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每位退伍老兵臉上都盡情演繹著“表情秀”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通年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7-12-04 03:06

摘領花肩章、告別軍旗、戴紅花、送站、擁抱、揮別……此時此刻,在汽車站、在火車站、在人頭涌動的候機大廳,一幕幕送別老兵的感人場景次第上演,一個個老兵離別的背影定格成永恆的群雕……是的,此時此刻,你我的手機正在被老兵退伍季流淌的熱淚和遠行的背影“刷屏”。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退伍季,那永恆的背影

■王通年

又是一年退伍季。

退伍紀念光盤、簽名迷彩服、老兵倡議書……此時此刻,諸多帶著離別紀念標簽的物品,正在軍營上演著一場場集體“收藏熱”。

激動、傷感、失落、痛哭……此時此刻,在《送戰友》旋律、戰友兄弟祝福的背景聲里,每一位退伍老兵的臉上都盡情演繹著“表情秀”。

摘領花肩章、告別軍旗、戴紅花、送站、擁抱、揮別……此時此刻,在汽車站、在火車站、在人頭涌動的候機大廳,一幕幕送別老兵的感人場景次第上演,一個個老兵離別的背影定格成永恆的群雕……

是的,此時此刻,你我的手機正在被老兵退伍季流淌的熱淚和遠行的背影“刷屏”。

倘若我們有一個能俯瞰神州大地的鏡頭,我們便會在一遍遍定格回放中發現,那些灑淚揮別軍營的背影,是何等不舍離開甚至比家都要熟悉的營盤,是何等珍惜退伍離隊前的最後時光——

天剛蒙蒙亮,空軍某旅四級軍士長李春曉悄悄起床,奔向車庫,他要再親手擦拭一遍心愛的裝備車。16年來,他駕駛著這輛車上高原、入荒漠,東西馳騁、南北轉戰。某種程度上,他已經和它血肉相融、無法分割。

已是子夜時分,火箭軍某部工兵分隊老班長馬冬冬凝視著手中的“離隊時間表”出神。他在已完成的“跟何健飛講解示範焊接”等事項上打鉤,在待完成的“幫帶趙鵬使用氣割”等事項上畫上重重的五角星。離隊倒計時的日子里,這位老兵惦記著把自己的絕活向戰友傾囊相授……

老兵李春曉和馬冬冬的“離隊進行時”,只是我們在那長長的背影隊列里隨機放大、定格的兩個鏡頭。

在“學老兵、贊老兵、送老兵”等一條條橫幅、一張張標語、一塊塊黑板報所營造的氛圍下,在離愁別緒裹滿每一個角落的空氣中,軍營以各種方式送別退伍老兵,退伍老兵也在以各種方式道別軍營。

在南沙礁盤,退伍老兵們面向國旗進行最後一次宣誓;在雪域高原,退伍老兵們最後一次為入伍時栽下的樹苗澆水;在大漠戈壁,退伍老兵在演練的間隙寫下了對連隊對戰友的溫暖寄語;在祖國的邊防線上,退伍老兵們最後一次巡邏,並虔誠地擦著每一塊界碑……

正如一位詩人吟唱的那樣,“進入退伍季的老兵,像莊稼地里揮著鐮刀的老人,忘我地收獲著注滿汗水與希望的果實,絕不遺漏半分”。

他們再站最後一班崗,吻別珍愛的哨位;再拉一拉戰友的手,道一聲兄弟珍重;再撫摸一次榮譽室里的獎狀、獎杯,銘記連隊光榮歷史里屬于自己的點滴參與……

此時此刻,離別的淚水映照著退伍老兵們曾經揮灑過的汗水。那汗水,澆灌在他們燃燒的青春年輪里,也注滿在一支軍隊前進的足跡中。

讓我們向告別軍營、即將遠行的老兵背影致敬。我們當銘記——這些背影,還曾是在沙場沖鋒的背影,還曾是在閱兵方陣中接受祖國和人民檢閱的背影,還曾是奔赴在搶險救災一線的背影……

每一個退伍老兵的背影里,都有一段段精彩的故事,那是中國夢、強軍夢的一部分。他們留給軍營的是永恆的背影,軍營留給他們的則是永恆的背景。

這幾天,一位退役老兵在朋友圈寫道︰“多少年過去了/每當國旗升起或軍旗飄揚/我的右手總是不由自主地舉起/仿佛那出征的戰袍從未脫去/原來,這綠色的生命/早已在我的骨血里生長……”

是的,軍旅生涯的履歷、軍營熔爐的鍛造、戰友情誼的發酵,此刻成為最重要的財富,裝進老兵人生再出發的行囊。

背影終將遠去,但老兵卻從沒有遠去。

冬日,拉薩,某營區角落。40多年前,一群剛剛入藏的新兵,在這里親手種下了一棵棵小樹苗。如今,小樹苗長成了參天大樹。傲然挺立的大樹下,一隊剛剛入伍的新兵正精神抖擻地訓練。

千里之外的另一個營區,一場“老兵退伍、新兵授銜”儀式正在舉行。新兵王志剛的手剛踫到中士胡鐵肩上的軍銜,淚水就忍不住奪眶而出。

“班長,自從那天听您講在魯甸抗震救災的故事,我就知道您對這身軍裝是多麼的熱愛。請您放心,我也會像您一樣熱愛身上的軍裝……”听著王志剛的話,老兵胡鐵噙著淚水的眼里滿是欣慰。

老兵走了,但他們栽下的樹終將長成參天大樹,他們帶過的兵終將成為老兵。

拉開退伍老兵遠行背影的時代“景深”,我們看到——一棵棵老兵之樹年復一年的生長,一代代兵的接力與傳承,正是強軍興軍征程上最動人的風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