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腦癱少年高考超一段線47分!站在他身後的那個人更勵志

來源︰浙江新聞責任編輯︰喬夢
2018-08-18 17:15

18歲,羽翼漸豐,少年即將展翅翱翔,前方的路,是否是通途?

再過不到1個月,18歲的石煒剛就要啟程了,目的地是1000多公里之外的北京化工大學。這是他18年來第一次遠離父母和家鄉。一個人,在陌生的學校,會適應麼?

說不擔心是騙人的,爸爸媽媽知道,兒子與常人不同。

因為小時候罹患腦癱,石煒剛右手和右腳不像常人一樣靈活。

杭州桐廬縣橫村鎮方埠村,助學行動來到了石煒剛家。

幼年的時光里

媽媽帶著他四處求醫

眼前的這個小伙子,有些靦腆,只是微笑著,幫我們搬來椅子。一旁的媽媽範麗,眼神里滿是疼愛,“他走路不是特別方便,所以很少出門,是內向了點。”

人生不可能總是一帆風順的,坎坷與磨難總會或早或遲地出現。範麗沒有想到的是,在兒子石煒剛還那麼小的時候,會听到這樣的噩耗。

“同齡的孩子走路都有模有樣了,可是他走起來還是歪歪扭扭很不穩。”擔心的爸爸媽媽把煒剛抱去了醫院,結果如晴天霹靂——這些所有的不尋常都是因為腦癱。

忍著悲痛,媽媽帶著年幼的煒剛,開始走上了求醫之路,奔走在各大醫院。當打听到針灸治療可能對病癥有改善,範麗放下所有,只身帶著3歲的煒剛趕赴外地求醫。

早上起來給兒子做好早飯,馬上趕到醫院做康復治療,“我真的算狠的,那麼小,頭上扎了16針,還有手指縫、背上都扎了。沒有辦法啊,都是為了他能好起來。”做完治療,範麗又抱著兒子回到租住的地方,燒菜做飯忙午飯。稍微休息一會兒,下午又繼續帶著煒剛鍛煉,上上下下地扶著兒子走樓梯,然後按摩。“我在這里陪著他治療,他爸爸打工掙錢。”直到現在回想起來,範麗的鼻子都會發酸,“那段日子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

就這樣堅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範麗最終帶著兒子回家了。一來是效果不明顯了,二來經濟壓力太大了。

煒剛慢慢長大了,從懂事起,他就知道自己與別人的不同。右手手指總是不听大腦使喚,沒辦法做細巧的動作,連帶著右腳腳趾也這樣。

不能用右手,那就用左手,從小,爸爸就訓練煒剛用左手寫字、吃飯、拿東西,漸漸地他的左手越來越靈活。“在腦癱的病癥里,這樣的情況算輕的,也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