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陸軍推進戰術級網絡作戰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楊 洋 王雲雷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9-12 15:16

美陸軍推進戰術級網絡作戰

■楊 洋 王雲雷

美國陸軍不斷推動網絡空間作戰由國家層面向戰術級延伸,提出通過遠端支援和植入網絡小組兩種方式發展戰術級進攻性網絡作戰,並開展相關訓練。

美國陸軍2010年發布《網絡空間作戰概念能力計劃》,闡述了發展戰術級網絡作戰的必要性;2015年開始施行“戰術級網絡空間作戰”的試點計劃,對戰術級網絡作戰效果進行論證;2017年頒布野戰條令FM3-12《網絡空間和電磁行動》,出台了協調和集成陸軍網絡空間和電子戰的戰術和程序,為統一地面行動和聯合作戰提供支持。

為發展戰術級網絡作戰,美陸軍提出以下兩種模式︰

一是網戰人員以後方支援的形式在遠端提供幫助。很多網絡相關任務不需親臨實際地域,如攻擊敵方陸基網絡系統、發動社交媒體戰,網戰人員經過上級授權和適當訓練,便可在任意地點從事戰術級網絡作戰活動,並可根據任務變化及時調整人員和裝備,是一種“即插即用”的方式。作戰單位不用考慮網絡平台的維護、升級和調試,唯一要做的是建立前後端的聯通和協作方式,以確保遠端操作能有效支援地面行動。

二是為戰術級作戰單位配備網絡小組。某些戰術級進攻性網絡作戰,需要網絡戰人員前往戰場與步兵一同作戰,比如滲透進入遠端無法觸及的局域性網絡或封閉隔離的系統,架設線路、調試程序等。美陸軍認為,網絡小組可配屬至旅或者更低層級的單元。這些網絡小組仍受上級管控,通過獲得授權來行動,當授權終止時即被召回,且無法像遠端那樣方便及時替換。

無論采用哪種方式,網戰人員都應與所支援的戰術部隊建立起清晰的需求鏈,並對所需完成任務的困難程度進行評估。進攻性網絡作戰的前提是戰場態勢感知,需建立在廣泛的情報搜集基礎上。美軍在2011年“奧德賽黎明”行動中,放棄使用進攻性網絡作戰的主要原因,是欠缺全面的情報資料,無法刺探到利比亞通信網絡、雷達及導彈系統潛在的入口點和脆弱點。在作戰準備期間,網戰人員需及時發現、評價、確認合適的目標,防範產生意外的、附帶的或級聯的效應,並確保網絡武器能及時被相關機構審核。

美軍計劃在2020年前將網絡作戰力量配備至軍以下部隊。為此,美陸軍通過加強戰術級網絡作戰訓練,來檢驗網絡任務部隊官兵的業務素養、促進網絡部隊與常規部隊的深入協作、將常規戰術訓練與網絡戰相關課目結合;通過對訓練結果的研究分析,來驗證參訓人員編配結構的合理性、裝備與戰法運用的有效性、演練場景設置的真實性,為後續訓練方案的改進提供參考。

其具體實施方式是︰從網絡部隊中抽調人員組成網絡小組,配備至參與實訓的旅級作戰部隊的參謀機關或連隊,比例約為1︰100,在想定、計劃擬制、目標選取等流程中嵌入網絡作戰元素。

編入戰術級作戰單元的網戰人員分為四類︰一是網絡技術人員,以每班1人的比例部署在前端,在必要時可與後方支援服務建立鏈接;二是前端規劃人員,以每旅1人的比例部署在參謀機關,能管理後方人員和遠端網絡戰人員,負責授權和批準進攻性網絡作戰行動;三是前端網絡專家,配備人數有限,當需要執行純網絡任務時,派遣至旅級的小組或人員可被拆分和重組,服務于低級作戰單元;四是後方網絡專家如程序員、系統開發人員,往往配備較少。

當前,美國陸軍已取得諸多戰術級網絡作戰方面的經驗,實戰化網絡空間武器也實現了在戰術層面的應用。網戰人員與戰術級作戰部隊的無縫對接,將引發旅級以下部隊在戰術、戰法和兵力運用等方面的變革。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