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軍營︰號手就位,倚天長劍護神州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廣照 王衛東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2-18 03:26

號手,是戰略導彈部隊對一線操作官兵的特有稱謂。號手就位,標志著導彈發射操作流程馬上開始,也意味著引弓長劍即將出鞘。訓練間隙,發射一營一連下士闕永超坐在新型發射戰車上,滿臉自豪向記者介紹,不久前,作為指揮通信號手,他與其他號手密切配合,親手將一枚新型導彈送上藍天,精確擊中靶標。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春節前夕,記者一行來到火箭軍某新型導彈旅,感受火箭軍練兵備戰、礪劍強軍的別樣風采—

號手就位,倚天長劍護神州

■解放軍報記者 陳廣照 王衛東

該旅開展夜間訓練。丁 宇攝

南國早春,依然風寒料峭。

包餃子、貼春聯,赴戰位、豎長劍,行走在火箭軍某導彈旅營區,記者感受到火箭軍特有的火熱年味。

該旅是一支肩負提升國家戰略遏制能力的導彈新銳勁旅,黨的十八大以來,成功發射導彈數十枚,出色完成戰備抽點拉動、跨區對抗訓練、實兵聯合演習等重大軍事任務,成功實現某型導彈從獨立發射到整旅突擊的能力嬗變。

“今年過節會忙一些,但氣氛很熱烈。”該旅政委陳永華介紹說,眼下部隊剛移防新營地,百廢待興,赴外接裝官兵有的還在歸途,新大綱施訓、群眾性練兵比武正有序展開……

“號手就位!”說話間,營區一角傳來陣陣熟悉的號令聲——有官兵正在臨時訓練場進行導彈發射操作訓練。

號手,是戰略導彈部隊對一線操作官兵的特有稱謂。號手就位,標志著導彈發射操作流程馬上開始,也意味著引弓長劍即將出鞘。

訓練間隙,發射一營一連下士闕永超坐在新型發射戰車上,滿臉自豪向記者介紹,不久前,作為指揮通信號手,他與其他號手密切配合,親手將一枚新型導彈送上藍天,精確擊中靶標。

那一刻,第一次參加實彈發射的他,感到大地在顫抖,空氣被撕裂,大國長劍挾雷裹電刺破蒼穹,迸發出摧枯拉朽的驚天力量。

那一刻,他們開創了實戰化條件下某新型導彈發射多個“首次”︰載實彈跨區長途機動無依托發射、接裝即赴高原極寒環境下發射、不同型號武器頭體對接發射,以及實現無線通信指揮發射。

“號手就位!”

這號令聲,是他們練兵備戰的常態呈現。

選擇發射諸元、液壓取力、關閉底盤……一連連長、指揮長陳偌緊盯屏幕,沉著下達口令,指揮號手認真操作每一個動作。

一個月前,為爭取某新型導彈首發機會,陳偌所在發射架和另外兩組發射單元,在全旅“海選”中脫穎而出,轉戰南北駐廠研習見學。那時,別人在朋友圈紛紛曬雪景,他們卻在雪中潛心礪劍,經多輪嚴格考核,陳偌帶隊最終贏得先機。

練兵時不我待,備戰只爭朝夕,何止在一號一架。旅技術室高級工程師馬朝軍清楚,新型長劍一飛沖天的背後,是全旅官兵千余日夜的付出︰研發多套流程、5個一致的新裝備模擬訓練系統,編寫新武器《測試發射流程圖》《發射陣地操作規程》等7類10余種文書、130萬字專業教材,數百名多能號手、技術骨干走上核心崗位,一批全新戰法訓法日漸成熟。

“號手就位!”

