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大媽”的傳奇故事︰一起守住我們的好日子

來源︰新華社作者︰烏夢達 樊攀責任編輯︰王俊
2018-04-17 14:52

“一起守住我們的好日子”

——“西城大媽”的傳奇故事

新華社記者 烏夢達、樊攀

在北京西城區,一直活躍著一支著名“組織”︰身穿紅馬甲、頭戴小紅帽、臂套紅袖標……這就是“西城大媽”。

協助治安、舉報違法;鄰里守望、矛盾調解……一代代“西城大媽”在日常守護中書寫不尋常的故事,綿延、傳承著對社區、對首都的愛與責任。

“千里眼”“順風耳”︰守護安定和諧

“千里眼”“順風耳”,管片兒民警們如此形容“西城大媽”。只要樓道、小區出現了陌生人,“西城大媽”往往一眼就能認出來。正是靠著這份神奇本領,“西城大媽”屢屢建功。

今年60歲的王慧力是北京西城展覽路街道百萬莊西社區居民,不同的是,他們一家四代都是“西城大媽”。她在社區居委會干了13年。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王慧力每天下午1點到3點,都要到志願服務點值班。她把這份工作看得很神聖,一刻都不松懈。

每一名“西城大媽”都配有一本橘黃色封面的《隨身手冊》,里面詳細列舉了可疑人員、物品和事件的分類,如果發現線索,就立刻報告。

據了解,近年來,“西城大媽”為警方提供了許多有價值線索,幫助警方破獲多起惡性案件。

“我們生活在紅牆下,守護黨中央,維護首都社區安定和諧,義不容辭。”西交民巷社區黨委書記譚道亮說。

靜好歲月︰在守望中共度

新中國成立起,“西城大媽”就活躍在西城大街小巷。每一代“西城大媽”,都有那個時代的故事。

王慧力回憶,她的爺爺在上世紀70年代擔任居委會主任時,“‘大媽’成員以老人為主,社區工作的分類沒有現在這麼全。”

王慧力的母親劉桂芬上世紀90年代開始擔任社區治保主任,當時的“西城大媽”主要負責環境衛生和治保。

“那個時候的‘西城大媽’工作條件艱苦得多。”王慧力剛開始在居委會工作時,為了迅速了解各家各戶的情況,把幾十本社區登記的檔案冊來回翻閱。“不到倆月,有居民報告家里的情況時,我立馬就能說出他哪兒有隱瞞了。”

而今,當王慧力的女兒婁珊珊在社區工作時,大數據管理和更細化的分工,社區管理變得更加快捷有效了。

隨著社會的發展、變遷,“西城大媽”的工作早已不再是簡單的治安治保,活動形式不斷豐富︰消防、治安、慰問老人、巡視、環保……

王慧力把主要精力放在街道老年協會,為老年人們組織模特比賽和書畫、編織等活動,還定期看望空巢老人,給予老人們更多關切。“我每天忙得腳不離地。”王慧力說。

愛與責任︰在傳承中光大

北京市西城區是黨中央所在地。緊挨紅牆的特殊區位,讓西城區百姓對紅牆產生了特殊的情感。責任,在一代代“西城大媽”身上傳承。

2018年2月,王慧力的女兒婁珊珊通過了民政局社工招聘考試,正式成為展覽路街道百萬莊西社區居委會的工作人員,成為這個家庭第四代“西城大媽”。此前,婁珊珊是一家企業的財務主管。對于她的選擇,家人最初很不理解,丈夫問她︰“你真的要舉著旗子去當‘西城大媽’嗎?”

“雖然現在沒有原來的薪水高,但有了歸屬感。”婁珊珊說。她記得小時候幫著母親在社區出板報的時光,真切感受到母親和姥姥在社區工作時發自內心的快樂。

作為資深“大媽”的姥姥,劉桂芬經常給剛入職的外孫女傳授經驗,教婁珊珊如何跟不同的居民打交道。

婁珊珊說,她很享受被別人信任的感覺,從社區工作中,真正體會到快樂。她的丈夫也逐漸理解,還會主動對人說“我愛人是‘西城大媽’”。

王慧力說,“西城大媽”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是一支令人驕傲的團隊。曾經,一位患阿爾茨海默病的老太太走失後,下意識地向路邊穿紅馬甲、戴紅帽子的“西城大媽”求助,最終通過民警聯系上了家人。“只要你穿著這一身紅馬甲,就有很多人過來尋求幫助,這就是信任。”王慧力說。

西城區慶豐包子鋪月壇店的很多員工,在北京有重大活動的時候都會“變身”為街面巡邏的“西城大媽”;來自美國的高天瑞一年前也開始在什剎海荷花市場當起為游客指路、維持秩序的“西城大媽”,這位“洋大爺”說︰“‘西城大媽’就是在為人民服務。”

新時代,“西城大媽”已經成為一支擁有近10萬名成員的群防群治隊伍。婁珊珊說,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正加入“西城大媽”的隊伍,“一起守住我們的好日子”。(新華社北京4月17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