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政黨制度是偉大的政治創造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高國升 徐鋒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8-11 11:43

新型政黨制度是偉大的政治創造

——全國社會主義學院系統統戰理論研討會綜述

作者︰高國升(中央社會主義學院講師)徐鋒(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副教授)

今年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是從中國土壤中生長出來的新型政黨制度”。圍繞這一重要論斷,全國社院系統統戰理論研討會暨中國政黨制度研究中心第十六屆年會日前在河南鄭州召開。中央社會主義學院(中華文化學院)黨組書記、第一副院長潘岳,中共河南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孫守剛等出席會議。與會專家以“新型政黨制度”為主題,通過听報告、分組討論和大會交流,普遍深化了對習近平總書記關于中國新型政黨制度重要論述的認識,認為新型政黨制度是具有中華文明和人類政治文明雙重意蘊的偉大政治創造。會議由中央社院副院長、中共政黨制度研究中心主任袁莎主持。

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植根中華土壤

中國新型政黨制度之所謂新,是因其與新政權、新民主密不可分。政黨政治是國家政權、民主政治的操作系統。中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政權、人民民主的新型民主要切實運轉起來,自然離不開共產黨領導的合作型政黨制度。

與會學者認為,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形成與發展與中國民主的歷史發展、中國國家構建的內在要求是密不可分的。中西方政黨在產生背景、政黨責任、價值觀念不同,階級性質等方面的不同,從根本上決定了中西不同類型政黨制度的形成,決定了中西自然會駛上不同的政治發展軌道。“五一口號”是新型政黨制度的開端,其發展完善是由改革開放大潮推進的。

讓中華文明在現代化進程中煥發新的生機

新型政黨制度之所謂新,因其與新理論、新實踐密不可分,與我國不斷創新發展的政治文化即新的政治生活方式密不可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理論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產物。包括“新型政黨制度”在內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使具有5000多年文明歷史的中華民族全面邁向現代化,讓中華文明在現代化進程中煥發出新的蓬勃生機。

與會學者認為,作為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共同創立的,中國人民政治智慧結晶的新型政黨制度,其直接的思想淵源,是馬列主義政黨學說關于無產階級政黨要與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政黨進行聯合的思想。而毛澤東同志關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一系列重要論斷、重要思想,則是新型政黨制度理論豐富、發展的直接理論來源。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最終目標是發展民主,但這個民主只能是社會主義的而不是其他的民主。

中國政黨制度需要新的理論建構,應扎根中華文化沃土,歸納中國政治現實中的事實性概念,對多黨合作所特有的核心概念做進一步提煉和歸納,特別是深化對政黨,對多黨合作中領導黨、執政黨、參政黨內涵的認識,推動政黨制度理論和實踐的創新。

凸顯人民民主價值與現代治理功能

新型政黨制度之所謂新,與新中國、新社會和新時代對于社會生活特別是政治生活的新要求密不可分。進入新時代,順應我國社會主義矛盾的轉化和經濟社會發展的內在要求,多黨合作制度的民主功能、民主價值日益凸顯,在日趨精致化的國家治理實踐中發揮著極重要的作用。

與會學者認為,從民主價值來看,新型政黨制度所蘊含的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具有內生性和人民性,是實現人民民主的一種新型政黨制度;就政治功能而言,中國新型政黨制度兼具一黨制與多黨制的功能優勢,其政治功能具有集成性和超越性,是代表和實現人民利益的新型政黨制度;就治理效能來看,中國新型政黨制度與現代國家治理具有契合性和有效性,是現代國家治理的重要制度安排,是一種協商共治的新型政黨制度。

融會現代性和民族性

新型政黨制度之所謂新,在于它融會了現代性與民族性而自成一系,更中國、更現代,也更具本土優勢和比較優勢。習近平總書記用三個“新就新在”比較了新型政黨制度與舊式政黨制度,深刻解釋了新型政黨制度的本質特點和比較優勢。在提交給年會的論文中,這一問題也是熱點、焦點問題。

與會學者認為,“新型政黨制度”之“新”,首先體現于中外對比。相對于國外以“競爭為主、偶有合作”的政黨制度,以“合作”為全部內涵的多黨合作制度無疑是一種新型政黨制度。與舊式政黨關系相比,我國新型政黨關系平等但不對等、參政但不分權、監督但不制衡、合作而不對抗。這使新型政黨制度具有明顯的功能特色,成為中國共產黨實現長期執政、凝聚磅礡力量、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使命的重要制度支撐。

新型政黨制度優勢在經濟上表現為通過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保證統一意志,通過民主黨派廣泛參與凝聚全社會智慧,促進社會生產力持續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在政治上表現為把民主擴展到決策過程,切實保證人民當家作主;在社會建設上表現為通過保持我國政黨關系的和諧,促進國家政局穩定和社會安定團結。

充分提升制度效能和話語權

新型政黨制度之所謂新,還體現在它作為前所未有的政治文明創造,為新中國60多年的建設事業提供了制度保障,推動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在40年里擺脫貧困並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徹底擺脫被開除球籍的危險。新型政黨制度以其強大的適應性、巨大的包容性和博大的開放性,對內以其高效能說服人民、對外能以其合理性贏得理解。

與會學者認為,制度效能越提升、中國的發展成就越豐碩,新型政黨制度就越多地引起世人關注。長期以來,由于我們在政治傳播方面存在不足,國際社會對于我們新型政黨制度了解不夠、甚至大加歪曲,這就使得政黨制度話語權問題不斷凸顯。有學者試圖作一些概念、範疇的界定,認為新型政黨制度話語權就是對中國新型政黨制度的實踐(道路)、理論、制度、文化的解釋權、表達權、引導權。

是對人類政治文明的重大貢獻

新型政黨制度之所謂新,還在于它向世界展示了一種非西方的、不一樣的、成功的制度選擇,為人類對更好社會制度的探索提供了中國智慧、中國方案。新型政黨制度還標志著具有500年歷史的社會主義主張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成功開闢出具有高度現實性和可行性的正確道路,實現了社會主義政黨制度模式的重大突破,讓科學社會主義在21世紀煥發出新的蓬勃生機,是對人類政治文明的重大貢獻。

與會學者認為,從世界政黨理論來看,新型政黨制度的產生和發展既突破了西方競爭性民主理論發展困境,打破了落後國家對西方國家現代化的“路徑依賴”,又為世界政黨理論體系重構提供了依據,無論是對西方發達國家、廣大發展中國家還是對社會主義國家在發展完善政黨政治實踐上都具有重要借鑒價值。

通過此次研討,學者們更加堅信,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根本制度保障,凝結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是具有鮮明中華文明特色、明顯制度優勢、強大自我完善能力的先進制度,是中國人民為人類對更好社會制度的探索提供的中國方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