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退役女士官的華彩轉身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輝 許振梅 本報特約記者 汪學潮責任編輯︰宋麗麗
2019-04-02 14:43

訓練間隙,談及從士兵班長到文職人員的經歷,郭青說,從“橄欖綠”到“孔雀藍”,需要跨越的坎兒有很多,但唯一不變的是軍人本色。請關注《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從“橄欖綠”到“孔雀藍”,從士官班長到文職人員,第970醫院高干二科護士長郭青的成長經歷發人深思。請看——

一名退役女士官的華彩轉身

■劉輝 許振梅 本報特約記者 汪學潮

春節前夕,在衛勤訓練場練了一天的野戰醫療隊隊員們剛吃完晚飯回到帳篷,一陣急促的緊急集合號又將大家集結,準備連夜實施跨海機動訓練。正準備向某碼頭開進時,一名駕駛員報告晚飯時剛吃過容易導致犯困的藥物,此時開車隱患較大。現場指揮員李振明臨機點兵,一名沒戴軍銜的女排頭兵毛遂自薦。第970醫院院長李鋼小聲告訴記者︰“她是高干二科文職人員護士長郭青,是個‘有故事’的人。”

郭青嫻熟地駕駛車輛,穩穩跟在車隊之中,儼然是一名老司機。通過搭在碼頭的艉跳板上船時,有的車輛左搖右晃,郭青卻行雲流水般地駛進了客滾船車輛艙。“你不是學護理專業的嗎?開車技術怎麼這麼過硬?”面對記者詢問,郭青講起了她的經歷。

1999年秋天,護校剛畢業的她沒有找到心儀的工作,便到叔叔所在的某駕校學開車。那年冬天,她應征入伍被分到某司機訓練大隊,經過5年磨礪,成了一名技術過硬的老司機。

2004年底,一期士官服役期滿後,郭青還想繼續在部隊多干幾年,但父母希望她退伍到醫院當護士早點結婚。為滿足父母的期望和自己的軍旅情懷,2005年7月她應聘到現在的第970醫院消化內分泌科當護士。2006年全軍首次面向社會招聘非現役文職人員時,郭青憑借過硬軍事素質和出色護理技能,成功競聘為全軍首批非現役文職人員護士,並加入到醫院野戰醫療隊。

“首批非現役文職人員數量少,地位還不算重要。”郭青說,脫下軍裝又回到部隊工作初期,她沒有公開自己曾是士官班長身份。她深知既然選擇在部隊當文職人員,就等于選擇了從零開始,要想得到別人的尊崇,首先要跨越自己心態失衡這道坎。

她說,自己是專科學歷,相對于軍人護士和從社會直招的高學歷文職人員來說,不管是護理理論還是護理技能都存在不小差距。她從自己的短板弱項入手調整心態,時刻把自己當新兵看待。消化內分泌科的護理工作量大、專業性強,為了盡快補齊護理短板,她堅持早來晚走。那時工作績效與獎金掛鉤,一些醫護人員不願意參加又苦又累的野戰醫療隊,郭青卻主動報名參加野戰醫療隊訓練,執行衛勤保障和軍事演訓任務。

2011年,上級組織文職人員護士集訓比武,一些文職人員身體協調能力較差,總是做不好動作,走不好隊列。馬上就到集訓考核評比了,這不僅關系個人成績,還關系醫院榮譽,個別人急得直哭。郭青拿出當班長時帶新兵的勁頭,在操場上手把手教,最終不僅幫助她們順利通過了考核,還使醫院拿到集訓總評第一。那次,她彰顯了士官班長的本色,收獲了同行尊崇的目光。

“要想立足和發展,關鍵是要跨越護理技能這塊短板。”郭青當上文職人員護士後,在科室積累臨床護理經驗,在野戰醫療隊錘煉戰傷救護技能,還參加了多個管理培訓班和自學考試。2010年她不僅取得了護理專業大學本科學歷,還通過競聘考核當上了感染科護士長。

有過士官班長歷練的她,管理科室護理工作得心應手。她在抓護理技能和服務質量時,總是以身作則、率先垂範。一名患者生活無法自理,身上髒、亂、臭,郭青就帶頭為他刮胡子、剪指甲、擦洗身子,並買來換洗衣服和營養品,從家中帶來可口的飯菜為他改善伙食。在醫護人員精心治療和細心護理下,那名患者好轉出院。高質量的服務不僅贏得了患者良好的口碑,也引起了醫院領導的關注。2013年9月,高干二科護士長崗位空缺,經醫院黨委綜合考評,郭青成為最佳人選。

“雖然脫下了軍裝,但軍人本色不能變。”走馬上任高干二科護士長的郭青,在工作筆記本的扉頁寫下這句話時刻提醒自己︰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文職人員,不忘初心。

2016年6月,野戰醫療隊要執行長達3個月的跨區演訓任務,面對夫妻分居、孩子尚小的困難,她將年幼的孩子托付給母親,毅然奔赴千里之外,出色完成了實戰救護演訓任務。

面對患者,郭青總是飽含深情地為他們服務。一位老戰士在戰場上雙耳失聰,她便自費給老人買來寫字板。去年國慶前夕,一位老干部病情突變,她悄悄退掉了帶孩子去部隊找丈夫團聚的高鐵票,經過168個小時持續特護和急救,最終讓老干部轉危為安。老干部握著她的手,感激無比。郭青安慰老干部說︰“我既是軍嫂,曾經也是軍人,照顧好像您這樣的革命老前輩,是我的本分。”

此次冬訓從膠東半島千里挺進東北,負責醫療保障的郭青,並不滿足耗材和被服保障,而是不失時機地參與嚴寒條件下的戰傷救護訓練。記者發現,不管是固定包扎還是傷員搬運,郭青的每一個動作都非常嫻熟,渾身上下無不透著果敢與沉穩。訓練間隙,談及從士兵班長到文職人員的經歷,郭青說,從“橄欖綠”到“孔雀藍”,需要跨越的坎兒有很多,但唯一不變的是軍人本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