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馬,並不像想象中那麼威風凜凜,不信請看他們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進黨 陳小強 岳小琳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7-11-13 05:01

在人們的印象中,騎兵早已在我軍現代化演變進程中悄然“謝幕”,但由于特殊的地理環境和任務需要,火箭軍某旅仍保留著一支騎兵連,擔負高原巡邏任務。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該連官兵進行乘馬斬劈訓練。陳小強 攝

駿馬翩翩西北馳

——火箭軍某旅騎兵連科學開展騎術訓練微觀察

■李進黨  陳小強  岳小琳

策馬揮刀,高原秋點兵。

陽光下,只見一名上士躍身上馬,沖刺、橫刀、策馬、劈刺……一套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在人們的印象中,騎兵早已在我軍現代化演變進程中悄然“謝幕”,但由于特殊的地理環境和任務需要,火箭軍某旅仍保留著一支騎兵連,擔負高原巡邏任務。

騎馬,並不像很多人想象中的那麼威風凜凜,而是隨時伴有危險。進行騎術訓練時,稍有不慎就會出現馬驚、套鐙等險情。再難再險,但只要是訓練,官兵從無二話。轉體、倒立、側手翻、單腳站立……騎兵連自創的馬上體操,是每次開展騎術課目訓練前的熱身運動,既能增強騎兵身體的柔韌性和平衡性,也能使軍馬逐漸適應訓練場地。

基礎不牢,地動山搖。要想上馬,馬下的功夫得做足。剛接觸騎術,開始兩個月,官兵每天要騎4個小時牆頭,左搖右晃感受重心平衡,並習練馬上技能。有些人大腿內側被磨破了,好了再磨,直到生老繭、磨不破,再換成馬步蹲襠姿勢,雙腿緊夾小凳,左右劈刺。

在騎兵連,幾乎每個人都被馬摔過,落馬更是家常便飯。新馬不服管,老馬欺新兵,在戰士與戰馬之間,彼此只要有一個具備“新”這個要素,那就意味著即將開始一場“征服”與“被征服”的較量。如何最大程度保護自己?該連結合多年訓練經驗,經常性組織“摔馬訓練”——當馬受驚等意外情況發生時,迅速抱緊馬脖子,雙腳松開腳鐙,順勢下馬並抱頭翻滾,避免被摔傷和踩傷。

一次訓練中,戰士張樂突然從馬上摔下來,他一個蜷身下順勢抱頭,起來後上前拍拍馬頭,再次翻身上馬。“2013年,我剛到騎兵連,兵是新兵,馬是新馬。”張樂回憶說,剛坐上馬背,馬就把他甩下去了,他左腳也被馬鐙崴了一下,當時就腫了起來,路走不了,連鞋帶都系不上。

大學生士兵鄭磊的搭檔是軍馬“小火箭”,不曾想第一天訓練“小火箭”就給鄭磊來了一個下馬威,這一摔把鄭磊摔老實了。他開始腳踏實地練起了馬術,後來,他連續在比武場上取得好名次,與“小火箭”的戰友情也與日俱增。連隊將他的一些經歷和經驗拍成短片,供其他戰友借鑒學習。

要想成為一名優秀的騎兵,還有一項訓練必不可少,那就是學會使用軍刀劈刺。由于新騎手臂力不足、騎術欠佳,如果直接上馬練習揮刀難免會出現閃失,于是騎兵們發明了斬劈練習“三部曲”︰先平地,再騎牆,最後上馬。平時練習軍刀的劈刺,需要站在地面上,連續揮舞軍刀進行劈刺,每一次刀揮下去都要听到風聲。一天下來,重達20斤的軍刀足以讓人腰酸背疼,沒有良好的體力根本堅持不下來。

就是在這樣日復一日的訓練中,一茬茬高原騎兵把技藝練得爐火純青。戰士蔣榮兵第一次進行騎術訓練時,看著高大威猛的戰馬無所適從。幾位老班長為他又是講解又是示範,可是膽怯的蔣榮兵無論如何都不敢上馬。在連隊的科學訓練下,這位南方小伙子成了地道的高原騎兵,就連駐地周圍長年與馬打交道的牧民都對他的騎術贊不絕口。

騎兵給了軍馬靈魂,軍馬給了騎兵體魄。“騎馬10分鐘等于普通按摩一萬次的效果,騎馬半小時相當于打一整場籃球賽所消耗的熱量,長期騎馬可以開闊視野、舒緩心情,還能夠磨練意志。”騎兵連所在的勤務站主任王建偉用一組科學數據舉例。

“保留騎兵不能有保留思想,原始裝備不能原地踏步。”該旅政委楊勇的話精準地說出了騎兵連官兵的心聲。結合高原實際,連隊組織官兵探索總結出草地偽裝、乘馬圍追堵截、抗眩暈以及抗缺氧生存等15種訓法。現在,全連官兵熟練掌握了乘馬超越高寬障礙物、乘馬射擊、乘馬斬劈、控馬臥倒等實戰需要的7項高難度動作和技能,為高原巡邏打下了堅實基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