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你左右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士剛責任編輯︰宋麗麗
2019-12-16 15:48

父愛如山,它曾是我遠行時背後的深深凝視,是我歸來時無私的默默支持。如今,爹老了,我想常伴他左右,成為他痛苦時可以倚靠的寬厚肩膀,就像他當年愛我一樣。請關注今日出版的《中國國防報》的詳細報道——

伴你左右

■王士剛

爹病倒了,這次更嚴重。醫生說如果病情擴散,將會有生命危險。看著72歲的父親躺在病床上,腫脹的臉龐一個勁兒地疼痛抽搐,我的心在滴血。

爹是一名鐵道兵,當兵第二年便入了黨。在幼小的記憶里,我常趴在爹的腿上,听他講“打山洞、填炮眼”的故事。

2000年冬天,有著軍人情結的我入伍來到大西北,成了一名戰風沙、斗嚴寒的火箭兵。記得臨行前一天晚上,就著昏暗的煤油燈,爹耷拉著頭一個勁兒抽著刺鼻的煙卷兒。許久,他捏滅煙頭,挑了挑燈芯說︰“到部隊後要好好干,別老想著回來,爭取入個黨,轉上志願兵,能干多久干多久。”

不負爹的囑托,我在新兵連就榮獲嘉獎。把榮譽和成績寫信告訴千里之外的老爹後,不久我便收到他的來信︰“不要怕苦怕累,和戰友們搞好關系,咱是農村娃兒,髒活兒累活兒多干點,不蒸饅頭爭口氣,給老王家爭臉……”寥寥數筆,飽含爹的愛意與鼓勵。

得知我16年的軍旅生涯即將畫上句號時,電話那頭爹的聲音有些低沉︰“回就回吧,十多年時間也不短了。”我明顯听出,爹很失落。

為了離家近點、平時便于照顧年邁的爹娘,我應聘到漯河軍分區成為一名職工。看到我又進了部隊機關工作,那幾天爹高興得手舞足蹈,還時不時哼上幾句戲詞兒,驕傲地說︰“咱家就是和部隊有緣……”

“就你娘一個人在家,不知道會喂牲口不,還得照看兩個院子,地里的麥苗也不知道長得咋樣……”我正趴在爹的腳頭小憩,睡意蒙中突然听到爹的聲音。

揉揉眼楮,借著病房外傳來的微弱燈光,只見爹穿著病號服坐在床邊,孤零零地望著窗外。“爹,是不是傷口疼了?”我給他披上襖,輕聲地問。“不礙事,我就是坐會兒。”爹說。我看看時間,凌晨2點35分。

爹原本就有糖尿病,這次又患間隙性感染,口腔內開了兩次刀。每天清洗換藥,雖說只有短短十幾分鐘,但對爹來說都是一次考驗。這時,我會在一旁為他鼓勁兒,轉移他的注意力,並及時擦去吐出來的膿水。

炎癥與糖尿病並存,最令人發愁的就是吃飯問題。一日三餐,我和爹總會為吃什麼而爭執一番。每次,我都像哄小孩子一樣輕聲細語陳述利害,爹這才听從我的“指揮”。

父愛如山,它曾是我遠行時背後的深深凝視,是我歸來時無私的默默支持。如今,爹老了,我想常伴他左右,成為他痛苦時可以倚靠的寬厚肩膀,就像他當年愛我一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