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3”號科考船上的航海人故事

來源︰新華社作者︰張建松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1-11 17:41

以海為伴 與浪共舞

——“實驗3”號科考船上的航海人故事

浩瀚無際印度洋,灰雲低垂,巨浪縱恣。正在執行中巴首次北印度洋聯合考察任務的“實驗3”號科考船,乘風破浪,晝夜星馳,奔赴巴基斯坦卡拉奇港。

“我的生活以海為伴、與浪共舞,這也許是命中注定的,誰讓我五行缺水呢?”有一天記者在駕駛台望,值班水手陳百潤半開玩笑地說︰“小時候有人說我人生最好從事與水相關的工作。現在做水手,天天看到地球上最多的水,滋潤了我的名字。”

自從20歲出海遠航,陳百潤已經與大海打了15年交道。與許多航海人一樣,他對大海既充滿了熱愛之情,又充滿了敬畏之心。

“與海為鄰,住在無盡藍的隔壁,卻無壁可隔。一無所有,卻擁有一切。最豪爽的鄰居,不論問他什麼,總是答你,無比開闊的一臉盈盈笑意。脾氣呢?當然,不會都那麼好。若是被風頂撞了,也真會咆哮呢,白沫滔滔!”著名詩人余光中《與海為鄰》這首詩,寫出了航海人心中所感。

采訪中科院南海所“實驗3”號上的船員,無論與大海打過多少年交道,都說最難忘的莫過于大海“發脾氣”時的樣子。

2014年第15號台風“海鷗”來臨之際,正在補給的“實驗3”號船長路正兵將船開到了三亞一個錨地避風。原以為可以躲避在安全港灣,誰知那次盛怒的大海,連錨地都掀起了滔天巨浪,將船吹得拽著錨鏈一起,慢慢靠近附近島嶼。“走錨”是船舶大忌,如不及時處理,將會帶來擱淺、觸礁等嚴重後果。

當時,深黑色海面上,山崩地裂般的海浪,一浪高過一浪,連駕駛台都席卷其中。船舶搖晃劇烈,幾乎傾斜到海面。所有考察隊員都穿上了救生衣待命,擔憂和恐懼氣氛彌漫全船。怎麼辦?果敢堅毅的路正兵決定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冒險起錨,重新尋找一個錨地。

然而,狂濤怒吼著、拖拽著錨鏈,仿佛一只伸自海底的巨大魔手,就是不讓船開走。平日里,船舶起錨僅需二三十分鐘。那一次,船員們頂風冒雨在船頭開動錨機,用了兩三個小時。

“就算把錨鏈絞斷,我也一定要把船開走。好在我們的錨鏈很爭氣,最終把錨絞了出來,跟著船一起走了,重新找到了一處錨地拋錨。”路正兵說,“那是與大海進行毅力的抗爭,也許大海看到了我們的決心,最終沒有為難我們。”

與大海抗爭,暈船司空見慣,嘔吐在所難免。“實驗3”號每個航次上,都會有人暈船。在28年航海生涯中,“實驗3”號水手周華國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親眼看到了船上的老鼠也暈船嘔吐。

那是20多年前,他在一艘供油船上工作。有一次遇到大風浪,船搖晃得很厲害,大部分人都暈船了。晚上值班巡察的時候,周華國路過廚房,從窗邊看到一只碩大的灰老鼠,趴在灶台上,也暈得狂吐不止。“以前,船靠碼頭的時候,老鼠常常會順著纜繩爬到船上,現在已經少多了,很多年沒有見到老鼠,更沒有見過老鼠暈船了。”周華國說。

在武漢長江邊長大的萬軍,從小對水就有種親近感。如今除了在“實驗3”號上做水手,業余時間最喜歡游泳。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有一次在4000多米深的印度洋里游泳潛水的無奈而豪邁之舉。

當時,萬軍在另一艘科考船上執行印度洋航次任務。由于調查人員在風浪中操作不慎,使浮標牽引繩纏住了船底螺旋槳,直接影響到船舶航行,全船上下一起想辦法現場解決。首先放掉壓艙水,讓船浮得更高一些。然後將消防用的救生面罩接上一個長長的軟管,軟管接上氣瓶,改造成潛水設備。穿上這套簡易裝備,萬軍就勇敢地下到了印度洋。

“那天,海面上風平浪靜,但一下到海水里,涌浪力量非常巨大,輕輕的一個浪,就能把人推送出好遠。螺旋槳距離海面有兩三米,一片槳葉有一人多高。海水浮力大,好不容易潛水下去,鑽到船底,找到螺旋槳,費了很大勁,才割斷纏在上面的繩子。”萬軍說,“在海水里抬頭一看,陽光向海底聚攏,最終匯聚成一個白色小點,令人不寒而栗。”

在喜怒無常的大海里航行,任何小事都是大事;面對大海浩瀚無際的心胸,任何大事也都是小事。“大海是我們航海人的衣食父母,更是我們崇拜尊敬的老師。他教會我們懂得人生最珍貴的是生命,每次出海最珍貴的是團結。只有全船團結一心,才能形成一團和氣,圓滿完成每一個航次任務。”路正兵說。

(新華社“實驗3”號1月11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