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受傷的他,為何被稱為神駕“金手指”?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宋海軍 宋瑋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7-11-07 03:27

駕駛室內,一位瘦高個眼楮死死地盯著賽道,兩手握著方向盤的姿勢卻有些獨特︰左手翹著拇指,右手翹著食指。

“嗶——”一聲哨響,說時遲那時快,踩離合、換擋、給油……數個動作一氣呵成,平柴車猶如脫韁野馬躥了出去。一個急速轉彎,平柴車瞬間漂移,穩穩停在對向車道。掛入空擋、拉上手剎、拔出鑰匙……收尾還是翹指頭的銷魂動作。

走出駕駛室,瘦高個徑直來到車輛維修考場,翹著兩指頭檢測、拆卸、組裝,最終讓趴窩裝備“起死回生”。

比武結束,現場公布成績,瘦高個成了大贏家,一舉拿下駕駛和維修雙料冠軍。

瘦高個叫王晶晶,是火箭軍某導彈旅一名駕駛員,翹指並不是賣萌耍酷,也不是痼癖難改,而是受傷後留下的後遺癥。

2016年10月,旅千里機動,從溫暖如春的南國,來到冰天雪地的東北,參加紅藍對抗演習。

進場即開戰。是夜,旅緊急組織戰場轉移,王晶晶帶領班組對掛車進行脫鉤卸載,夜黑風高天寒,大家全靠經驗默契配合。

“ ——”就在這時,掛車連接處螺栓突然斷裂,1.5噸重的大家伙猛然掉落下來,砸到了王晶晶的左手拇指和右手食指。

鑽心的疼痛從腦門通到腳底。王晶晶狠狠咬著牙,卻沒一絲聲響,他用瘦弱的身軀硬生生地頂住掛車。掛車卸載到位,他的兩手已滿是鮮血,左手拇指前半截被壓扁,右手食指骨頭斷裂。

緊急送醫,連夜手術,斷骨終于復位成功,手指算是保住了,但手指神經卻無法完全修復。一個月後,在王晶晶再三請求下,他帶著沒有太多痛感的左拇指和不能彎曲且痛感強烈的右食指回歸訓練場。

此時,臨近退伍季,連隊考慮給王晶晶評定殘疾等級,並準備安排他退出現役。

“晶晶,只要評上殘,復員回家也能有個保障。”連隊領導動情地說。

“我手指沒問題,絕對不會影響訓練的。”其實,王晶晶知道領導留了半截話,怕他受傷的手指給他在部隊的生活訓練帶來不便,特別是對一名駕駛員來說,手傷是致命的。

“就算手指斷成兩截,我也會成為旅里響當當的金牌駕駛員!”王晶晶越說越激動。

王晶晶平時表現突出,是單位骨干,連隊領導也舍不得他。最終,王晶晶留了下來。

留下來可不是養老的。王晶晶早把醫生叮囑的靜養期拋到九霄雲外,拿出曾蟬聯旅金牌駕駛員的勁頭,從模擬駕駛器材開始重新練起。以往5根手指形成的習慣動作,現在必須用4根指頭,之前一些隨心所欲的操作動作,現在卻格外別扭費勁,不是力道過了就是準度差了。排擋和手剎之間空間狹小,稍不注意,右食指就會觸踫到硬物,每一次觸踫都伴著疼痛。

“旅里不乏和我一樣‘從零開始’的初學者。”失落難熬的時候,王晶晶用旅里被分流轉崗的戰友激勵自己,“那麼多人都要重新走上新崗位,都會成為‘新號手’‘門外漢’,沒有一點狠勁怎麼能當改革的實干派?”

兩只手指上的累累傷痕,再次見證了王晶晶的鐵血擔當。一次,在檢修車輛發動機時,他的左手拇指不慎被鐵片劃破,他卻毫無痛感,直到流了一攤血,在旁人提醒下,他才發現自己受了傷。

功夫不負苦心人。不久前,在全旅駕駛和維修專業比武考核中,王晶晶再次榮獲金牌駕駛員,還摘得維修課目冠軍,一時間在全旅上下傳為佳話,也被大家贊為“神駕‘金手指’”。

(圖片攝影︰程凱飛)

心聲

堅持就會有奇跡

■王晶晶

如果你足夠堅強,就算是在人生逆境,世界也會為你打開一扇窗,讓你去放飛夢想、展翅高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