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營長孫東風的“小年夜”,是在坑道里過的

來源︰新華社作者︰張選杰 李兵峰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2-09 19:50

工程營長孫東風的“小年夜”

今年2月8日,是中國傳統的小年。夜幕降臨,突襲而來的寒潮,讓深山中的火箭軍某國防工區像冰凍了一般,人穿著軍大衣還覺得寒氣直往骨子里鑽。

晚7時,每日例行的安全誓詞活動後,一隊導彈工程兵又朝著工地出發了。帶隊的孫東風說︰“為了趕工期,讓陣地盡早形成戰斗力,我們官兵分成兩撥,全年施工實行‘兩班倒’,現在是去上夜班。”

孫東風是火箭軍某工程旅四營營長,從1998年入伍後,他一直堅守在國防施工一線。20年來,他隨部隊參與完成了10多個重大國防工程建設任務。

“今天晚上要爆破,不到現場我不放心,就和副營長換了個班。”白天一直帶領官兵鑽眼、裝藥的孫東風說,“我的名字中踫巧有個‘東風’,父親是個鐵道工程兵,當年送我進火箭軍當兵,就是夢想讓我送東風導彈飛天,沒想到現在成了為它築巢的人。”

到了工地,只見一條正在掘進的坑道,不斷向大山深處延伸。“對我們導彈工程兵來說,施工就是打仗、陣地就是戰場。近期遇到不良地質,我們各個班組不能蠻干,要講方法、搞創新,還要注意做好安全舉措,確保萬無一失……”孫東風簡短有力的動員和工作部署後,官兵們井然有序地奔向各自工位。

孫東風所在的導彈工程部隊,擔負特殊的使命任務,數十年來為共和國築起了一道道“藏得住、打不著、抗得住、摧不毀”的“地下長城”。

“為了建設能打勝仗的地下工程,導彈工程兵天天與大山為伍、與岩石為伴,經常遇到塌方、岩爆等情況,還隨時面臨泥石流、山體滑坡等各種危險。”四營教導員盧水清說︰“我們這些帶兵的人,晚上從來都不鎖門。尤其是遇到不良地質、惡劣天氣時,睡覺都恨不得睜著眼。”

10多年前,當時任排長的孫東風,隨部隊在一處工區施工,遇到連續的特大暴雨。一天晚上,雷雨交加,睡到半夜,他敏銳地感到會有危險,趕緊叫醒全連官兵。剛撤到安全地帶,肆虐的泥石流一泄而來,將臨時宿營地席卷而空。

曾經在施工過程中降服了一個個“攔路虎”的孫東風,在工地上是最忙碌的人。一晚上的時間,他一會到被覆分隊檢查施工質量,一會到掘進分隊查看進度,像個不知疲倦的陀螺轉個不停。

“你別看營長長得五大三粗,可是一進工地,心就細得跟針一樣,總是不停地提醒安全、糾正操作、傳授技能。”跟隨孫東風奮戰多年的一排副排長、四級軍士長陳琳說。

坑道里的鏖戰如火如荼,轉眼間就到了凌晨。炊事班給大家送來了夜餐。最後一個打餐的孫東風,捧著一大碗邊吃邊說︰“施工體力消耗大,如果不補充點,後半夜就沒法堅持。”夜餐後,稍微休息了一下,他又帶領官兵們干了起來。

“轟!轟!轟……”一切準備就緒後,坑道里響起了一連串的爆炸聲。余煙還沒散盡,孫東風就帶領幾名骨干進去查看情況。看到一切順利後,終于放下懸著的心,又指揮官兵開始進行下一道施工工序。

一夜無眠。9日早晨,當一身泥土、滿臉粉塵的孫東風,帶領官兵拖著疲憊身子走出坑道時,一道道陽光肆意地灑落在他們身上,大家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每次曬曬太陽,對于我們這些整日呆在坑道里的導彈工程兵來說,也是十分奢侈的。”一路疾走的孫東風說︰“走,趕緊回家,媳婦和女兒肯定早早在等著呢。”

(新華社北京2月9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