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人以魚”更要“授人以漁” 文化金融服務升級在路上

來源︰中國文化傳媒網作者︰鄭潔責任編輯︰張碩
2018-09-08 16:56

8月28日,北京市首個文化金融服務中心在北京朝陽國家文化產業創新實驗區(以下簡稱“國家文創實驗區”)正式投入使用。在此之前,黑龍江省、陝西省、南京市等地區,已紛紛設立了由地方財政給予支持的文化金融服務中心,著力撬動社會投資、推動中小微企業融資。各個文化金融服務中心的模式之間有什麼異同?這種服務模式,又能對推動文化金融起什麼樣的作用?

文化金融服務中心再添大員

國家文創實驗區文化金融服務中心的成立,是國家文創實驗區繼出台“政策十五條”、成立全國首個文創企業信用促進會、實施“蜂鳥計劃”、設立全市首支區級文創產業發展基金等一系列開創性舉措之後,在文化金融服務創新方面進行的又一次重要探索。由此,國家文創實驗區多層次、寬領域、廣覆蓋的文化金融服務體系更加完備。

目前,中心已吸引北京銀行等9家銀行、北京中小企業再擔保公司等5家擔保機構以及北京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深圳證券交易所北京中心、朝陽文化創意產業發展基金等20家金融機構入駐,為文創企業提供文創普惠貸、蜂鳥貸、創業快貸、銀擔通、稅易貸等30余種特色金融服務產品。

該中心有效整合各類金融服務和政策資源,面向有融資需求的文化企業提供政策咨詢、項目對接、金融業務辦理、投融資合作等一站式專業服務,並為文化企業和金融機構舉辦業務培訓、項目路演提供專門空間和精準服務。

國家文創實驗區管委會負責人表示,“國家文創實驗區發起成立這個線下的文化金融服務中心,就是要在一個資源豐富、各類金融機構匯聚的實實在在的物理空間里,幫助企業找到促進自身發展的金融源泉。”確實,相比于一些地區概念性的中心,國家文創實驗區的文化金融服務中心擁有建築面積4500平方米,處于國家文創實驗區核心區的中心地帶——萊錦文化創意產業園。比如,受國家文創實驗區管委會委托,國家文創實驗區信用促進會正負責組織建立二層的集中辦公區,已向11家銀行、8家擔保機構、8家信用公司發送入駐邀約。

就像國家文創實驗區聚集57個文創產業園區(基地),是個龐大的“園中園”一樣,中心也采取“政府支持、資源整合、市場運作、專業運營”的模式,由不同的專業金融隊伍組建不同的小生態。深交所北京中心是此番入駐國家文創實驗區文化金融服務中心的重要成員,打開了一個對接二級市場的資本通道——將為上市後備企業圍繞改制、規範運作、治理結構、基礎管理、發展戰略等內容,提供上市培育服務,推動符合條件的文化企業在深市主板、中小企業板、創業板上市;支持企業利用債券及資產證券化產品等進行直接融資,推動已上市企業在公司治理、並購和資產重組、再融資等方面的相關工作。

目前,中心也將推出“文創板”的建設。“大多數小微企業的股權交易很難實現標準化,而在美國,小微企業、 谷創新企業融資活躍,其多層次資本市場中引入了報價粉單市場和中介經紀服務,經驗值得借鑒。

目前中國文化產業的場外交易市場也處于空白,缺乏中介經紀撮合和帶看,小微企業的融資成功率很低。”北京市文資辦投融資處副處長鄭宇介紹,他們著手建立一個全新的文化資本市場——文創板,其中的股權經紀人角色由“文創板”來承擔,平台下屬很多經紀人將提供信貸、股權投資和資產評估等服務。同時,在“文創板”上成功融資後還可以享受“投貸獎”的政策扶持。“投貸獎”為北京市國有文化資產監督管理辦公室會同北京市財政局等部門推動財政扶持資金改革,在全國創新推出的又一套金融生態。

各地政府探索不斷

在國家文創實驗區文化金融服務中心亮相之前,成立于2013年的南京文化金融服務中心是全國第一家具備綜合功能的文化金融服務中心,並在全國產生重大影響。該中心搭建橋梁,一頭連著南京市文化企業,一頭對接各種金融機構,讓文化企業和金融機構直接對接。

以它下轄的職能機構——“文化銀行”為例,按照常規,銀行給小微企業發放貸款,一般都會在國家基準利率基礎上上浮10%,以規避小微企業輕資產帶來的資金風險。如果是該中心推薦的企業,文化銀行一般按國家基準利率放貸,而銀行可能面臨的風險,則通過貸款風險補償機制、信貸利息補貼機制和貸款擔保補貼機制來分解。

