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毛求疵”的把關人劉金國︰我是導彈的“眼楮”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楊永剛 馮金源 朱付兵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3-04 03:01

瞄準數據在合格範圍內,動作沒失誤,為何“重瞄”?這位“吹毛求疵”的把關人是誰?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報道——

我是導彈的“眼楮”

——記火箭軍某導彈旅發射六營瞄準技師、一級軍士長劉金國

■本報特約記者 楊永剛 馮金源 通訊員 朱付兵

“報告,瞄準完畢!”火箭軍某導彈旅實裝操作現場,剛剛完成導彈瞄準的上等兵王凱胸有成竹地大聲報告。沒想到,站在一旁把關、肩扛“4道拐”的老兵,用低沉的腔調說了倆字︰重瞄。

瞄準數據在合格範圍內,動作沒失誤,為何“重瞄”?這位“吹毛求疵”的把關人是誰?他就是參加過數十次重大演訓任務、被官兵稱為“神瞄手”的發射六營瞄準技師、一級軍士長劉金國。

劉金國指著記錄本上的數據說︰不夠精細,應該把偏差降到最小,瞄準偏差越小,導彈命中精度就越高。

王凱是幸運的,能當“神瞄手”的徒弟;王凱也是“不幸”的,因為師傅眼里容不得“沙子”。訓練操作不允許有一絲瑕疵,一遍不行就十遍,十遍不夠就一百遍,不完美不罷休。

對徒弟嚴,劉金國對自己更狠。40多歲的他在訓練場仍然生龍活虎︰實裝操作和新兵一起練跑位、5公里越野他連超數人。有人問,你咋這麼好的勁頭?他嘿嘿一笑︰“越老越要有兵樣!”

2013年,旅參評“軍事訓練一級單位”,劉金國被考官點中後,打開機座、調整平台、啟動瞄準儀、旋轉瞄準台……一系列動作行雲流水。操作結束,指針定格,成績優秀,瞄準用時卻比大綱規定的時間少了近一半,考官驚贊。

“只有拿出精益求精的態度和百分之百的熱情,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瞄準號手。”25年前,僅有初中文憑的劉金國從最初听“天書”,到“螞蟻啃骨頭”,硬是用不到一年的時間,攻克了厚厚的專業教材,實現當年定崗、當年“單飛”。

“我是屬虎的。”劉金國這樣解釋自己學習的狠勁、韌勁。入伍第2年,劉金國隨部隊野外駐訓,听說協同保障的導彈專家精通瞄準專業,便天天“黏”住他,連房間衛生都“承包”了。在專家指導下,劉金國進行了上千次瞄準裝備對接,成績大大提高。

為了練就“火眼金楮”,劉金國自制了一個簡易瞄準儀。每天天一亮,劉金國就對著瞄準儀練眼力。為緩解眼楮疲勞,他在旁邊放一盆水,每隔三五分鐘就清洗一次眼楮。慢慢地,他由瞄準合格到良好,最終達到優秀。

瞄準操作對環境要求比較高,有時遇到太陽光直射,儀器發出的信號被強烈的太陽光“溶解”,會出現虛假信息,導致瞄準失誤。

“戰爭一旦打響,敵人不會給我們選擇發射環境的機會。”能力恐慌始終伴隨著劉金國,一有時間他就圍著瞄準設備琢磨。經過刻苦攻關,他自制出一套擋光板,有效解決了這一問題。

“我可是導彈的‘眼楮’!”這是劉金國說得最多、最自豪的一句話。一次次將導彈瞄準定格在“優+”的他,獲獎證書一大摞,多次參加實彈發射並擔當把關任務,經他檢校參數的導彈千里點穴,精確命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