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島32年 ,王繼才走了,生命定格在58歲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鄭晉鳴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8-07-30 13:48

7月27日,全國時代楷模、開山島守島英雄王繼才在執勤期間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去世,生命定格在58歲。

王繼才

老王走了?我不敢相信這個消息。雖然老王老王叫慣了,可他比我小啊,怎麼說走就走了?從2014年第一次采訪王繼才開始,我每年都上島看他。再過兩天就是“八一”建軍節了,本想這兩天上島去,沒想到還沒趕上過節,就已陰陽兩隔。驅車趕往連雲港灌雲縣和老王道別,3個小時的路程,漫天的大雨隨著淚水一起滑下,想起和老王相識、相處的很多事。

開山島

2014年,也是在酷暑天,我第一次登上開山島,在島上和王繼才、王仕花共處了5天,被他們夫妻倆28年堅守小島,只為五星紅旗冉冉升起的故事深深感動,寫下了長篇通訊《兩個人的五星紅旗》,引起強烈反響。40天後,當我再次上島時,我記得王繼才給我放了一段他母親的視頻︰“兒子啊,你是為國守島,就是我去世的時候你不在身邊,我也不怪你。自古忠孝不能兩全,但在我心中,盡忠就是盡孝,守海防就是盡大孝。”他哽咽著告訴我,老父親、老母親病重時,自己都在執勤,沒能回去,“這視頻,我反反復復看過幾百遍,老母親的叮嚀,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為海疆方寸土,置安危于度外,守島便意味著要經受與親人生離死別的考驗,這一次,老王成了那個別離的人。

王繼才王仕花夫妻倆結伴巡邏

2015年春節,我上島和他們夫妻倆一同吃團圓飯、迎新春。王繼才當時剛從北京參加完2015年軍民迎新春茶話會回來。他興奮地告訴我,習近平總書記親切會見了全國雙擁模範代表,總書記還和他聊了天。“總書記這麼關心我們,我們更要守好開山島,組織交給我的任務,我就要守島守到守不動為止。”每次問起老王,要守到什麼時候,他總這樣跟我說,說要守到守不動為止。他沒有說空話,這一次,老王看來真的是守不動了。

2016年“五一”,開山島上的第30個勞動節,我再次上島,島上營房的門上多了副對聯︰“甘把青春獻國防,願將熱血化丹青。”王繼才樂呵呵地說是自己專門找人寫的。島上的旗桿被海風吹壞了,他急壞了,哪里顧得上睡覺,連夜修好旗桿。我問他︰“沒人要求,沒人監督,沒有人看,你為什麼還要這麼較真?”“開山島雖然小,但它是祖國的東門,我必須插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王繼才轉過身子對我說,“只有看著國旗在海風中飄揚,才覺著這個島是有顏色的。”我忘不了他當時的認真和他眼中溢滿的深情和堅定,可這一次,老王升旗時沙啞卻響亮的“敬禮”聲卻再也听不到了。

光明日報記者鄭晉鳴(右三)和王繼才夫妻在島上

一朝上島,一生衛國。王繼才的一生,是以孤島為家,與海水為鄰,和孤獨做伴的一生,他和妻子把青春年華獻給了祖國的海防事業。1986年,也是在7月,26歲的生產隊長兼民兵營長王繼才接到任務,第一次登上這個無人願意值守的荒島,人們都說,去守島就是去坐“水牢”,但王繼才最終決定服從組織安排,留了下來。妻子王仕花不忍丈夫一人受苦,選擇辭去工作,和丈夫一同守島。整整32年,夫妻倆過了20多年沒有水沒有電,只有一盞煤油燈、一個煤炭爐、一台收音機的日子。台風大作,無船出海,島上的煤用光了只能吃生米;沒有人說話就在樹上刻字或是對著海、對著風唱歌;沒有人接生就只能丈夫自己接生;植物都不能在島上存活,一斤多的苦楝樹種子撒下去只長出一棵小苗;兒女在岸上無人照看,家中失火導致孩子差點兒丟命;大女兒結婚時,化了5次妝都被淚水打濕,進禮堂時,一步三回頭,可父母卻遲遲沒有來……生活雖然苦,心里雖然苦,可王繼才夫婦幾十年如一日守著小島,升旗、巡島、觀天象、護航標、寫日志……每天的巡查日志堆起來已有一人多高,每個凌晨五星紅旗都會冉冉升起,每次遭到上島犯罪分子威脅甚至毆打也從不屈服。為了守島,夫妻倆嘗遍了酸甜苦辣,32年,11680天,枯燥、孤獨、無助,每一天都重復著相同的日子,但王繼才心中有一個信念︰家就是島,島就是國,守島就是衛國。

升起國旗,表達對祖國一片赤誠之情

當王繼才夫婦守島事跡跨過黃海海面,伴隨著各級媒體廣泛宣傳報道,人們才知道了開山島,認識了王繼才和王仕花,來自各方的關切也越來越多。歲月流轉中,開山島也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島上的情況越來越好,太陽能和風力發電解決了用電難題,電視機、空調等家電一應俱全,6間舊營房做了重新整修,蓋上了衛生間和浴室。夫妻倆在岩縫間的“巴掌地”里種活了青菜,栽活了100多株小樹苗,把石頭島變成了綠島。可就在這個和當年上島時一樣炙熱的7月,老王卻永遠離開了。

到達灌雲,和老王見了最後一面,我心里和他念叨︰“你說守到守不動,老王,現在好了,你就好好休息吧!”

每次從開山島上回來,我都在想,人們陸續地來,陪他聊聊天,喝點小酒,但熱鬧終歸屬于外面的世界,王繼才從沒有離開過這個方寸小島,喧鬧走遠,寂靜和孤獨永遠是開山島的脾性,在島上住兩三天,我都急得直抽煙,又有誰能想象、誰能忍受32年的孤獨和堅守。

王繼才王仕花夫妻倆巡視

大雨還沒停,開山島在哭泣,島上無人值守……海風吹過,苦楝樹嘩嘩作響,無花果樹已結了一樹的果子,兩只狗還在等主人回來,哨所里的望遠鏡正靜眺遠方,老王,礁石上的那4盞燈可還能照亮你回來的路?

“兩個人的五星紅旗”變成了一個人的,我看著掩面哭泣的王仕花,想起老王曾和我說,是妻子的陪伴,沖淡了海水的苦澀腥咸。如今,老王走了,誰來守島,誰來升旗?

老王曾說,因為這面每天飄揚的五星紅旗,這麼多年的苦和痛都有了意義。我仿佛又看到,當清晨5點的太陽躍出海平面,王繼才帶著王仕花,扛著旗走向小島後山,一人升旗,一人敬禮,沒有國歌,沒有奏樂,卻莊嚴肅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