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有堅守的美,寂寞有寂寞的甜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桑林峰責任編輯︰楊紅
2015-08-04 02:28

鑄驚天事業,當擁有精神核能。

升九天之上,須九地之下深潛。

走進“東風第一旅”、第二炮兵某洲際戰略導彈部隊,不僅能體味他們深山鑄劍、潛心礪劍、敢于亮劍的豪氣干雲,更能品味當代軍人堅守的美、寂寞的甜、奉獻的樂。

這個時代,很多人想著一曲成名、一夜暴富,風流青春、激越人生,火箭兵卻甘願蟄伏大山、堅守平凡。

這個時代,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炫酷的裝扮很流行,自由的生活很時尚,子弟兵卻甘心遠離塵囂、守望和平。

這是兵的高尚,也是兵的責任。當了25年兵的一級軍士長、深山“哨長”趙平普退休時,久久摩挲著哨所前的山石不願走︰“我走了,這個崗位不能缺,再孤獨再寂寞也得有人守。如果組織需要,我願再守25年!”

誓言無聲,雷霆萬鈞。在堅守中欣賞寂寞的風景,自己就會漸成動人風景;在平凡中孕育沉默的力量,自己就會鑄成驚天力量。

導彈發控台號手康平,“判斷信號一眼明、分辨口令一次清、操作按鈕一摸準”,打出了兩個型號洲際導彈的最佳歷史精度,人送綽號“金手指”。

導彈吊車操作號手李江偉,能在夜暗條件下,借助鋼絲繩表面油跡微弱反光,使龐大彈體一次定位對準中心點,成為赫赫有名的“神吊手”。

導彈瞄準號手文熙俊,崗位涉及天文、光學、電子等多個學科,為啃下專業操作技能這塊硬骨頭,手上磨出厚厚老繭,導致指紋系統無法識別,卻也練出了響當當的“神瞄手”。

這就是“四有”新一代革命軍人忠誠的堅守,沉靜的硬功,寂寞的收獲。

為什麼他們不戀鬧市鑽山溝,腳踏雷火不後退,面對死神不低頭,因為有肝膽、有擔當、有血性,甘心做沉默的砥柱,用無窮的力量鍛造大國長劍。

為什麼他們守著清貧談富有,拋灑青春不吝嗇,豪飲孤獨當美酒,因為有信念、有激情、有使命,一心做堅強的基石,用堅毅的臂膀托舉和平夢想。

堅守深山奉獻,可謂是“血一滴一滴慢慢流”。在戰爭年代,像董存瑞、黃繼光那樣把血一下子流盡是一種偉大、一種崇高;在軍事斗爭準備時期,甘做寂寞堅守人,甘為深山守護神,讓青春燃燒生命,讓奉獻熔鑄使命,讓“血一滴一滴慢慢流”,也是一種品質、一種大愛。

理解人,是需要境界的。忠誠能把守護變成永恆,干事能把寂寞變成享受。軍人的堅守、孤獨和奉獻,展露出一種別樣的美。正是一個個軍人的生命燃燒、青春堅守、無悔選擇,成就了一個國家的尊嚴和力量,鑄就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巍巍長城、烈烈風骨。

“誰終將聲震人間,必長久深自緘默;誰終將點燃閃電,必長久如雲漂泊。”用我們的寂寞和堅守,換取山外的繁華,萬家的燈火,不是很幸福嗎?!用我們的陣地和神劍,守望和平的天空、民族的復興,不是很充實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