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前瞻︰古巴最高領導層迎來“代際交接”

來源︰新華社作者︰葉書宏 劉莉莉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4-17 15:04

新華社北京4月17日電  古巴將于18日組成新一屆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大會將選舉產生國務委員會主席和新成員。新當選的國務委員會主席將接替86歲的勞爾•卡斯特羅,成為新一任古巴國家元首兼政府首腦。

這次古巴最高領導層權力交接其實早有安排。兩年前,古巴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勞爾曾明確表示將在2018年卸去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職務,屆時將由年青一代來領導古巴的社會主義革命。

那麼,誰將成為勞爾的繼任者?外界普遍預測,古巴政治新生代中,57歲的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兼部長會議第一副主席迪亞斯-卡內爾具有較大接班優勢和競爭力。

“革命之子”

迪亞斯-卡內爾參過軍,退役後回大學教書,此後到古巴共產主義青年聯盟工作,並于1993年投身黨的工作,先後在兩個省擔任省委第一書記。2003年迪亞斯-卡內爾進入古共中央政治局,成為最年輕的政治局委員,2009年出任高等教育部長,2013年出任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

雖出生于卡斯特羅領導的上世紀50年代古巴革命之後,但迪亞斯-卡內爾經歷了扎實的基層歷練,在90年代古巴經濟“特殊時期”主政地方並獲得良好口碑,也擔任過黨內和政府高級職務,可謂履歷完整、經驗豐富。

“與菲德爾•卡斯特羅相比,勞爾更喜歡從基層選拔人才,迪亞斯-卡內爾一步步的晉升符合勞爾選拔接班人的邏輯。”古巴經濟學家阿圖羅•利維對媒體說。

在多數古巴民眾看來,無論誰當選,這次“具有代際意義”的權力交班,“不是革命及其遺產的終結,而是繼續”。古巴外交部說,下一任主席或許不再擁有卡斯特羅這個姓,但他無疑將是“革命之子”。

經濟改革是重點

古巴自2006年進入“勞爾時代”以來,經濟改革穩步推進,取得豐碩成果。當前,收入差距加大等改革負面效應開始顯現,加之外部環境發生變化,特別是盟友委內瑞拉經濟惡化和古美關系倒退,繼續推進改革和模式更新將成為未來領導層的首要任務。

2011年,古共“六大”確立“經濟和社會模式更新”的改革戰略,明確了減少國家干預、簡政放權和改善民生三大改革方向。2013年以來,改革遵循古巴領導人提出的“不快走也不停頓”原則,由擴大私營經濟、建設經濟特區、完善社會保障拓展至廢除貨幣雙軌制、吸引外資、國企改革等領域,逐步進入“深水區”。

中國社科院拉美所古巴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楊建民認為,目前來看,古巴經濟改革進程不會倒退或逆轉,如何繼續落實紙面上的改革措施,對新一代領導層是不小的挑戰。古巴國內對改革方向和速度存在不同聲音,如何協調經濟改革和政治穩定,需要未來領導層穩妥處理。

此外,新生代領導人具有年齡優勢和創新精神,但不再具有老一代革命者的威望,必須通過自己的能力和表現贏得民心,通過推進改革不斷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打造廉潔和更有效率的政府等獲得執政基礎,這使得推進經濟改革的迫切性更加凸顯。

“堅持經濟模式更新的同時,要始終堅持共產主義信念。”這是勞爾對新一代領導人劃出的“政治紅線”。此次權力交接之後,勞爾將繼續擔任古共第一書記。古巴退休陸軍中校里戈韋托•塞洛里奧認為,這能保證“無論最後選出的(領導人)是誰,都能把握好方向”。

多元化外交

古巴未來領導者的諸多決策變量中,委內瑞拉和美國是無法忽視的外部因素。

作為古巴在拉美最重要的盟友和貿易伙伴,委內瑞拉近年來經濟形勢惡化,對古石油援助大大縮水,古巴經濟發展面臨能源短缺的掣肘;古美關系在奧巴馬時代經歷緩和之後,卻在特朗普上台後突然降溫,美國對古經濟封鎖再度收緊,間接壓縮了古巴經濟改革的空間。

好在古巴長期致力于外交多元化的努力開始發揮效果,為古巴發展經濟、對沖美國貿易封鎖帶來了更多機遇。

古巴積極發展同中國和俄羅斯的經貿合作,中國成為古巴最大貨物貿易伙伴,中國投資為古巴基礎設施和產業發展帶來積極作用,俄羅斯也開始向古巴出口石油,一定程度上減緩了因委內瑞拉經濟不景氣給古巴造成的不利影響。

古巴與歐盟的關系也發生積極變化。雙方在去年11月簽署“政治對話與合作協議”,標志著雙方關系翻開新篇章。今年1月,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訪問古巴,表示歐盟拒絕接受美國進一步孤立古巴的措施,願意支持古巴的改革進程。

可以預計,未來的古巴領導人將面臨更加復雜的內外部執政環境。繼承和發展古巴社會主義道路,以經濟改革激發內生動力,以多元外交拓展外部發展空間,將成為新一代領導人的重要使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