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代表胡中山︰“逼”民奔富的產業書記

來源︰新華社作者︰姜偉超責任編輯︰柳晨
2017-10-12 10:08

新華社蘭州10月12日電(新華社記者姜偉超)在騰格里沙漠南緣,有一個叫黃花灘的地方。這塊佔地280平方公里的戈壁灘地屬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昔日荒草稀零,現如今卻成為扶貧搬遷移民致富的新家園,一排排日光溫室,像一座座沙舟,整齊排布。這些日光溫室是為即將搬遷至此的貧困戶準備的“禮物”。喜遷新居的同時,貧困戶將擁有發展產業的新引擎。

負責沙海築“舟”的人是黨的十九大代表、黃花灘生態移民後續產業專業合作社黨委書記胡中山。胡中山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方式與眾不同。別人是“帶”字優先,他是“逼”字當頭,逼村民,更逼自己。

時間追溯到20多年前。1993年,胡中山被選為古浪縣井泉鄉夾山嶺村黨支部書記。夾山嶺村山大溝深,一方土地難養一方人。鄉親們搬的搬、走的走,最後只剩下100多戶人家。

胡中山決定帶領全村搬到黃花灘打井開荒,闖出一片新天地。長期封閉的生活讓村民們縮手縮腳。在做通了多數人的工作後,胡中山給仍猶豫不決的9戶困難戶每家打了張1萬元的欠條,承諾搬下山3年生活好不起來,個人砸鍋賣鐵也給每戶賠償1萬元損失。胡中山賣掉自家全部值錢的東西,帶領村民打井修渠、整地架電,當年修建日光溫室37座,轉年每座收入1萬元以上。

從此,夾山嶺村沒了,黃花灘上多了個黃花灘村。

在古浪縣黃花灘鎮黃花灘村,胡中山(右)走入農戶養殖圈舍了解肉羊養殖情況(9月27日攝)。 新華社記者 範培 攝

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樣子。胡鐘山帶領村民搬遷致富的事跡傳遍了十里八鄉,政府也給了他更大的施展空間。黃花灘村一開始有7個村民小組,隨著不斷有搬遷移民加入,目前已發展到18個。

長期貧困讓當地一些群眾有“飯到口、錢到手”的思想,急于改善生活。對此,胡中山堅決反對。

有一年,上級有關部門給黃花灘村困難戶幫扶了一批扶貧羊,有一戶領了24只。第二天,胡中山去一看少了一只。“怎麼少了一只?”“娃娃好些日子沒見油水了。我實在……就……咳!”這家的男人苦著臉說。

過了些日子,胡中山又去,一數只剩了8只,頓時眉毛豎了起來。這名村民一臉愧色地道出了原因,娃娃上學,媳婦生病,實在沒錢,就賣了幾只羊。對窮日子感同身受的胡中山拉著這名群眾的手長嘆了一口氣。

羊是致富的本錢,這樣賣下去只能解一時之難,最終還是在窮窩里打轉轉。胡中山個人出錢給這戶群眾蓋了3間草料房,又買回了15只母羊,條件只有一個︰所有大羊和羊娃子的“進出”都必須經過胡中山同意。兩年過去,這戶群眾的羊存欄達到120只,現在已經是村里的養羊大戶,存欄量上千只。

2010年前後當地大力推進婦女小額貸款助農增收。胡中山抓住時機,動員全村600多戶貸款2000多萬元,準備在全村建設養殖園區的基礎上搞規模化養殖,掌握市場主動權。但有些群眾家里娃娃到了娶媳婦的當口,瞅著手里的錢心里生了修房子的想法。

“錢要用在發展上,日子富了還怕娶不上媳婦嗎?”胡中山發現這個苗頭,當即召開村民大會,做通村民工作,把婦小貸的銀行折子收到村委統一管理。“你管密碼,我管折子,要買羊、要種大棚花多少錢你說,我跟上你取,干別的不行。”

村里有17戶不同意,還是想拿貸款的錢修房、買車。在反復做工作無效後,胡中山硬是黑著臉、頂著壓力,逼著這17戶把貸款退回了銀行。“現在看來是錢,亂花了就是債。”

在胡中山的“逼迫”下,全村不但2年後按時把2000多萬元婦小貸全部還清,還賺了3萬只存欄羊。

產業要發展,產業鏈的完善必不可少。胡中山又通過借貸資金,于2011年創建了黃花灘眾興種羊場。當時適逢國家實施石羊河流域重點治理工程,他搶抓政策機遇,采取大戶擔保、多戶聯保等方式,為困難群眾聯系貸款,並協調爭取項目資金200萬元,為貧困戶賒購275萬元的紅磚、水泥、鋼材,解決了他們的建棚困難。

在胡中山的“精打細算”下,如今的黃花灘村已發展養殖暖棚2720座、日光溫室176畝、經濟林600多畝,年收入10萬元以上的家庭比比皆是。

為加快移民區產業培育,當地政府2013年批準成立黃花灘生態移民後續產業專業合作社,覆蓋2個鄉鎮的10個移民村,胡中山擔任合作社的黨委書記。胡中山毫不遲疑地交出黃花灘村黨支部書記的接力棒,挑起了6萬余名扶貧移民的脫貧重任。

4年時間,荒蕪的黃花灘上建起了3700多座養殖暖棚、4300多座蔬菜大棚,合作社統一管理,統一銷售,已投入生產的大棚每座平均年收益3萬元以上,“下得來、穩得住、能致富”的口號變成了現實。

“人活著就要有點價值。我在老百姓眼里值多少錢?這個追問就是我前進的動力。”胡中山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