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撈失落的民間文學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萬建中責任編輯︰張碩
2018-09-08 17:23

月亮在白蓮花般的雲朵里穿行,迎面吹來陣陣涼風,我們依偎在祖母的懷里,听她講那遙遠的故事,盤古開天地、女媧補天、天仙配、牛郎織女、孟姜女哭長城……一個個好听的故事,構成了很多人兒時的記憶。一些故事被以文字的形式記錄了下來,但大量民間口耳相傳的故事,因為講述人的斷代而漸漸失傳。那些散落在祖國大地上的民間文學“遺珠”,若不能及時得到搶救整理,我們失去的不僅是一個個好听的故事,更是民族文化的根脈。

出生于1913年的康朗甩是傣族民間文學的重要傳承者。照片由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提供

1、民間傳統生活的“活化石”

民間文學具有濃厚的生活屬性,民眾在表演和傳播民間文學時,是在經歷一種獨特的生活,一般不會意識到自己在從事文學活動。民間文學活動本身就是民眾的生活,是民眾不可缺少的生活樣式。自古以來,民間文學的表演往往不是單獨進行,而是和民眾的生產生活及各種儀式活動緊密結合,有著很大的實用價值。故此,其價值包含在當地人的思想、歷史、道德、審美等一切意識形態里面,也伴隨著當地人的一切物質活動,遠遠超越了單純的審美維度。民間文學延續了當地的文化傳統,深深影響著當地人的生活世界。

民間文學的演述始終與某一生活情境聯系在一起。民間文學與生活情境之間的聯結最為牢固,同時也具有多向度的社會意義。只有在民間文學演述的各種因素的關聯情境中以及從頭至尾的過程之中把握民間文學的生活形態,民間文學才能被全面理解。譬如,獨龍族的“門主”(民歌)貫穿于獨龍族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不論是打獵、種莊稼、起房蓋屋、婚喪嫁娶、采集捕魚、逢年過節,都要圍在火塘邊對唱、合唱,傾吐自己的喜怒哀樂。這種民間文學現象在民族地區尤為普遍。倘若脫離了具體的生活情境,民間文學便無以演述,也失去了演述的必要。比如,在壯族地區,情歌只有在歌圩的情境中才能充分顯示出生活的價值。有情境的民間文學活動才能成為重復性實踐和相對穩定的儀式,即我們所謂的習俗和口頭傳統。

民間文學表演中的機智、調侃的語言,伴隨的插科打諢,夸張的形體動作,惟妙惟肖的表情,表演者與觀眾奇妙的互動等等,都可引發現場哄堂大笑。恩格斯在《德國民間故事書》中說︰“當他辛苦地做完一天的工作,晚上回來疲憊不堪的時候,娛樂他,恢復他的精神,使他忘掉沉重的勞動,把他那貧瘠沙礫的田地變為芬芳的花園。”這是民間文學特有的生活魅力。

在夜間講故事是民間一種十分普遍的生活現象,有些著名故事集的名稱就反映了這種情況。如意大利十六世紀中葉斯特拉佩魯勒收集的一個故事集叫作《愉快的夜晚》。日本故事學家關敬吾說,他開始研究民間故事時,閱讀的是一位老大娘講述的《加無波良夜譚》。著名故事家劉德培的很多故事就是在這種場合下獲得和在這種場合下講述。夜談不限于室內,夏季夜晚在室外乘涼,秋收季節夜晚在月光下剝玉米、績麻,這種輕體力勞動都不妨礙講故事。在故事的講述和接受的過程中,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充實,更有情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