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槍換炮”,美國陸軍重提“巨炮年代”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馬博文責任編輯︰張碩
2018-09-10 20:31

“鳥槍換炮”,美國陸軍重提“巨炮年代”

■馬博文

8月28日,美國“陸軍時報”網站發表了題為《還擊︰陸軍準備迎戰相同量級的對手,重回巨炮年代》的文章,文章明確指出,未來,美軍需要研發更具威力的火炮以應對正在改變的軍事形勢。

世界新軍事變革發展至今,智能化、無人化裝備的研發已經成為各國軍隊發展角力的重點,昔日在戰場擔當主角的重型火炮逐漸退居幕後。然而,美國軍界重新興起的“巨炮熱”也非空穴來風,隨著其外部環境和軍事理念的轉變,美軍將目光重新定位于重炮之上也在情理之中。

管中窺豹,美軍“矛頭”調轉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重炮長期被美軍束之高閣,正是其外部威脅變化的縮影。“9•11事件”以後的近二十年里,美軍始終將矛頭對準活躍在中東地區的恐怖分子,“反恐戰爭”成為美軍尤其是美國陸軍在這一時期的研究重點。而用重型導彈、遠程重炮在阿富汗的山嶺和中東的荒漠中,清剿主要裝備簡易炸藥、輕型武器的恐怖分子,無疑是“殺雞用牛刀”的愚蠢之舉。受此影響,美國陸軍的重型火炮等裝備難以得到足夠的關注。

然而,美軍“矛頭”的調轉再度賦予了重彈巨炮施展拳腳的機會。2017年12月18日,白宮發布《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作為特朗普出任美國總統後首次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此份報告在美國面臨的全球性威脅及其應對方案等方面都與前任政府有較大差別。值得注意的是,報告調整了奧巴馬時期設定的安全威脅對象的順序,即由原來的恐怖主義、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全球氣候變化等,轉換為針對中俄等大國挑戰,以及朝鮮、伊朗等地區國家風險上來。而在特朗普政府看來,擴充軍力是應對中俄等大國挑戰,維護國家安全的必要措施。

顯然,照搬“反恐戰爭”的作戰模式來抗衡“大國威脅”無異于螳臂擋車,美軍要達成目的必須動用“傳統家底”與對手硬踫硬。而落到陸軍層面上,火力壓制無疑成為未來各國在地面上較量的重要手段,擁有強大殺傷威力的重炮是滿足陸軍這種需求的不二之選。

在冷戰時期,美蘇雙方為了鉗制對手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發展擁有大規模常規火力打擊能力的武器。然而,伴隨美軍大打“反恐戰爭”,其常規火力打擊能力的發展沒有得到重視;反之,俄羅斯相關方面的發展卻從未停滯。目前,在射程和殺傷力等方面,美軍的火炮等常規火力打擊武器對比俄軍而言相對遜色,這種差距勢必影響美軍為應對所謂“大國挑戰”而采取的行動。因此,矛頭調轉的美軍必須依據變化的威脅和現實的差距調整自身軍事發展方向。

針鋒相對,用技術壓制技術

對于炮兵來說,火炮射程達不到作戰要求無疑是致命的。然而,美軍現有的火炮剛好陷入射程不濟這一尷尬的處境︰目前,俄軍的火炮射程比美軍可遠50%甚至100%,這無疑大大壓制了美軍火力威力的發揮。

針對俄軍的搶先一步,美軍依然計劃用相同的舉措予以反制︰擴大火炮射程,使陸軍重新恢復縱深火力打擊能力。而達成這一目標,對在軍工方面擁有成熟技術的美國來說並非難事。為解決射程問題,美軍實施了增程火炮計劃,以改進火箭助推彈藥的性能為主,預計改良後的火炮射程可增加到70公里。同時,美軍還在研發新的技術大大增強炮彈的推力,令火炮的射程延長約4倍。

冰山一角,火力運用之變

盡管重新重視巨炮這種理念在美國軍界“草創未就”,卻已充分反映出美國陸軍在火力運用上正在進行重新思考和變革。

2017年2月,美國陸軍訓練與條令司令部發布了《美國陸軍職能概念2020-2040——火力》一文,闡述了目前美軍火力運用的部分思路。

文章中,美軍對陸上作戰提出新的要求︰首先,陸軍必須充分參與聯合作戰,在協調火力過程中要發揮作用;同時,陸軍防空部隊必須在地域防空中有效協調地面防空力量,包括在多國聯合作戰中制定偵察管理計劃,根據上級指示明確保護對象,協調各國陸軍防空力量,並運用聯合協調的火力控制,以最大限度地發揮現有防空系統的效能;而火力部隊及其指揮官必須在多國聯合與合成兵種部隊的編成內定期受訓,以便于有效地制定計劃、協同、協調和投射火力。

美軍認為,陸軍火力部隊與陸軍航空兵、聯合航空兵力量的配合,對于未來成功實施聯合與合成兵種作戰是至關重要的。未來,聯合與合成兵種部隊的訓練、作戰和制定的戰術、技術和作業程序都將著眼于聯合、多國和陸軍航空兵的無縫協同。

未來,火力將成為美軍尤其是美國陸軍重點關注的問題。而發展火炮等裝備只是這次發展的第一步,如何加強火力協同、如何最大程度在戰場發揮火力都將成為其持續關注的問題。

(作者單位︰陸軍步兵學院石家莊校區學員十三大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