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從軍16年的戰士,他的軍旅生涯最後3天是怎樣的?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建偉 王昭岳 張豪 張寧責任編輯︰宋麗麗
2019-12-10 10:44

軍人常遇別離事,軍人最諳別離情。

還有3天,陸軍第78集團軍某陸航旅新聞報道員、四級軍士長陳志光,要就脫下心愛的軍裝,離開摯愛的連隊,奔赴人生新的戰場。

最後3天,陳志光想了很多。自2003年12月從湖南省隆回縣入伍以來,他從基層戰士到軍校學員、從裝甲兵到陸軍航空兵,一路筆墨耕耘,16年發表1800余篇新聞作品,先後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

親歷陳志光離隊前3天,看著他告別軍營的一舉一動,感受著他對部隊的真摯感情,記者感動之余,禁不住萌發一個念頭︰為自己的同行也寫一篇新聞,用真實的筆觸記錄下一個普通戰士軍旅生涯的最後72小時,讓所有人都來了解我們最真實最可愛的普通一兵!

請關注《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一位老兵的離隊前3天

■解放軍報記者 劉建偉 特約通訊員 王昭岳 張 豪 張 寧

倒計時2天︰工作經驗成了離別贈言

11月30日早上,天色剛剛破曉,營區內起床號準時響起。吃過早飯,簽完連隊文書捎來的《士官退出現役登記表》,老兵陳志光扭過頭抹了抹眼中的淚花,又徑直鑽進了辦公室。

屋子里,早已擠滿了聞訊而來的新聞報道員,四周擺滿了剪報本、照相機、筆記本。

“再有兩天我就要離隊了,還有一些心得體會,想跟大伙兒交流交流。”陳志光道出開場白。

“如何發現新聞,我總結了幾句口訣︰多看多問多比較,活魚要在基層找,問題入手抓小事,講好故事很重要……”“快門是扳機,取景器是瞄準鏡。拍照片和打靶一樣,必須抓住瞬間機會!”他邊說邊演示,徒弟們頻頻點頭。

隨後,他拿起桌上的《新聞骨干培養計劃書》,在已完成的“如何結合工作搞報道”後面打上鉤,在待完成的後面畫上重重的五角星。

“你已經有了10多年的經驗,他們才剛上路,怎麼能在短時間內全部弄懂呢?”休息間隙,記者和陳志光攀談起來。

“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年初,陳志光就知道,自己年底面臨退役,他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他帶的這些徒弟都能成為“政治過硬、思維縝密、出口成章、妙筆生花”的行家里手。他向領導承諾,就算離開,也要培養出接續的骨干,這樣他才走得踏實放心!陳志光告訴記者,一年來,他已先後結合旅里組織的“黨委支部正副書記培訓”“新聞報道骨干集訓”以及日常匯稿等時機,把相關知識和10多年的業務心得都留了下來,這次正好是最後一課,權當是最後的告別吧!

交談中,記者拿起計劃書細細翻看,只見培養計劃細化到機關、基層營連每個層級報道員應掌握哪些新聞知識、需要達到怎樣的標準等內容,全都具體明確、條理清晰、操作性強。記者不禁感慨︰“觀操守在利害時!這樣的時刻,選擇進退走留,難免思前想後,而眼前這位老兵臨別之際的言行,折射的正是軍人的特質和擔當。”

倒計時1天︰軍功章里濃縮筆墨歷程

12月1日10時,緊急集合號聲響徹營區。所有涉及復轉的戰士在機關樓前列隊,由副旅長鄧以軍下達物品點驗的命令。這是每年老兵退伍前的例行檢查。

流水的兵留下深深的情。陳志光把行李箱、後留包里的東西一件件往外掏,動作很慢。看著空空如也的行李箱,他的心仿佛也被掏空了一般。

1枚二等功獎章、4枚三等功獎章、3個獎杯、35本獎勵證書,加上10本新聞成果匯編、1本個人自傳、1本軍營留念冊,是這名老兵在部隊16年的全部“家當”。而每件物品背後,都凝聚著無數的汗水——

2008年3月,入伍前只有高中學歷的陳志光,把休息時間全部用在琢磨新聞上。別人中午休息,他扛著照相機練拍攝,別人晚上加班回去,他還繼續爬格子。結果,第一年就刊稿35篇,榮立第一個三等功。回首過去,陳志光特別激動︰二等功是2014年立的。那年,他出白山、行黑水,深入全旅各演訓場,文字圖片雙管齊下,刊發新聞近10萬字。

“這是2012年和2017年的三等功獎章;這是編輯幫助修改潤色的標題,也不知道他如今在哪里……”微顫的聲音,飽含了老兵對榮譽的珍惜,對新聞職業的眷戀,可以說,陳志光成長的每一步都與新聞緊密相關,某種程度上,他已經和新聞二字血肉相融、無法分割。

