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峰會在即,會步G7峰會後塵不歡而散?

來源︰解放日報作者︰張全責任編輯︰張碩
2018-07-10 11:39

11日,為期2天的北約峰會將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舉行。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歐洲盟友因軍費、經貿和伊核等問題隔閡日增的背景下,今年這場跨大西洋聯盟的聚會是否會像此前的七國集團(G7)峰會一樣不歡而散?

同盟關系出現困難

就在上月,特朗普向德國、比利時、挪威和加拿大等國領導人致信,警告這些軍費未達標的盟友,他會在北約峰會上揪住軍費問題不放。白宮日前宣布,特朗普將在峰會上重申,美國不想當“世界的存錢罐”,分攤軍費負擔勢必成為峰會焦點議題。美聯社評論稱,北約峰會是繼上月在加拿大舉行的G7峰會之後首場重要聚會。然而,因貿易糾紛、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和伊朗核協議等問題造成的分歧恐將破壞跨大西洋聯盟的團結。

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歐洲問題專家朱莉•史密斯認為,特朗普在峰會前向盟友發出“討債”信號,為這場重要的會議設定錯誤基調。在北約峰會這個重要場合不應過于糾纏于軍費問題,加強安全防務才是北約的根本目標。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上海歐洲學會副會長葉江表示,峰會是在北約成員國關系出現困難的情況下召開的。軍費標準問題早在奧巴馬時期就存在,歐洲成員國近幾年也在逐步提高份額,但特朗普選擇了更“簡單粗暴”的方式,施壓盟國短期內落實目標,並且以大規模撤軍相恫嚇。不過,出于對美國的防務依賴,歐盟可能向美方做出有限讓步,例如達成一項聲明,承諾在未來一個階段逐步提高軍費比例。原因有三︰第一,美歐防務安全合作機制是大西洋聯盟的重要基礎。第二,歐洲靠自己發展防務一體化並非易事,仍有較長的路要走。第三,美國的“撤軍”威脅容易在新歐洲國家中引發恐慌,促使老歐洲成員考慮“維穩”。

至于美歐在氣候變化、伊核問題上出現的裂痕,葉江認為,雙方矛盾並未激化︰“沒有看到特朗普強迫歐盟按照美國標準對伊制裁。歐盟不指望說服美國留在伊核協議中,但會繼續要求在新的框架下美方不要損害自己同伊朗交易的利益。而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歐洲希望通過與美國地方政府合作,最終影響到未來聯邦政府對氣候變化問題的決策。”

特朗普會“疏歐親俄”?

在美國與歐洲盟友關系不順的大背景下,美俄首腦的互動安排令此次峰會更顯尷尬。按計劃,北約峰會結束後,特朗普將于16日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芬蘭赫爾辛基會面。

美國對外關系委員會高級研究員詹姆斯•高爾德蓋爾表示︰“人們對特朗普的歐洲行心懷憂慮,他們擔心,在花大量時間譴責北約盟友軍費投入不夠後,特朗普將與普京展開一場‘愛的盛宴’。”

《華盛頓郵報》認為,“疏歐親俄”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特朗普會不會像“金特會”後中斷美韓軍演一樣,叫停美國在東歐的軍事演習,或者如G7峰會那樣,在克里米亞問題上發表“驚人之語”迎合普京,還真不好說。北約伙伴擔心,特朗普的“親俄”可能引發崩盤,令北約凝聚力和互信水平岌岌可危。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刁大明認為,北約成員國對“特普會”影響組織合作的擔憂實屬過分焦慮。且不說美國國內對特朗普的牽制,單就“特普會”可能取得的成果而言,充其量是“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或中東問題上的進展。這兩項都不會對北約構成壓力。不可否認,跨大西洋伙伴關系在政治、經貿、軍事乃至價值觀等方面均出現裂縫,這種情形以往並不多見,但無法撼動從歷史中走來、以安全架構為底線的北約同盟關系。

葉江也認為,北約雖然浮現種種矛盾,但不足以動搖盟國體系。“法國在戴高樂時期曾退出北約軍事一體化機構和軍事委員會,但在薩科齊時代又走回頭路——歐洲對美國防務的深度依賴決定了盟友關系不會在短期內終結。”

《大西洋月刊》認為,至少在名義上,特朗普肯定會在峰會上譴責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為,支持集體防御,並簽署一系列新計劃,擴大而非減少美國在歐洲的軍事活動。事實上,特朗普政府對北約的支持力度遠超奧巴馬政府,並增加了對歐洲防務的投入。美國2019財年聯邦政府預算報告顯示,美軍計劃在歐洲大幅增加軍事存在和提高軍備水平。另一方面,盟友們也在同美國相向而行——四年內增加了870億美元國防開支,今年8個國家有望實現軍費佔GDP2%的目標。北約盟國可望在核心任務上團結一心,減少美歐矛盾對北約的負面影響。(記者 張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