據悉,南京每年有一筆風險補貼專項資金,一旦發生貸款風險,市區兩級政府和銀行將按照7:3比例共同承擔。同時,它依托南京文化投資控股集團,組建了50億元的產業投資基金。南京市文化投資控股集團還牽頭出資8000萬元,吸引社會資本1.2億元,發起成立文化小額貸款公司。另外,該中心還在進一步打通銀行、基金、保險、小貸、擔保、交易所之間的壁壘,構建文化產業金融體系網絡。

在南京之後,各地籌建文化金融服務中心的探索不斷。

全國首家省級文化金融服務平台——黑龍江文化金融服務中心于2014年11月在哈爾濱成立。該中心由該省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運營管理,內設融資擔保公司、文創銀行、文化小貸公司、文化產業發展基金、文化產權交易所、版權評估公司、文化金融研究院等服務機構,構成了一條全金融產業鏈為文化企業提供相關服務。

陝西文化金融服務中心于2015年5月揭牌。該中心由陝西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將自身構建起的文化金融產業鏈相關業務整合成立,重點服務中小微文化企業的融資需求。此前,該公司在傳統金融服務、文化資產證券化、確權評估體系、文化金融數據庫、互聯網文化金融等方面不斷創新,向下構建起一條初具規模的文化金融生態鏈,建立了文交所、融資擔保、小額貸款、投資管理、文化金融信息服務、資產管理等文化金融機構。其中的小貸公司,是全國注冊資本規模最大的文化類小貸公司之一,已躋身“全國小貸公司100強”;陝西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是陝西省內規模最大的文化類私募投資基金。

金融服務的異同和思考

中央財經大學文化與傳媒學院院長、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鵬舉分析,這些文化金融服務中心的架構和服務模式大同小異,成立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解決中小微文創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通常以政府資金作後盾來撬動社會資本的投入。

“當然,政府的資金也會經市場化運作,形成自身造血機制,不然財政資金是補不上文創投資、信貸風險敞口的。”魏鵬舉說,各地成立的國有背景的文化投資控股集團就是其地方財政的市場化運營主體,而文化小貸公司是政府資金最穩定的收益來源,各個文化銀行應是體現政策性支持的主要平台——一般針對中小微企業的銀行貸款利率都是上浮的,但文化銀行通常實踐基準利率,由政府資金在風險敞口中承擔風險。

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認為“南京模式”較有突破性,其財政資金和銀行直接共同承擔信貸風險,不過多疊加擔保等風險共擔機制,因為每增加一道中間環節,企業融資時就要多付出一筆中間成本。陳少峰認為,以往財政資金通常以獎勵、補貼方式直接發放到項目個體上,惠及面小,方式有效性存疑。如今,政府財政更多通過自身的加入來撬動社會資金投資文化產業的熱情和信心,從“授人以魚”發展到“授人以漁”,這是一種歷史性進步。

但在此之前,各地文化金融服務中心均只展示自身投資和扶持了多少項目、多少額度,這些項目的盈虧情況如何,是否有壞賬等均不得佐證,這些中心,包括國有文化投資控股集團本身的財務狀況也不得而知。因此,一些業內專家認為,財政資金為文化信貸或投資做“殿後”或補償,個中風險敞口很大,預計各地政府資金在直接風險補償上會非常保守,很容易偏向“雷聲大雨點小”。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財政部中央文資辦專委會主任張曉明也認為,目前文化金融服務中心各地做法很多,但主要運作形式是由政府成立文化投資公司來運營,所以歸根到底是政府在各個環節做支撐,主要工作如下︰一是文化企業征信,這需要在一般企業信用評估體系基礎上進一步“特色化”;二是無形資產評估,與第三方評估機構合作,為企業提供評估服務並對接金融機構;三是文化金融企業(和市場)信息及大數據服務。

這幾項工作企業做不了,政府也不能直接做,所以文化金融服務中心是有價值的。另外還有一些延伸工作如為項目、文化企業進行融資擔保和由文投平台推動股權投資等。現在的問題是那些成立已有年頭的文化金融服務中心,不知其作為中介的投資項目運營情況、中心自身財務狀況究竟如何,所以很難衡量政府在這道舉措中到底把握的“度”對不對。畢竟,一些地方政府財政告急已是事實,而文化項目的風險性很大。

“文化產業發展的根本在于市場的規範和壯大,不然這些程序都會白白設計。”張曉明解釋,文化企業或項目風險大的根本原因是市場不規範、不完善,比如在項目、產品的立項或過審上,仍然受制于行政干預、主觀意見;在經營上,文化企業承擔稅負仍然過重。在他看來,從法律手段上解決文化稅負等根本性問題,比各地財政掏腰包並承擔壓力重要得多。“如何通過法律的完善,降低文化企業在經營中的風險,規範並壯大文化市場才是當務之急。因為文化市場不發達,文化金融就無法振興,再多的金融激勵也會流于空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