前處置……看到警衛目標安全,我感受到士兵的榮光。今年,上級組織專項教育,我記筆記、寫心得,越學越有興趣。前幾天,我的學習體會《‘178’高地》在某知名公眾號發表了,我感受到士兵的榮光。”

“‘178’高地!”田威想到那篇體會文章,心海泛起一絲遺憾的微瀾︰從軍八年,仍有未能實現的夢想——考入軍校,可誰的內心沒有不曾抵達的高地?

海風又起。田威握緊鋼槍,輕聲哼唱起那首最愛的歌︰“哨位的腳下是潔白的浪花,上哨的那天起就愛上了它,汗水浸透軍裝,烈日曬黑了臉頰,為了萬家燈火這又能算啥……”

印象

堅守者的榮光

■寧德市支隊代理政委 呂佳梁

只要腳步保持前進,沒有什麼高地不可以抵達。田威用士兵的沖鋒,從理想的高地躍上現實的高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