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探營∣37名種子選手整體“外嫁”的前前後後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科進  奉雷  宋海軍責任編輯︰楊紅
2017-04-18 04:07

2017年的這個春天,一個令共和國軍人難以忘懷的季節。調整、轉隸、移防、交流……隨著一聲聲“足音”漸次叩響,“脖子以下”改革拉開了恢宏之幕,而其中的故事,便是強軍征程中那一朵朵奔騰跳躍的“浪花”,生動而鮮明。

仲春時節,南國楊柳輕拂,解放軍報記者踏訪幾座軍營,采寫了一組稿件——《听官兵講故事》,以故事承載基層官兵在這一歷史節點的家國情懷,記錄他們的所思所盼、切身感受。這些故事,不僅是一個人、一群人的烙印,更是一個時代的烙印。

請看今日的《解放軍報》文章《37名種子選手整體“外嫁”記》——

集訓隊成立大會現場。對以集訓隊為骨干組成的一支導彈新軍而言,這張照片很有紀念意義。這一幕,清晰地標注出這支新生力量誕生的第一個足印,他們的歷史從此開始書寫。曾志球 攝

要不要為兄弟單位培養骨干?是算單位的“小賬”還是改革的“大賬”?

37名種子選手整體“外嫁”記

■解放軍報記者 張科進 特約記者 奉雷 通訊員 宋海軍

“請轉告集訓隊的同志們,讓他們不要擔心後路問題,安心學習。”3月底,火箭軍某導彈旅政委陳永華在電話中,向某新裝備集訓隊教導員徐建偉通報了好消息,“上級機關對集訓隊的同志很關心,專門下發通知要求,將你們作為組建新單位的骨干整體移交。”

放下電話,陳政委如釋重負。前不久,一紙命令拉開了該旅轉隸的大幕,而此時正在科研院所、裝備廠家跟學跟訓的集訓隊隊員卻在心里犯嘀咕,擔心自己的前途後路受影響。一連幾天,都有人打電話到陳政委辦公室了解情況。

他們為什麼會擔心?這事引起了記者的好奇。順著這條線索采訪,一個感人的故事慢慢浮現出來——

幾個月前,該旅原所屬單位領導在電話中告知,未來將以他們為基礎組建一個新型裝備單位。上級要求該旅黨委緊前思考,尤其要做好新裝備人才的準備工作,至于具體細節,由旅里根據單位實際情況統籌把握。

要不要立即成立集訓隊?這個問題在該旅引起了爭議。有的官兵認為,改革當口,穩字為先,這個時候不能橫生枝節,建議等“脖子以下”改革過後再干更穩妥;有的官兵則覺得,這項工作上級並沒有硬性要求,何必自找麻煩;也有官兵建議,要不先做一些“務虛”的工作,對上級好有個交代;更有官兵坦言︰為兄弟單位培養骨干,很可能賠本還賺不到“吆喝”,很不劃算。這事即便不干,上下都能夠理解,也不會有人責怪。

“如果只算單位的小賬,確實是越算越不劃算。但算一算戰斗力的大賬,那麼壓力再大,困難再多也得干。”旅黨委會上,“一班人”就這個問題統一了思想。幾天後,新裝備集訓隊的籌組方案就擺到了旅領導的案頭。

單位要發展,關鍵在人才。有人提議,集訓隊遲早要“嫁”出去,能不能借機分流一些人員……

對這種“甩包袱”言行,該旅領導進行了耐心引導和批評教育,隨後將一批素質過硬的骨干配備到集訓隊。

集訓隊隊長姚清華是該旅副總工程師,徐建偉是政治部組織科科長,兩人一文一武,都是全旅數得著的優秀人才。

來到該旅的第二天下午,記者在集訓隊宿辦樓見到了徐建偉,此時他正組織幾名留守人員學習新裝備知識。交談中,徐教導員從抽屜中拿出一份人員名冊說,所有人都是旅里各專業的骨干。當初選拔這些骨干時,旅黨委專門強調,在尊重個人意願的基礎上,放手挑選。

技術室主任張翊安專業技術精湛,擁有多項科研成果,是名副其實的專業“大拿”;黃君明、周霞兩口子,是旅里好不容易從地方航天科工集團挖來的專家,集訓隊將夫妻倆雙雙挑走;導彈發射車司機培養周期長、技術要求高,集訓隊挑走的三級軍士長陳玉章,四級軍士長劉軍朋、文明等人,都是技術精湛的老司機;資深的修理骨干,二級軍士長喬方強,也“嫁”到了集訓隊……

盡管愛才如命的旅長查顯發有千般不舍得,但在集訓隊成立那天,他的表態毫不含糊︰“我們不僅要把最俊的‘閨女’嫁過去,還要準備一份厚禮‘陪嫁’。”

集訓隊成立後,旅里又馬不停蹄地與上級機關和工業部門聯系,先後將30名隊員送到武器生產廠家和導彈試驗一線學習。由于正好趕上部隊轉隸,有的同志因此產生了憂慮情緒,怕“娘家”不管,“婆家”不要。該旅黨委一邊做好大家的安撫工作,一邊將集訓隊的工作情況上報。新單位黨委對他們的做法給予了充分肯定和好評,于是便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記者返京後,政委陳永華專門打來電話︰“集訓隊的37人已離開旅隊序列,一切正常。”話語中,有不舍,也有由衷的祝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