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貧攻堅在行動|杏子黃時 行走在帕米爾深處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作者︰郝薇責任編輯︰張碩
2018-07-19 10:09

在皮勒村度過了靜謐一夜,第二天中午,采訪團一行出村駛向下一個目的地,許多人來同我們道別。出村路上,手機顯示的時間偶爾會發生跳轉,一會兒顯示慢了兩小時,一會兒顯示快了兩小時——數字的跳動提醒我們,現在已經靠近邊境了。

塔縣全縣邊境線長近800公里,與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及巴控克什米爾地區相鄰,自古以來便是東西商旅往來交匯之地。塔縣名字中的“塔什庫爾干”是“石頭城”的意思——古石頭城處在古絲綢之路中線、南線的交匯點,曾是帕米爾高原上最大的驛站。今日石頭城遺跡就在塔縣縣城之內。作為中國唯一一個與三國相鄰的縣,塔縣擔當著護邊重任,在帕米爾高原眾山環抱難以到達之處,流傳著許多英勇的故事。通行的當地媒體人告訴我,在邊境鄉村——“一座氈房,就是一個流動的哨所”,“一個牧民,就是一個活著的界碑”。在全國實施的“五個一批”扶貧政策中,新疆結合實際情況,推行了“七個一批”政策,即在“發展生產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的基礎上結合地方實際情況增加“轉移就業脫貧一批”及“護邊員脫貧一批”。

“上無飛鳥,下無走獸,四顧茫茫,莫測所之,唯視日以準東西,人骨以標行路”。

——東晉•法顯 《佛國記》

采訪團的下一站就是塔縣境內地處達布達爾鄉的柯爾克孜族阿特加依里村。阿特加依里村?是我國的邊境村,也是瓦罕走廊在中國的唯一村莊,玄奘經此東歸,東晉僧人法顯寫下《佛國記》。阿特加依里村全村有220個勞動力,超過一半都是護邊員。邊境哨所海拔從3800米一直升到5000多米,條件艱苦,冬天最冷時溫度可達零下40攝氏度,暖氣從當年10月開始燒,一直到下一年五月才關閉。轉業留疆干部、在塔縣工作了20年的高鄉長在向我們介紹塔吉買買提時說他在村里烹飪比賽中的表現讓人印象深刻。塔吉買買提有兩個娃娃,他和妻子都是護邊員,父母正在夏季牧場放養犛牛。一月之中,全家團聚的時間在10天左右。2012年,一家搬進新房。如今夫妻兩人一月可以分別拿到2600元工資、100元邊民補助。 在阿特加依里村的活動室里,避開人群,我見到了16歲的小姑娘熱延古麗。小姑娘的媽媽是護邊員,一天三班崗,六到七小時一班,中午家近的人可以回家吃飯,家遠的人,崗位上給解決。熱延古麗6月底就已經開始放暑假了,她說成績剛剛出來,還沒敢看。假期她就在村民活動室幫忙收拾書和棋子,她告訴我,有很多學生會在假期來活動室一起做作業,大家特別喜歡坐在一起聊天。

△阿特加依里村村民們住的院子

△塔吉買買提一家

△塔吉買買提的兩個娃娃和鄰居家的小姑娘

△忙里偷閑的熱延古麗

“維吾爾語里有一句話,翻譯過來大概是,‘杏子看杏子,看看就黃了’”,當我問巴縣長,多年來,他對脫貧工作最深的一點感觸時,他這樣回答我。巴縣長有一雙塔吉克族同胞特有的眼楮,眸子呈灰綠色,睫毛很黑,眼楮很長。他說,這句話說的就是典型和示範的力量——“打 合作社”和“托羊所”在剛做的時候,大家將信將疑,等到第一批入社的成員拿到分紅時,大家就開始大膽嘗試;熱書記到皮勒村還不到半年,村里人都听他的,就是因為他什麼事都和大家一起做,所以感染了大家胼手胝足、親力親為……“塔縣有32個深度貧困村,有32位扶貧第一書記,還有26位從喀什大學來的駐村老師給第一書記們做參謀,還有志願者、幫扶企業,當然也有我們自己村里長大的干部,他們是村里的活檔案,我佩服他們……”

△塔縣縣城的標志性雕塑——雄鷹

△【動圖】夕陽下的草場

7月里,大山的杏子熟透了。杏子黃時,是帕米爾最盎然的時刻。

(央視新聞 郝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