這號令聲,是他們隨時能戰能力的展示。

“3、2、1,點火!”在發射二連訓練區,整個下午,發射單元指揮長、排長田偉男一遍遍組織演練發射流程。記者握了握他剛用過的秒表,上面浸滿了汗水。

一旁的一營營長賈飛虎介紹說,此前為爭取新年首發,考核中田偉男求勝心切慢掐了秒表,導致該發射單元遺憾出局。此後田偉男對自己痛下“狠手”,經常一個人規程背講、流程串講到深夜。

“聞戰則喜,是因為官兵心里有勝戰的底氣。”那年7月,發射三營首次千里機動到西北某陌生地域實彈發射,營里優中選優,決定由五連排長徐文寶任首發指揮。一心想打頭陣的六連指導員童貴強,是全旅第一個獲得指揮長資格的政治工作干部,作為備份心有不甘,最後由機關出面用考核調停,他才肯作罷。

一次次“號手就位”後的你追我趕,成就了該旅戰斗力一直保持隨時能戰狀態。3年前,從抽組發射到抽點發射,從訓練發射到戰斗發射,從單架發射到整旅發射,他們在戈壁大漠完美上演某型導彈“百劍騰飛”的壯美圖景。

如今隨著新裝備陸續入列,對許多摩拳擦掌的官兵而言,雖有“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的遺憾,但接裝即打、首發命中的成功實現,標志該旅戰斗力又邁向新高度。

“號手就位!”

這號令聲,是他們舍我其誰再出征的沖鋒號角。

昨天凌晨,待新裝備安全入庫,旅裝備管理科科長賈曉曉滿身疲憊走向宿舍。當他習慣性舉手敲門,才猛然意識到,妻兒還在遠方的原駐地,自己已移防到新營地。

此行,他帶領官兵接裝輾轉月余。途中一列列滿載歸鄉濃情的春運高鐵,從歇腳的軍列旁呼嘯而過,官兵就一次次把思念托給它們,帶向遠方暫不能回的家鄉。

去年年底,該旅接到整體移防命令。在旅運輸營房科蘇勇鋮眼里,這哪是搬家,就是一次貨真價實的機動演練,一次體現軍心士氣的作戰行動。上千官兵來不及告別家人聞令而動,在“敵情”阻擊下走一路打一路,演練了多項戰法,獲取一批寶貴訓練數據。

組建10余年來,這支導彈新銳歷經3次轉隸、3次移防、2次武器換型,官兵們已習慣了這一次次的告別與分離。其實,換羽重塑、破繭新生過程中,戰斗力每一分增長,無不傾注著每個火箭軍官兵家庭的默默奉獻。

該旅旅長查顯發介紹,移防前,旅里許多官兵剛貸款買了房子,部分隨軍家屬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移防後,這一切全部又得從頭再來。

發射二營教導員張樓樓妻子辭掉省重點高中教師工作隨軍,因他工作調整和部隊移防,結婚11年先後4次搬家,只身帶著兩個小孩至今不敢找工作。三級軍士長白繼相家屬去年隨軍後,兩口子在原駐地看中一套房子並交了定金,因移防他們不得已“犧牲”定金把房子退了……

號手就位,導彈起豎!

子夜,一場無預告緊急拉動演練驟然打響。夜幕下,長劍戰車魚貫而出,悄然開赴發射陣地。借助微弱星光,測發控號手、大學生新兵丁譽航操作如常,新型導彈徐徐豎起。

辭舊迎新迎來新營區、新編制、新裝備、新使命,對丁譽航來說,這是個很特別的春節。入伍不到半年,他對“所謂的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有了真實深切的體悟;身在這支沉默的部隊,他處處感受到一股磅礡如雷的信心力量。

號手就位,導彈起豎!

煙花散盡,夜空歸于平靜,矗立的導彈,更顯巍然挺拔。點點繁星仿佛在期待長劍烈焰升騰,與其相遇長空的那一瞬間。

看看遠處城市閃爍的霓虹,瞅瞅來隊探親的妻兒已安然入睡,凱旋的三營營長肖雪榮,雖沒來得及備點年貨,心卻一下踏實下來。這次高原執行發射任務一個多月,他沒能睡上一個安穩覺,此刻在沙發上一躺便發出鼾聲。

這高低起伏的鼾聲,依稀在吟唱那首《火箭兵的夢》︰“月亮在雲里游蕩,星星在窗外眺望,已是夜深夜闌的時候,火箭兵進入了夢鄉。沒有夢見慈祥的媽媽,沒有夢見可愛的家鄉,只因為拂曉就要出發,他夢見到了導彈發射場……”

(解放軍報北京2月17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