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歲月與堅守|守在“星空下哨所”的人,你們還好嗎?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王子冰 段瑋 發布︰2019-09-04 15:00:2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今天故事里的戍邊軍人,守著一個名為烏力杜爾貢的夏季執勤哨所。隨著季節更迭“進點”“撤哨”,他們像候鳥一樣“遷徙”,周而復始。

烏力杜爾貢,隸屬駐守中蒙邊境的新疆軍區可可托海邊防連。因額爾齊斯河流經,可可托海被賦予“藍色的河灣”之名。連隊下轄2個夏季執勤哨所,都以第一任哨長的名字命名。

對他們而言,堅守常常摻雜著辛酸和溫暖的滋味。擺在他們眼前的更像一場搏擊賽,“對手”有惡劣天候,有山高路遠,有孤獨寂寞。站在青春的擂台,他們堅守著、堅持著,每一次駐哨都收獲成長,在他們的軍旅人生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

群山之間,星河璀璨……如今,運送物資保障的直升機定期飛抵這些“星空下的哨所”,替我們送去溫暖的問候︰守在烏力杜爾貢的人,你們還好嗎?

請關注《解放軍報》的報道——

守在“星空下哨所”的人,你們還好嗎?

■王子冰 段 瑋

艱苦與幸福——

每一次“遷徙”,像一場向著星空的跋涉

關上機艙門,載滿物資的直升機轟鳴起飛。

從機窗向外望去,連綿起伏的群山緩緩向後飄移,蜿蜒的額爾齊斯河像一條潔白的玉帶,將千山萬壑緊緊相連。

機翼下,可可托海邊防連被大山環繞,紅色屋頂瓖嵌在青山間,猶如寶石一般奪目。

直升機即將前往的烏力杜爾貢哨所,遠在55公里外的山嶺間。這看似並不遙遠的距離,其實很遙遠——

路險方知遠。烏力杜爾貢是不通公路、不通電話、不通長明電的“三不通”哨所,從連隊到哨所僅有一條盤旋于群山的小路,官兵騎馬前往哨所,常常是眼望一個山頭,卻要走上大半個鐘頭。2014年之前,無論“進點”或“撤哨”都要靠人背馬馱,官兵途中不休息,早上出發,直到黃昏前才能到達。

“盡管有了直升機保障,大多時候官兵‘進點’還是得走山路。”那天早上,指導員賴鵬望向遠處,眼神中流露著牽掛……

原來,當日天剛蒙蒙亮,另一支“進點”分隊,已經在哈薩克族下士、軍馬飼養員薩力哈爾和3名護邊員的護送下,提前出發了——與他們同行的,是直升機無法“運輸”的15匹軍馬——每到季節更替之時,這樣的行程,對于進、撤哨所的官兵們而言,再熟悉不過。

45分鐘,直升機飛越山嶺,抵達烏力杜爾貢。日暮時分,遠方橘色的落日余暉下,薩力哈爾和軍馬的身影漸漸清晰,哨所官兵騎馬迎了出去。此刻,見到他們牽掛了一天的戰友,每個人心里的石頭都落了地。

西陲深山天氣多變,一路上晴雨不定,薩力哈爾身上的衣服濕了又干,干了又濕,汗水的酸味裹挾著軍馬的體味兒……走近這位老兵,“進點”的艱辛如此真切。

“天黑後山里危機四伏,路上一刻不能停歇。”薩力哈爾拴上馬,舀起一勺剛打上來的河水,咕咚咕咚喝了個痛快。此時,他的臉上還有被山風吹干的汗漬,爽朗的笑聲穿透遠山,“4個兵、15匹馬,拋開奔波的艱辛不說,跑前跑後驅趕軍馬,也是個體力活兒呢。”

薩力哈爾回憶,他們曾途經一段斷崖,一側是垂直的峭壁,一側是奔涌的河水,不足1米的狹窄山路僅容1匹馬通行,人騎在馬背之上雙腳都要蜷縮著……

他還說,他最喜歡的43號軍馬,就是在通過這處險隘時犧牲的。

那年往哨所送給養,走到這處斷崖,背上馱滿食物的43號軍馬受到山坡落石驚嚇,後蹄踩空……官兵們眼睜睜地看著它墜落山澗,眨眼間就被奔騰的河水吞沒。這一幕,讓在場的戰友驚出一身冷汗,大家小心翼翼通過斷崖。上士葛嘉含著眼淚回望深谷,急切地問著薩力哈爾,能不能想想辦法救43號?

下馬,沉默,眼前的滔滔江水如同不可逾越的屏障,官兵從未像那一刻般無奈……

入伍5年,薩力哈爾已在“進點”路上的幾處險隘,往返不下10次。在他眼里,走上這條路,目的地永遠比想像中更遙遠,同時也充滿了不可預知的危險。

還有一次,薩力哈爾和戰友騎馬下山接運給養物資,渡河時,軍馬遲遲不肯涉水。薩力哈爾看向對岸,只見一頭成年的哈熊遽然闖進牛群,一巴掌砸下去,一頭小牛瞬間倒地……薩力哈爾和戰友趕忙掉轉馬頭,藏身至附近樹林中,直等哈熊離開才渡河趕路。

那天,直升機往返飛行5次,將人員和物資運送完畢。薩力哈爾說,直升機飛進哨所,帶來更多軍馬馱運不了的物資,與騎馬“進點”的方式相比,今天駐守“星空下哨所”的官兵,幸福多了……

1 2 3

責任編輯︰宋麗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