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聯賽制”考核,考出了什麼?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衛東  劉瀏  彭永敖責任編輯︰楊紅
2017-08-08 03:01

初夏時節,南國腹地。火箭軍某導彈旅一場場訓練考核梯次展開,或“地下龍宮”,或密林深處,“考為戰”驅動“練為戰”的演兵場面如火如荼。

按說,大規模的訓練考核往往都在年底,為什麼這個導彈旅現在就揮舞起考核的“指揮棒”?

面對記者的疑問,該旅旅長張鴻道出了一個新名詞——“聯賽制”。

“所謂‘聯賽制’訓練考核,就是借鑒球類職業聯賽換算積分、成績累加、動態排名的原理模式,對訓練進行考評的一種方法。其最大特點是按訓練階段貫通全年,既有‘常規賽’‘季後賽’,還有‘總決賽’,但每次都是綜合考核,只是內容比重不同。”

一場訓練考核“風”,從春刮到冬,效果究竟如何?記者在采訪中發現,“聯賽制”訓練考核在該旅實施兩年來,考核衡量實戰化訓練質效的標尺更加清晰,從營連官兵到旅領導,普遍對訓練考核的理解更加深刻,“考核就是打仗”的觀念越樹越牢。更令該旅官兵們引以為傲的是,“聯賽制”訓練考核主要做法,已被寫入正在編修試訓的火箭軍訓練大綱。

衡量一支部隊戰斗力水平,戰時靠打仗,和平時期離不開考評。放眼全軍,“訓練就是打仗”這一口號喊了多年,但實現起來並不容易。用該旅領導的話說,不妨在考核上用點真功夫,以考之嚴推動訓之實,進而實現“戰斗力動態檢驗”和“戰斗力貢獻率”精準量化。這,也是他們推行“聯賽制”訓練考核的初衷。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火箭軍某導彈旅組織實裝操作訓練考核。劉王虎 攝

“聯賽制”考核,考出了什麼?

——火箭軍某導彈旅創新考核模式推動實戰化訓練的調查與思考

■記者 王衛東 通訊員 劉瀏

●訓考分離︰專職考官隊伍執考演兵場

●全面全程︰訓練考核不再一考定乾坤

●問題倒逼︰“要我訓”變為“我要訓”

考場拿高分,戰場上就能打勝仗嗎

“當了11年兵,頭一次遇到這樣考。”

說起兩年前的那一幕,上士邵甲猛依然有點激動︰2015年初,火箭軍某導彈旅推行“聯賽制”訓練考核,官兵們如往常一樣,信心滿滿準備“應戰”即將到來的專業理論考核。孰料,考核時發下的試卷竟是一張白紙︰主考官、旅導彈專家趙心宏走進考場,用粉筆在黑板上現場書寫出一份“考卷”。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不少題目不但沒見過,還要求現場操作、故障處理……”結果,此次考試,許多過去屢拿高分的官兵跟邵甲猛一樣,都考砸了。

一營二級軍士長龍永華說,過去專業理論考核,只需將專業題的題庫“復制”到腦子里,考個高分不在話下。

此時,“龍永華們”只看到了“聯賽制”訓練考核的“不同”,以為如此考只是一時“心血來潮”,還沒完全理解旅黨委的深意︰考核高分不等于戰場高能,解決分值與能力不對等問題,必須從解決如何考開始做起。

“‘高分低能’現象,在戰場上是要吃苦頭的。”對此,時任二營二連連長陳政感受頗深。

那次,二營以專業訓練考核成績第一的身份,隨該旅首次千里機動跨區參加“紅藍”對抗演練,陳政帶領先遣分隊率先進場。

未承想,長途跋涉立足未穩的他們,接連遭到空中偵察等實戰“洗禮”,不少官兵自亂陣腳、失誤頻頻,導致首戰失利。

“考核是訓練的‘度量衡’,更是訓練的‘風向標’”。旅政委戴偉德坦言,這次對抗演練栽了跟頭,表面上看是訓練出了問題,實質是考核出了問題。以往考核習慣于“單項課目反復考、單個流程走到底”的自訓自考、自我評價模式,動態檢驗戰斗力底數很難實現。

創新訓練考核模式迫在眉睫,既有敗局牽引,更有現實考問。在該旅,作訓部門往往一手拿訓練計劃、一手拿考核計劃,某種意義上相當于自己“左手跟右手掰手腕”。

考核,本就包含“為難”之意,以往考官與被考者,似乎都明白怎麼考更為合理,但總缺那個站出來做的人。推開“聯賽制”,他們采取的第一項舉措,就是抽組技術、訓練、紀檢骨干等組成專業考官隊伍,並依托旅教導隊成立考核辦,專職負責訓練考核,徹底實現訓考分離。

2015年第二季度考核前,該旅訓考辦借鑒高考封閉集中出題的模式,組織專家和考核骨干,考核前在教導隊封閉一周設置考題。旅參謀長王志彬說,套路一變,當時部隊一下就緊張起來了。

考瞄準數據判讀,釋放放射源干擾瞄準儀,逼著號手分析排故;考筒態垂直測試,傳感器被事先調撥,逼著指揮員應急應變……

專職考官在考場上頻頻“唱黑臉”,使得訓練考核的“意料之外”越來越多,“意料之中”越來越少,倒逼著官兵們真正設身戰場思考問題,對表實戰改進訓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