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部隊一干就是40多年,難忘22年前新兵連的頭鍋餃子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久辛責任編輯︰宋麗麗
2019-08-05 16:18

吃餃子對于今天的軍營來說,好像已經不是什麼稀罕的事情了,可在22年前的軍營,對于騰格里沙漠的兵們,卻是極其奢侈的。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頭鍋餃子

■王久辛

離“八一”建軍節還有20多天的時候,指導員就站在沙浪尖上對我們新兵說︰“到時包餃子!”

“包餃子!包餃子!包餃子!”我在心里是一連狂呼了三遍。

吃餃子對于今天的軍營來說,好像已經不是什麼稀罕的事情了,可在22年前的軍營,對于騰格里沙漠的兵們,卻是極其奢侈的。那時,我們頓頓都是白菜蘿卜。那天,指導員說了要吃餃子之後,我們天天盼著熱騰騰的餃子端出鍋,然後一口三個地飽餐一頓。那些天,班長把“吃餃子”與日常工作聯系起來。他說內務整不好,不許吃餃子。于是,內務就格外整齊。他下令︰正步走!看著我們走,他會慢條斯理地說︰“優秀的吃80,良好的吃60,及格的吃30,不及格的嘛——那就喝湯吧。”大家笑了起來,班長便吼道︰“不許笑!誰笑不許吃餃子!”

7月31日那天的夜格外漫長,熄燈號吹過一小時了,大家還是沒有睡意。張三說︰“我們家包餃子要放好多香油呢。”李四說︰“香油自然少不了,但最重要的是要有香醋。”餃子蘸香醋,想到那滋味兒,大家都吸溜起口水來。

“別說了,別說了,再說一晚上都睡不成了。”還是班長說了話,大家才不吭聲了。後來,陸陸續續地有了鼾聲;再後來,鼾聲之中便夾雜了一些夢話,“吃餃子,吃餃子,媽媽我要吃餃子……”

“八一”終于來臨。上午工作照舊,訓練、休息、訓練。下午開始,以班為單位到炊事班領餃子餡兒和面粉,任務是︰每班按12個人、每人包80個餃子;餃子包好後,統一送炊事班,由炊事班用兩口大鍋給全連煮餃子。大家動作非常迅速,洗手、和面、 面皮,一個班圍成一個圈兒,一個連圍成十二個圈兒,一圈兒一圈兒地包餃子。令人難忘的是那 面杖,全是玻璃瓶,大頭 面,小頭握在手里當把兒,動作由生轉熟,面皮一個接一個 出,餃子一個接一個包好。有說有笑,像鄉親聊天,似家人談笑,喜氣洋洋。今天想起那場景,我仍禁不住懷念老連隊。

餃子煮出來了,盛了滿滿兩大盆,大家一致同意先給連部送去。戰士們熱情地等待第二鍋。第二鍋餃子還未下鍋,指導員和連長端著先前出鍋的餃子走進大飯堂。連長說︰“俗話說‘頭鍋餃子二鍋面’,咱們連今年新兵補得多,這頭鍋餃子就該新兵吃。”他說著便走到各個飯桌前給新兵們分餃子。新兵們見狀,忙把碗背到身後。這時,班長們也將端去的餃子又端回來。12個班長站成一排,打頭的說︰“咱們連這次在全團軍事訓練奪第一,全靠連首長帶著大家干,這頭鍋餃子無論如何也得讓連首長先吃!”“嘩”,是全連的掌聲。掌聲過後,指導員說話了︰“這頭鍋餃子應該請新戰友吃,他們離開家八九個月了,吃餃子次數不多,再吃不上頭鍋餃子,這讓我們支部一班人咋能過得去呢?”

“大家別爭了,餃子又出鍋了,全連一起吃!”這時,司務長端著新出鍋的餃子,從後面走出來。

後來,我把這事寫進了家信。媽媽回信說︰“咱們軍隊上就是這樣,你要好好在部隊干。”我記住了媽媽的話,一干就是40多年,這頭鍋餃子啊,不知給了我多少力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