記者打開剪報本和留念冊,看到他不同年份的成果和軍旅照,從當初的百字豆腐塊到如今的千字文,從年輕的青澀到如今的沉穩,這中間就是軍旅生涯帶給他的悄然成長。

“你的工作成績大家有目共睹,領導和戰友都很認可,為什麼不嘗試著繼續干下去?”記者邊看邊道出心中的疑惑。

“從內心感情講,舍不得脫下穿了16年的軍裝,舍不得情同手足的戰友,而且現在待遇高了、風氣好了,老實干活的人越來越吃香。但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盡完忠了,是時候回家盡孝了!”說完這話,陳志光鼻子一酸,扭頭擦了擦眼中的淚花。可以看得出,他表面上平靜淡定,其實內心波濤起伏。

“回家後的工作安排怎麼樣?”“服從政府安排,憑現在安置政策,我相信自己會有一個好的歸宿。我始終認為,曾經新聞戰場上我們是勇往直前的勝者,面對未來的人生挑戰,也會成為生活的強者。”陳志光充滿自信地說。

下午,郵寄完個人物資後,旅里組織向軍旗告別儀式,陳志光作為老兵代表在儀式上發言。當軍銜、領花、胸標一件件摘掉後,唯有胸前這枚國防服役紀念章將陪伴他終生。

晚上,送老兵文藝晚會,一位留隊戰友把他的事跡寫成了快板詞,陳志光用手機拍下了這一幕。“回家想他們了,也好翻出來看一看。”他說。

離隊當天︰揮淚惜別定格戎裝背影

前兩天還艷陽高照的天突然變得陰沉沉,枯葉在風中打著卷兒紛紛飄落,平添了幾分憂傷的氣息。

部隊為離隊老兵軍旅生涯準備的最後一頓飯很豐盛,陳志光卻沒有胃口,草草吃了幾口便回到了宿舍。行李大部分已經打包郵走了,只剩下幾件隨身攜帶的物品,戰友們幫著一件件放進包里,大院內送別的歌曲不時響起︰“送戰友,踏征程,默默無語兩眼淚,耳邊響起駝鈴聲……”

離別的時刻終于還是來了。道路旁、人群擁擠的連隊門口,領導送部屬、戰友送戰友、新兵送老兵,一幕幕感人場景梯次上演。陳志光一步三回頭地跟即將接替他崗位的中士小張反復叮囑︰“搞新聞很辛苦,以後要切記,不能怕吃苦,要坐得住板凳、忍得住苦累,有啥不清楚的,記得來電話……”

“班長,我記住了,您放心,穿上軍裝,您是我的引路人;脫下軍裝,您仍是我的引路人……”听著小張的話,陳志光噙著淚水的眼里滿是欣慰。

“陳志光”“到!”听到喊聲,陳志光一轉頭,發現政委張桂林帶領機關干部出現在他身後。此時,滾燙的淚珠在他臉上打滾,他給了張政委一個結實的擁抱︰“首長,感謝這些年對我的培養。”前來送別的官兵哭得更傷心。看著那一個個以淚洗面的戰友,即便是鐵打的漢子也不能不動容。

陳志光告訴記者,軍旅16年,他當過一炮手、種過菜、上過軍校、當過班長、干過無線電,但時間最長的是新聞報道員,一路走來,一直有人在幫帶他。這份知遇之恩、袍澤之情足以讓他受益一生、感恩一輩子……

在震天的鑼鼓聲中,在戰友們依依不舍的淚水中,車緩緩駛出了營區大門,陳志光徹底與這個揮灑過青春和汗水的軍營告別了。從此,脫去軍裝的他不再是四級軍士長。新聞報道、作戰演習、飛行演練等等這些,也將淡出他的生活。他只是妻子的丈夫、父母的兒子、養育兒女的父親。

歸家旅途中,陳志光在朋友圈發表了自創的《憶軍旅•惜別》,算是對軍旅生活的告別吧。記者摘錄如下︰

青蔥歲月出湖湘,一路北上披戎裝。

摸爬滾打整三月,百姓成兵握鋼槍。

跟隨鐵甲攬硝煙,白山黑水衛國防。

軍校兩載苦磨煉,習武學文啟新航。

一朝走上新聞路,囊螢繼日著文章。

傳經送寶帶徒弟,打磨字句做嫁裳。

閱盡文心千般味,年復一年細品嘗。

塞北草原寫兵事,帳篷方艙睡夢香。

改革大潮連天涌,告別裝甲進陸航。

換羽高飛闢新路,空中勁旅展鋒芒。

一旅四地品使命,北域雲端成課堂。

祖國東極練精兵,烏拉山下迎朝陽。

也曾跟機寫抗洪,落筆千鈞淚盈眶。

崢嶸歲月再回首,激越華章滿紙上。

春華秋實苦經營,獎章證書載榮光。

當年懵懂山里娃,成為營中軍士長。

轉瞬已逾十六載,離歌一曲駝鈴響。

揮手軍旅成歷史,袍澤情深永不忘。

他日耳邊聞戰鼓,硝煙起處赴疆場。

圖片由綦 歡、王志新提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